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结果》

小小的灵感XD
写了一首曲子和歌词
虽然短短的
哈哈
XD

---

天空
殒落
灰色的瞳孔
这、一切、是什么效果

白天
黑夜
一直在转动
很、多年
才懂得拥有

不想念太多
不想说什么
心里建立脆弱
也明白不多

太阳、星空
改变有什么?
泛起涟漪 才懂孤寂 什么是约定?



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走到了尽头
没有以后 不再沉默 回忆到了

不再问不再问什么
无法再回首
知道以后 不再停留 永远到尽头
 


直到花落
直到最后
才了解结果

最终的结果


---


如果这里可以唱出来就好TwT

2012年12月29日 星期六

童年玩伴

那天。他们回来了。
我久违的新加坡朋友。
高洁和她哥哥高峰。
高洁小我两岁。高峰则大我两岁。
高洁每年都会回马几次。
而高峰。。我真的很久没有看到他了。
有五年了吧?
还是超过五年了?
毕竟我也好久没过去新加坡了
就算我有过去
他貌似都在纽约呆着较多
总之。时间真是奇迹。
当年那个胖嘟嘟的小男孩
如今已消瘦了。长高了。帅气了点。
[ 虽然跟某群人比起来。高峰还是窟窿了点XD ]
见到高峰时。
如果高洁没说那是他哥哥。
我还真认不出来呢。
变化很大
我很惊讶

总之那个少爷家啊。如今来马却极力桥装普通人样。
搞出了不少笑话。
但因为自身习惯
他还不小心把玉芳的婆婆当成玉芳的管家!!
天啊。管家啊。哈哈。
果然还是很少爷样子呢。
虽然我也没资格说他啦 OwO
总之。他们的到来带给了我惊喜
我真的很讶异还可以见到他们
毕竟高洁稍后要飞去台湾念书了
高峰明年于新加坡服役两年后
也要飞去美国念书了
就在这节骨眼上还能与他们重聚
倍感欢喜
尤其多年不见
不知是否还记得我的高峰
能再次相见
倍感欣慰

也突然想起
貌似我的童年都由外国人来完成


我儿时的童年玩伴们
过往无邪却于来年散会
即使我们本来自不同国度
即使我们的回忆仅锁童年

往后我们各飞东西
希望哪日还可以回到那个地方
找寻当年灰色的篮球
然后继续着我们好久没说过的话题

高峰
希望你可以重获自由
拉着未来人的手
一起停滞巴黎 :)

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

不懂别装懂

什么都不懂就不要说
我已经坚强过来了就不要再拉扯
我发泄的话语
你不要插进来
因为你不懂为什么我会那样
你不知道我曾经是多么想要善良
你知道现实的残酷吗?
是现实逼我残酷的
不要在这种时候骂我太现实
我不是一出生就懂得现实的
我也曾经非常天马行空
幼稚的人是你
因为已经决定要保持微笑了
所以我的话语才那么白痴
因此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就不要乱说话
天啊...
触进我心底的利刃
而你知道要无视它的痛
继续微笑跟你开玩笑
你不知道这有多么困难吗?
被那些事情绊得满脸倦容了
你还是不放弃
我说
我的事情跟你到底有什么关系?
又不了解又爱理
累的人是我
不是你
所以我说

幼稚的人是你!!!
不懂不要装懂!!!!

没有礼貌的人是你!!!
不要无端端扯进我的世界!!

傲慢的人是你!!!
自以为是的认为我是错误的!!!

不尊敬的人是你!!!
跟你毫无瓜葛却骂得天花乱坠!!

无聊的人是你!!!
那么得空去帮我“排解”我的泄气话!!!

我已经容忍了的曾经
就不需要帮我提起
更不要无视我的坚强
甚至轻藐我的笑容!!!

重蹈我当初的认真对你没有好结果
我比你更清楚!!!
如果你认为你是伟大的存在
好吧、亲爱的伟大人士
我没有闲暇的时间理会别人
所以请你去骚扰其他人吧!!!
再扯进来的话
小心我反咬你一口!!!

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越南勘察XD


好吧、套着越南国旗
我回来了=w=





















说起越南
很多人都觉得越南很落后
但说起来
不说越南那凌乱的交通 [越南有4千多万辆摩托]
我觉得越南可以和马来西亚平起平坐
甚至比马来西亚更好
很多很先进的东西
虽说胡志明市是越南首都、全国第二大城市 [第一大是河内]
但跟马来西亚首都KL 比起来
胡志明市会比较绿化
马路比较大
脚步也比KL悠闲得多
可以看到很多越南人喜欢在路边喝咖啡聊天
越南人驾车速度也不会很快
也许受了法国人影响
他们的生活并不匆忙
而如果要拿越南做个比喻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越南有点像法国、有点像泰国、也像咱们国家的槟城
还有
越南女生都很漂亮
她们的身材都很好
倘若男士们去越南的发廊洗一洗头发
应该可以大饱眼福
因为在越南发廊工作的女生穿着都很性感哦XD
总之
我在越南南部旅行了几天
除了去胡志明市、也去头顿、古芝、和美拖
我发现、就算在大城市、也不难发现他们的悠闲
更甭说郊外了
也许
在大太阳底下顶着一顶斗笠慢脚步地干活
就是越南人的传统吧

还有、最重要的
越南的咖啡超棒!!!!!
旗袍好便宜!!!!!!!(喂!

