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还是笑了

很邪恶
我非常邪恶
想着一切剥取别人利益的方法
让自己的利刃越来越血腥
可是、自从接触了之后
为了利益而和别人接触了之后
想法好像改变了
刀子抵在别人的喉咙边
却迟迟下不了手
因为竟然会突然觉得同情
一直以来嗜血的我竟然会同情
在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后
我竟然
我现在竟然在做善事...
 
---
 
和越多人接触后
会越发现自己的无能
 
---
 
曾经因为想着利益的事情
为了与别人打好关系
开始劝说着那个人辅导着那个人
却因此帮助了他
 
也曾经为了更邪恶一点
知晓别人的弱点而从下手
玩起了塔罗牌
结果现在的占卜却是在帮助别人
很多无意间

就是在无意间
不小心帮助了某些人
一开始自己倒是因为天然呆吧
没什么察觉到
结果却在某些人的status看到
在某些人的blog看到
他们正在感谢我
我辅助着他们
说开了他们
而我从一开始的不屑
到现在慢慢有了转变
他们不知道
正当我在跟他们解说
辅导他们的时候
我的心也正受着辅助
让我突发的话语一点一滴地渗入
然后一丝一线地缝合
 
---
 
我的脾气很坏
有时候会对任何无辜的人发脾气
然后又擅自后悔
一开始觉得
因为我帮过他们
所以偶尔对他们发脾气一下应该无所谓
夜深人静
这种想法却一角一角地被烧毁
开始觉得无耻
又开始觉得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越来越刀子嘴豆腐心了
而我
没错
思想总是很快找到出路
找到可以蒙混的借口
就这样日复一日
但那样感觉在暗地里明明不好受
就好象明明很渴望
却假装不当一回事一样
没有意义
没有存在的意义
 
最后
我总是直到最后才发现
我很迟钝
迟钝得要死
在帮助别人的时候
在为别人解开心事的时候
我明明很开心
沐浴着我话语
接受着来自我内心深处的洗礼
我明明比他们还要懂
还要懂那些辅导话语背后的意义
到最后
我也只能发现
我变了
彻底、变成另一个人了
就算现在想要使坏也好
擅自说别人很烦
叫别人不要一直烦我
然后对别人发脾气
对别人冷淡
可是我到最后也只能搞砸一切罢了
擅自觉得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看到他们面临困难
明明自己也很不开心
觉得他们差一点点就有正确的选择了
觉得他们就算面对失去的亲人也要微笑
觉得他们应该好好明白自己而不被世界浑浊
觉得他们不必要束缚在没救的感情里
觉得他们明明...可以和好的
 
是啊、我的朋友们
不管我们是根深蒂固的好朋友
还是只能谈及往事的老朋友
又或者是素未谋面的网友
可以帮助、我会尽量的
因为
或许我也只是想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而已

帮别人
应该可以洗清我过去的罪孽的
于是
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出手
如果我哪天又暴走了就别理我XD
 
铭记我所给予的话语
深思我们活着的意义
要是哪年我们又谈论起了某些话题
别忘了
我是一个就算罪孽深重
也要不要脸地上场的家伙
 
或许我还是自私的吧、我想
因为我是为了保持自己的笑容
 
做一些我原本觉得没有意义的事情
觉得他们可以自行解决
自己解决不了就是自己的软弱所以还是自己的问题
我没必要插手
可是
我在多管闲事的时候
却笑了
 
处理着这些根本不重要的事情的时候
我却还是笑了
真正的笑了
 
 
 
 
 
不过
想到我最近因为还不了解

而搞砸的事情
突然很想莞尔一笑

总是擅自多管闲事
然后擅自划清界线
呵呵
我果然还是恶劣了点呢

2012年11月28日 星期三

错误的想法吗..?

曾经以为自己长大了
觉得自己比任何同龄人还要成熟
因为自己的想法和他们不一样
因为自己可以和前辈们谈论他们成熟的话题
因为自己的经历程度跟他们不一样
因为自己还可以笑得如此天真
然而
很多很多、都只是在讽刺
还有自己的自以为是
觉得自己笑多了
就可以包覆那一直在淌血的伤口
甚至觉得伤口可以复原
就这样抱着乐观的心情
不知不觉就过了那么多年了...


