~~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不诚实的我

对、我说过的
我怎么会承认呢?
我是绝对不会承认我的感情或言语的
所以
我又怎么会诚实呢?
我又怎么会坦白一点呢?
为什么我到现在才知道这一点...

---

偶尔会口是心非、偶尔会装傻说谎...
承认一件事有那么难吗?我到底在压抑着什么?

---

我不是故意说谎
我不是故意不要坦白
只是
这些都是本能反应
我总是很矛盾
话不好好说就算了
连行动都表现得很不真诚
然而最可悲的是
竟然没有人看得出来...

---

因为我不诚实
而且是那种连自己也骗的
所以我常常做出一些让自己愧疚后悔的事情
也伤害了他人
因为也许可能会因为我仅仅一句不想坦白称赞的话
而让他人沮丧、让他人的努力付诸流水
也让一些等待我的人
失望而归
然而最可笑的是
我竟然也会被自己的演技给骗了

---

我习惯性装傻
有时候会生气别人不知道我在装傻
有时候又会无奈别人知道我在装傻
但究竟有多少人知道我在装傻?
我自己又知道吗?

不诚实的我
会承认自己窥视所知道的一切吗?

不诚实的我
会有胆量告诉别人所有的事情吗?























我总是在别人失望转身的时候才缓缓出现在他背后
而他看不见

我总是在别人把自己封闭的时候才说出一些他应该听到的话
而他听不见








_______声音·聆听

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

世事难料

今天是星期六
我有去学校
而今天确实只有很少人有去学校
因为只有少数人被邀请去学校
没错,就是被邀请才能去学校。
被邀请参加学校的领袖课程。
kelab bahasa cina的
只有我和熙慧还有一个F5的女生被邀请
恩。只有三个人。
然后、说是领袖课程
但结果与其说课程、不如说玩游戏
可是说玩游戏也不太贴切
总之、就是有

kelab logo的绘画比赛
就是要我们来设计自己kelab的logo

4分钟演讲
临场抽到演讲题目就要马上即兴演讲

还有游戏设计~
由我们来设计游戏的意思

本来还有一个唱歌的~~
但是因为不够时间
所以我们kumpulan 4的就没有参与到~~

总之~就是这样啦~~
参加这种活动
应该有sijil 拿的~
不然
如果没有sijil 拿
难得星期六美好的假期
我们去学校干嘛?/.\


---


昨晚、从你口中得知
你相信世事难料
没错
这世界上确实有很多事情是难以预料的
有很多事情
你相信不会改变
可是到最后还是改变了
所以我很怕
不是吗?
你记得吗
你以前说过
人是会改变的
哪怕是想法、思绪也是一样
那个时候
我很想很想很想要告诉你
可是我又不知道要告诉你什么
话卡在喉咽出不来
回忆卡在脑袋中转不过来
差点透不过气
整个人晕眩眩的
而你却不知道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_____你看开吗?
_____为什么你说看开呢?
_____为了世事难料而看开
_____为什么我做不到?


当初
我很惧畏改变
我想要国家改变
可是我内心不想改变
很纠结?
不、这不纠结
我的内在世界
比第二世界大战还要混乱、还要纠结
所以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你也别催我
我只是潜意识在作怪
我当然不知道我会这样
就如你说吧
世事难料
而我该惧怕吗?
等到以后我变了
是不是不会再这样恐惧了呢?
呵...真可笑...
我在问什么啊?
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
你岂会知道?
然而
世事难料
你会回答我什么
也是难以预测
你以后会不会一时冲动而告诉我什么
我也没有办法去判断
我们
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了
还是
要把一切都交给上天呢?

人类的世事难料
与上天的命中注定
看来
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




惧怕改变
恐惧会失去一切
因为来不及珍惜
所以要把一切都摄上来
用于以后
珍贵保留







______difficile de prévoir ♥

2012年6月22日 星期五

Au Revoir ♥

数数我们十年的友情
不、应该说超过十年的友情
彼此心酸的往事
不说的语气
借由他人叙述的比喻
只有我们自己知道的事情
没有年龄的界限
没有国际的阻碍
就只是聊着我们喜欢的事情
如此开心
如此满意