抱着自己觉得成熟的心情
我踏上了很多旅程
见识了很多不同的人事物
更觉得自己越来越成熟了
可以给别人说教
甚至好像退休了一样悠闲
偶尔出现的某些想法
总是无视他们
觉得那只是人类普遍的思绪找上门了
就这样一笑而过
一而再、再而三
结果、直到今天
我才终于明白
我从来就没有在成长
我一直停留在学习阶段
我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一直在欺骗我自己

相信自己总有一天
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然而
那些、是不可以无视的

有时候会在一瞬间出现自认是错误的想法和情绪
心想只要及时纠正就行了
却从来没有想过自欺欺人这个问题

没有勇气坦诚
没有决心过问
毕竟
我从来就不会笑着问这种问题
问那些想法
真的是错误的吗?

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准确、不属于现实、而是心灵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段迷惘
在任何时候展露自己的哀伤

很多道理我们自己往往不能明白
但当我们看着别人遭遇某些事情
我们会领悟
因为深思所以绝对会领悟
但可怜了局内人
因为他、会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不清楚
他会看不清楚
看得没有我们局外人清楚。

---

从一件小事
到一件大事
找我占卜的人很多
而我却感叹
因为我所占卜的结果
通常领悟的人都会是我
他们也许因为情绪深陷
或者是现实逼迫
让他们痛苦、绝望
看不见光亮
行尸走肉
而我却独自私吞着咀嚼着这些领悟
却在此之前先拨动了他们的回忆
就好象擅自剥开他们的心灵一样
偶尔会内疚
偶尔会惭愧

他们口口声声说我的占卜很准
有些真的会哭着说“很准,谢谢你”
但其实这些根本就无济于事
我的指导、塔罗给予的领悟
你们没有接受
任由一切随风逝去
却每天在夜里躲在棉被中快要窒息

部分塔罗牌看重现实
而我的塔罗牌看重心绪
我的牌会算得准确
而你们知道很准确
这难道不就说明了
其实你们知道的,知道这一切的
但就只是不愿意去坦承而已吗?
我们的人生无奇不有
很多事情不说你不会接受
这难道不是因为固执吗?
我说出了事情原由
偶尔会有人泛着泪光、心里千百条思绪翻滚
我随即抽牌说了解决方案
他们却抬起头笑着告诉我没关系了
但眼泪却流了出来
这不是在自欺欺人吗?
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做到
而是因为自己不想做到
这样,你又怎么可以说我的占卜很准确呢?
我们人生就是不断地在做出选择
千万不可以在分岔路口停顿下来
当我们的心灵越来越坚强
做出自己觉得可以挽救还是怎样的选择
这样,我的一场占卜才可以算是真正的结束

---

准确
从来不属于现实
不是我们可以在占卜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而是属于我们的内心
领悟出我们的抉择
然后让内心保持平衡
在人生上保持平衡
这样才算是准确

准确只属于心灵





_____停笔

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不会开花的花苞

夜晩沁凉的气息
总是很容易让人保持头脑清醒
倒在床上转辗难眠
思考的事情很多
多得难以想象
有那么一点悲哀
微微的冰冷
无法想象
自已的人生

---

失眠啊
都忘了什么是梦
忘了怎样才可以睡着
还以为今天可以早睡
结果还是得熬夜
人生亦是如此
十有八九不如意
八九却抚助着十
因此我想了很多、很多
真的很多...

---

明年就16岁了
如此感叹时光飞逝

迈入16
活了16年
单身了16岁
却一如既往活在青春之外
也许很多我这个年龄层的女孩
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孩
都有自已稚嫩的梦想
也许是想冒险
也许是想投身恋爱风暴
但我都觉得这与我无关
仿佛我不是这个青春世界的女孩
被青春拒千里之外

---

我的青春是一株不会开花的花苞
感觉即将绽放炫丽
却早就没有任何活力迹象了

---

对于知识的渴求
大大掩埋了青春的无限
而到底青春是什么?
青春应有的心悸是什么?
我不懂
很难懂
就算到了明年
我依然无法介入青春世界
依然是个不符合青春世界的孩子
无法笑颜逐开迈向青春
只有拖着憔悴的思维
经过那沧海桑田的隧道
一步一步频临冰冻的海角天涯
而其实
并不是想与世无争
也不是想刻意与世隔绝
也许只是忘了在人生的路途上
与过路人打个招呼
也忘了我们这第四轮迴的生物
人类这种生物
累积的是情绪
释放的,也是情绪。

更或许的,那些都是借口
虚伪的,借口而已。

2012年11月13日 星期二

Temperance ♥

今天、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吧
咱俩心里都舒服了
page还给别人了
只希望下次别再这样了
如果复仇的对象只是一个人
那么、就针对那个人好了
别牵扯到其他人
他们都是无辜的

---

我真的不知道
原来那个page的管理员我认识
尤其是萱
不过萱的脾气也知道
就算是我
遇到这样的事情
也会生气的吧?
虽然我们page的那件事好像都无所谓
还不是因为我们不知道hacker是谁
不然啊、我要每晚在他耳边念大悲咒!!
不过、更因为那个page是萱的
所以还给了她
我更加舒畅
我和萱的交情比yk他们还久
以前的那些事情似乎都已经是封尘往事了
那些情绪、谁知道呢?

---

我:我觉得我现在就很像在帮走丢的小孩找回父母

萱:我忽然觉得你根本就是个滥好人

---

人的心、善与恶、难言
一个人不能够全面倒
就好像我的牌灵一样
temperance
节制、象征平衡
我们要一脚伸入水里、一脚踩在土地
心中的那个三角形才能维持恰当
这是我的塔罗牌教我的
一个人如果太邪恶
得到的报应会随着命运之伦而因果循环
一个人如果太善良
我们也只会被人家利用、被视为弱小的存在
我可以在背后捅那个坏人一刀
不伤及任何无辜的人
然后在表面上持续保持微笑
这是我个人的平衡
我个人正义的均衡
虽然今天的事情
弄得我好像救世主
是个很好的人
我也确实帮助了双方
让彼此内心舒畅
可是、这并不只是善良的定义
我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而已
让我的朋友不至于仇杀
所幸他们懂得分辨事实
毕竟、我也曾经遇过某些事情
帮助了人、他们反而咬我一口
或许就是因为这些事情吧
让我当时不断反省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当好人
我当时确实很坏
因为觉得好人难当
可是、自从我相遇了我的牌灵之后
就不一样了
我可以很好
好在我直觉可以帮助的地方
而不是盲目帮忙
我也可以很坏
坏在对付我觉得不正义的地方
而不是盲目复仇
就跟那个人一样
当我维持了自己心中的temperance
就没有什么好烦恼好怕的了
我亲爱的紫色天使、你说是不是呢?


---

另外、坚持自己的立场也是temperance的部分啊
熙慧哟、我明天不要去那个文学营了
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我绝对有人群恐惧症==+




_________停笔

2012年11月10日 星期六

珍惜拥有、

几天前、page被hack了

我们很忧虑、很紧张
因为page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依靠
160k 的大型page就这样失去了
我们的回忆、我们的曾经
就这样被大洪水冲走似的
付诸流水...

所幸
今天
我们成功夺回我们的地方了
我们的所有
管理员之间的牵连
就如我相信的一样
不会失去的、

---

嘛、说得很什么..
虽然一开始我们是紧张啦
但之后就没什么了
也许是因为
yk 很自信很乐观地告诉我们:
“我相信一定可以拿回page的~XD”
所以我们渐渐有了信心
渐渐不再紧张
渐渐...舍回了我们特有的搞笑 =]

---

以下为我们管理员聊天的部分内容:

YK:我是奇怪啦.....我是在这里说IP的.....他没Hack我们其中一个的话他怎样看到的...........
死Hacker!!!超烦的!!!!我诅咒你洗澡时遇到学长!!!!!!!!!!

Caymen:我听老师讲,只要你一打,其实是可以拿到的~O>O
如果在public的地方更容易拿到~

喂!hacker!你听着!如果你是男的,你不想搞基!就远离YK!!如果你是女的!我想你也不会想被怪叔叔玩弄吧?所以,你赶快离开YK!!!

毛毛:hacker表示:其实我是从泰国来的!!!
 
YK:泰国出品!!!必属佳品!!!!!!!!
 
毛毛hacker表示:我是人妖!!是yk的stalker哦~ 啾咪~

YK:Hacker.......原来你一直这么地关注我.......我居然没发觉到你的爱慕之情.......来!!!让我们来深度对谈!!!!!!!!
 
hacker!!!安全起见!请远离YK!!!!!!!!!!!
 
毛毛:这是为了你好!!!!!!!

YK:再不远离我我就每晚在你耳边念大悲咒!!!!!!!!!!

我:hacker!!快逃!!!!!
 