---

我们有同样的阻碍吧
你的事情确实比较哀伤
共享烦恼
也许你的国家很少有这样的事情
但是
说起来
你也许比较喜欢马来西亚吧?
你生活的地方压力很大
所以偶尔、偶尔
我们会有同样的举动
毕竟、你也知道
我是马来西亚人又怎样?
马来西亚人不能有烦恼吗?
不、对吧?
因为我们都了解
因为我们都是生活在同一个水平上的
也有着同样的遭遇

---

十年来
不断往返两个国家
我们见面的时间也很少
大概吧半年一次?
还是一年一次?
但我们处得很好
每次的别离
也有点舍不得

---

我很久没有看到你哥哥了
回去以后、记得帮我跟他问声好

---

愿有机会
我去你那边
我们可以一起坐在
我们最喜欢的星巴克
喝咖啡、说故事

---

下次再见 ♥


---








_____Ψυχή_____

2012年6月18日 星期一

看不见的回忆

夜空下彷徨
梦里寻遍你的足迹
我看不见
所以我写给你
仅仅一首看不见的恐慌回忆

---

前漆黑一片
我看不见任何东西
我只能任由耳朵观看
我却看不见你的声音

我记得那次星夜
星星舞动的旋律
你的背影显而易见
你轻声呼应我的眼睛

我看不见我的笑容
我却看得见你的内心
方佛星光灿烂
它在我心中散发光明

我看不见我的表情
我却看得见你的记忆
宛如风声呼啸
它吹寒了我热烈的心

因此现在声音不再
四周围再也不见任何音律
眼前的黑搭配身边的宁静
我恐了怕了而步入深不见底的过去

所以现在声音不再
心灵处再也不见任何动律
永远的黑搭配连绵的沉寂
我急了慌了而深陷我看不见的回忆






_____停笔

2012年6月16日 星期六

吾命骑士 ж 夜之屋:梦寤

《吾命篇》


看完吾命骑士了!!
呃...好难描述这种感觉啊...
就是..
看完长篇小说、历经漫长故事后的那种落寞感
我以后要等审判骑士长的消息
都只好等御我的番外篇了orz
而御我会不会出关于审判的番外篇就不知晓了QmQ













一共八本哦~~XD


The Legend of Sun Knig


我是一名騎士,正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也是這塊大陸上,勢力排得上前三大的信仰。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光明神殿有十二位聖騎士,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和特徵。
  太陽騎士就是得有一頭燦爛的金髮,蔚藍的眼睛,悲天憫人的個性和璀璨的笑容。
  老師教我魔法時,常驚奇的說:「孩子,你真是個天生的祭司料。如果你當初入的是光明殿,那你未來肯定是光明殿有史以來數一數二強的教皇!不過──既然當初你入了聖殿,未來只好當一名很弱的太陽騎士了。」
  雖然我平時總是帶著微笑說:「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但事實上我的內心深處在同時想到的是把眼前的傢伙吊起來打,有多重打多重,讓他有多痛就多痛!但是,身為一個優秀的「太陽騎士」,我永遠只能「有一頭燦爛的金髮,蔚藍的眼睛,悲天憫人的個性和璀璨的笑容…」(大哭跑走)並不是人人都適合當騎士,也不是「只要有心」,就能成為騎士。「騎士」這一行,其實沒有想像中好做啦!



---

《夜之屋篇》


早在我看完吾命6、7和8的时候
我就看完梦寤了
现在梦寤书在小青手上
不知道小青看完了没
下个星期在学校要和小青一起讨论情节XD
不过
这次是真的迟买梦寤了
都6月了
不过也好
下一本,也就是夜之屋第9本
会在8月出售
所以现在只需等两个月就好了
但是...
两个月也要等啊!!!
我可是非常很紧张下一本的啊!!
奈菲瑞特!还我西斯来!!!






















夜之屋8:梦寤


Awakened (House of Night, Book 8)


奸詐是如此溫文爾雅,
  權力是如此美麗大方



儘管愚弄我們吧,儘管裝無辜吧!
文明的修養、高貴的優雅,我已見識。
只是啊,誰能告訴我,一再的欺騙
何以還能取得眾人的信任?


  因為,古代的魔法已經不存在今日的世界。

  因為,現今的人,無論吸血鬼或人類,都相信他們所生存的大地是死物。他們全都認為,唯野蠻與邪惡之人,才會聆聽靈魂的話語。石頭和樹木不再有名字,古老的生命與心靈已經乾枯、凋謝,黑牛早從女神身邊消失。
因為,文明自許高明,不知自己褊狹,只一再遺忘……


  偉大獵首者的島嶼除外,它是最後的庇護所。在那裡,記憶猶存,光榮不在自我,忠誠不是選項。不曾登臨古代女王的島,卻有源自大地的勇氣,紅吸血鬼女祭司長知道,這也是她的課題。只是,她不知道,這純粹是因為烙印,還是仿人鴉內心真有一個值得愛的人。她不知道,何以黑翅的墮落天使終止戰鬥,何以他縱身飛向夜空之後,發出嘲諷的笑聲,並遺落一根白色的羽毛。

  這是多麼可怕呀,邪惡的眼睛竟如此美麗和誠懇,而欺罔與謊言無辜如同嬰孩。於是,黑暗無法玷污的純潔生命被犧牲。但,這一次不一樣。所有人都來送行,當傑克火葬是一名尊貴的戰士要遠行。戴米恩啊,哭泣吧,但請不要絕望。在另一個世界,真的,你們將再相聚。死過的柔依知道,女神會守護我們的靈魂。

  然而,誰能告訴我,如此腐爛的內心何以充滿自信,可以展現那麼迷人的外表?可以先赤裸面對女神,隨後又在白牛灼熱的注視下坦露自己?黑暗的光彩,完美一如最昂貴的鑽石,這是特西思基利之后所親眼目睹。

  或許吧,或許柔依還必須懂得,在女神之外,猶有更古老的道。或許透過占卜石,她將遇見古者的魔法。然後呢?斯凱島女王只是苦笑。從女王手中接過占卜石之後,也許命運才正要揭祕。







··········停笔 ф

2012年6月15日 星期五

艺·治愈·清新·孤寂

看完《梦寤》
也许有话想说
因为我还没有写一篇关于她的专文
但等下次吧

---

我写文
偶尔非常热情
文笔有着浓浓的恶搞趣味
也喜欢记录我最开心好玩的事情

我写文
偶尔也会冷漠
文笔难免点点的高深莫测
也特爱进行爱写不写的文字游戏

也许吧
我的blog的background黑鸦鸦的
蓝色星星的点缀反而让整个空间看起来颇为忧愁
是一个有点闷骚的地方
再加上
我的文字游戏比一些十分浅白的白话文还多
所以我的blog真不是一个可以常来光顾的地方
尤其是看了一些人的blog后
我更是考虑了很多很多
其他人的blog都很配合他们
青春洋溢
还真是符合少女形象
看来我还真是得反省一下了
因为现在的人都爱emo嘛
但是他们的空间却有种轻松的忧郁感
他们的emo非常轻松
但是
我的空间,我的这片星空
给我的是压迫感
一种带着压迫感的闷骚地带
也许我真的应该换一换背景
但我却皱着眉头
被手指挥舞的滑鼠不肯滑去我要滑动的地方
其实
我本应该是要再朝阳一点的
我应该要多晒一点太阳
用日光浴来饱足一下
但是
有谁会想到
漫无止境的一大片蓝色星空
会带给我什么样的庇护呢?
谁说阳光不会伤人?
有时候
阳光会非常刺眼
让人浑然不知觉地抬起手来遮住阳光

....

看吧
我又不知觉玩起文字游戏了
这种习以为常的文字方式
会带给我很多不便呢...

---

我需要清新的空气
上次在野外吸的空气不够多
不、是不够清新
我的脑袋有点沉重
跟需要担当的责任一样沉重

你知道吗
艺术可以带给人慰藉
尤其是一些怀旧的艺术
带给人的慰藉还带着治愈与感动
呃..没错..就朝这方面发展
或许这种话题可以摆脱我blog带给我的压迫感
然而
艺术可以在这里进行吗?
我是不是应该照张像
摆在我这里
让整个blog看起来生气勃勃?
但是
要让blog看起来生气勃勃
换掉background应该会是第一件要做的事情
但是
不行
我的手指还是不听我话
也许
压迫感会变成一种习惯?
跟孤单一样
孤单久了
就学会享受孤单了
但或许孤单可以换成一种lomo
至少带给人一种可爱又可怜的心情
我..大概需要改造一下吧...
用艺术来改造?
呃..艺术可以很孤单
然而
孤单就可以生气勃勃吗?
不管怎么想
都觉得这两种词汇不该摆在同一类
总之
偶尔真的需要治愈一下
清新
没错,就是需要清新的空气
让我
呼吸一下吧..