---
 
总之、我们夺回了我们的page
虽然我们之前表现得有点不在乎
但我们依然很开心可以再回到属于我们的地方
我们也更加了珍惜了
 
---
 
我们从0开始、
过了一年多的时间、
累积了160k 的人数、
走到今天。
 
回头一望、
我们的足迹累累、
记忆也快承载不住了。

我在想,如果我们page真的就这样回不来了
可惜的不只是一个长期努力的结果被报销
而是痛在我们的回忆就这样付诸流水。

现在,page终于又回到我们手里了。
我已经不在乎hacker的事情了。
 
我们只要在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懂得珍惜
就好了。
 
 
 
你说是不是呢?
 
 
 
 
 
 
 
______停笔、
 

2012年11月2日 星期五

我是小佩

偶尔的偶尔
彻底玩闹
彻底发疯
才能显示出人生的真谛
才能精神爽朗地说:
“活着~真好”

---

最近一直在跟管理员玩kira
很疯狂哦
跟小青他们玩反而比较不好玩(实话
虽然跟管理员朋友玩一直在仇杀
不过
如果人生没有仇家可以斗嘴
就不平衡啦~XD

虽然最近那些Form4的人一直在纠缠我
早知道就不要理他们了
我竟然还叫他们一起玩kira QwQ
kira明明就是不可以太多这些人玩
他们好认真哦
管理员朋友就好多了
我们彼此吵闹习惯了
不会像学校的朋友
担心乱乱嘶吼她
她会不爽
特别是熙慧
熙慧今年才加入我们学校
而且她很认真
很正义..?
所以不可以拿她开玩笑

我们管理员嘛
每天都在那边吵
一直吼对方习惯了
例如

“yk你这个白痴!!!!我才是吐槽冠军!!”

“老年期小心拐杖断掉!!!”

“ying!!虾米!!虾米被污奸惹!!!!”

“banana很久没有上线惹,你发霉惹!!变霉蕉惹!!”

“鱿鱼是我们的后备粮食!!不可以吃他先!”

“yk!!!你一辈子AFA,找不到女朋友吧!!!”

“毛毛输掉惹!!!输给YK惹!!!”

“干掉他!!!干掉他!!我们上!!!!”

之类之类的
感叹号用了很多啊/w\
特别是当我们玩kira的时候
在kira
我的名字是小佩佩
yk是大中天
caymen是老年期
ying是假死v
其他,cyy他们,好像就普通名字,没有改名
我们很吵的咯XD
其他人也跟我们一起吵
每次我被G掉
就会拉大中天、老年期一起下来
还有有一次
我是3号
yk是17号
而我的真实身份是杀手
yk被G手G掉
yk就留遗言说:
“3号不是G手的话我切掉!!!”
结果当时我杀了12号
12号才是真正的G手
当时,全场笑翻
他们一人一句笑死人
“17号要去切了!!!”
“17真的要去切啊”
“那个,17,你要剪刀吗?”
“17你要切什么啊?!”
“切了记得照片!!!”
之类的
哈哈哈
还有,我们有一种毛病
如果我们死了
没有拉管理员朋友下去
我们的遗言就会说:
“我屎掉惹!!!!!!!!”
一直说
屎掉惹XDD
然后有另一个玩家竟然说:
“掉惹就要捡起来”
超恶心!!!但是超好笑!!!
他非常淡定!!!!
XDDDDDD
而且,yk造型很独特
“大中天”这个名字又..............
所以很多次
他都是第一个死掉的
一上场就死了
哈哈哈哈哈!!
每个人都想要杀他XD

---

玩个游戏不代表什么
玩得出笑容才算什么
如果一个人在外不露笑容
我宁愿面对电脑
短命一点又何妨
因为有时候
网友比现实中的朋友还要真诚
当然不计算那些想要红的人
也要靠运气
因此我认为我很幸运
加入了那个专页
认识了那群人

---


慧荧的人生很悲伤
她很落寞
人生是午夜蓝色的
很沉重

虽然慧荧比较聪明细腻
没有小佩那样鲁莽憨直
慧荧比较懂得人性
小佩却缺乏了对人的一种思考
但是
小佩绝对比慧荧还要快乐
因为
当慧荧露出笑容
她的笑容除了虚伪
也拥有利益的成分
而小佩露出的那份笑容
比任何人都还要纯真


我是小佩
希望我出现的时间比较长
这样就不会累坏了自己的身体XD

这个星期日和小青他们去afamosa
希望出现的人也是我
慧荧最近都太累了
不要出现比较好XD

对人生、对期望
我要加油>w<





_______停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