---

学一下她
放一点治愈的图片
也许blog就轻松多了





艺术的治愈,带来的慰藉很孤单、很唯美






















_______停留我的足迹 ♥

2012年6月8日 星期五

苹果

你透露了一些厌恶
却还是不停地说好
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
如果纯粹只是因为想告诉我这些好处
其实也用不着
因为我对人性始终抱着怀疑
而你确实也清楚知道
你的话语透露出了你的疲惫
而也许
你的一生有许多过客
我知道的
你有知己也有敌人
说不定你是想告诉我
经历了某些疲惫是真的可以找到知己
而你
承受不了孤单
但是
那些敌人
值得吗?
那些批评,那些刺人的话语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的不是吗?
匆匆忙忙经过了5年
过滤了许多人
我真的难以想象这5年来
你受过多少伤害
但是
你还是不断地去追求
真的只是为了你那海底捞针的知己吗?
而你找到了吗?
别说谎
我看得到的
真正的知己不超过3位
而你
别沉默
我不是有意要摧残你的脚步的
我相信你的话
就如你喜欢我的个性一样
是否转得动
就看你了
我明白的
你说
不是每颗苹果都大而甜
但是
若曾经咬过一口有蛀虫的苹果
也许真的再也不敢吃苹果了

这就是我的回应
可能,你生命中的过客我无法预算
可能,你的话只是随便说说的
可能,对你来说我也只是那过客的一部分
可是
你知道吗
你的执着让我犹豫了
我说这个社会很浑浊
我说我宁可一个人生活
可跟你的执着比起来
我的这些话语心虚多了

在你越说越起劲儿的同时
为什么你的厌恶感消失了呢?
是不是想起朋友之间的回忆了?
那些美好
真的可以盖过丑陋吗?
我真的
很不理解
我对你有太多太多的不理解了
可是
你知道吗
你始终是触动我心弦了
我说过的
我会学习筛选苹果
这句话
我是认真的
也许
需要一段...时间吧..
但..请试着相信我吧
我会很乖的
我会找出最甜的苹果的






____明天加油了

2012年6月2日 星期六

雷瑟·审判

我是一名騎士,正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審判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但我覺得我是來侍奉格里西亞·太阳的。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光明神殿有十二位聖騎士,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和特徵。

太陽騎士就是得有一頭燦爛的金髮,蔚藍的眼睛,悲天憫人的個性和璀爛的笑容。


審判騎士就是得有黑髮,黑眼,黑衣,殘暴個性和兇惡的笑容


---

『嚴厲的光明神會懲罰你的罪惡!』
第三十八代審判騎士——雷瑟‧審判

---


太阳是我的朋友,我的心这么说


太阳是我的敌人,大家都这么说




太阳是个很漂亮的人,我知道,因为他花了很多时间去整理

一开始我很困扰,为什么他不把整理的时间省上一点,用来修炼剑术?

太阳望了我一眼,似乎在思考怎样把答案翻译成我们之间的对答,但久久却想不出来。

我伸手掩住他的嘴巴,太阳不喜欢思考复杂的东西,那会让他的脑袋打结

既然说不出,那就不说了吧,我的脸上保持一如既往的冰冷而严厉,可太阳却向我露出了一个笑容

宛如阳光般的笑容,纯净而不含杂质,虽然后来我长大了,知道太阳的笑容不可能没有杂质,但那个笑容真的很漂亮

在白天,我通常都在审判室里审判犯人,审判室为了营造对犯人的心理压力,是非常黑暗的,只有在左边的墙上,开了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的洞,让阳光透进来

那是太阳叫他的副队凿的,他总是把工作推给暴风,然后使唤亚戴尔

其实我并不特别讨厌原本的环境,那一缕稀薄的阳光也不能让冰冷的审判室温暖起来,而我,也早已习惯严酷的审判

但当我的视线落到那一个洞时,涌上食道的厌恶感总会一窒,然后慢慢平缓下来,继续进行拷问


太阳有一头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特别耀眼


太阳,是我不是朋友的朋友


"雷瑟,圣骑士就算背对光明,面对著黑暗,也仍走在光明之下,而非黑暗之中!"

太阳就是曾经这么对我说过





____《吾命骑士》我亲爱的雷瑟·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