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从来都不清楚

觉得自己无力的时候
想到你
就可以稍微让精神复原一点
然后继续卖力
继续努力
就为了有一天可以跟你站在同一阵线
相信那种不可能
相信我可以跟你一样
可以有资格站在你身边

可是...
你这个目标太艰辛了
我甚至会觉得
你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人
到底属不属于我们这些无力人类的世界
而你这常人无法攀爬的最高点
却是我必须挑战的
虽然以你为目标
可以让我学到很多很多
了解自己不一般的实力
明白自己至高的荣誉
但是
很沉重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没用了
所以偶尔会觉得很沉重

你这个不一般的人
就算哪天我真的成为了考古学家
若是没有你那种时时刻刻的天分
恐怕还是没有资格说我跟你一样吧?

偶尔会有以上这种自卑的想法
带给我悲伤
很消极
但想着如果现在继续努力
还是可以的吧?
于是、我就这样持续带着笑容努力
跟你一样
带着这种借口
继续迈进

是的
其实我还是知道的
你很努力
非常的努力
就算我现在再努力也好
还是追不上你的
我只可以远远地看着你的背影
慢慢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

一切是怎么来的?

其实
什么是什么、为什么这样
从一开始、就不清楚了

我究竟只是为了攀上高点
而顺手以你当目标的呢?
还是为了接近你、可以跟你站在同一阵线
所以努力、想追上你呢?

又或者
明明知道永远不可能有资格跟你站在一起的我
拼命努力
卖命地努力
好让自己因绝望而清醒
让自己彻底明白

让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你呢?

是啊、毕竟你那种人...
果然还是提防一点好了
为了保护我自己
万一...
万一真的喜欢上了
就糟糕了...






可是
一切是怎么回事?
真的...只是那种原因吗?

不是从来、都不清楚的吗?

2012年12月3日 星期一

《一个人的存在》

真实文章篇


   当一个人存在于被挡在热闹人群之外时、察觉到的是什么?人群嬉戏的汗水挥霍与经典表情?还是纯粹欣赏到绿意盎然的四周环境?又或者是在观察那不时飘动定位的虚幻云朵呢?

   一个人存在的时候能够思考很多,并不会像聚在一起之后想尽八卦,谈论谁家老二没洗澡。一个人的时候会发呆,但当你独自盯着人群安分守己的时候,你不会发王子与公主的白日梦。相反,人在独处的时候,思绪都会变得无比笨重,也其实很成熟。

   不管你想的是多么重要的人生哲学还是笑着轻轻呼出一句“今天的天空很蓝”,却也诉说着所谓人生。

   我曾经觉得,独处时即使悠悠淡淡的一句笑意却也背负着难以想象的人生枷锁,更背负着经历一切沧海桑田之后的平静幽淡。

   越是宁静安稳,过去就越是波涛汹涌。

   而老实说,我是一个考完PMR的考生。

   考完PMR之后,直到明年开学,大多数考生都不再去学校了。原本我也是一样,却因为之前某些比赛得奖的关系,今天得参与学校举办的某些宴会。我也因此拖着自己沉重的眼皮往学校去。

   在宴会还没有开始之前,老师让学校仅剩的学生们到草场上玩球去。

   主动陪同我前来学校的一位同班华族女同学跟其他马来同胞们混得相当不错,而我并不是因为什么,只不过,自己的交际关系有限,全校我比较熟悉的也不过就是我班上那六个华族女同学罢了。但其他五个现在或许还在家睡大头觉吧。

   马来同胞们邀约她一起玩球,更因为我穿着学校T-恤而她穿着校服,马来同胞们大胆要求我和她对换衣服,毕竟穿着T-恤会比较容易玩些。

   我微笑着答应他们的要求,换了衣服之后,她便与其他人一起到食堂下面的草场玩球去。而我,则穿着她的校服独自一个人坐在食堂的餐桌椅上俯视着他们,也开始让自己的思绪越来越笨重一点。

   很多人说,独处的时候会感觉到孤单,甚至是一点点不服气的无奈,而我不否认。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当我在看着他们玩球时,如果我说我没有想过“既然她主动说要陪我来学校,那干嘛现在要抛下我一个人去与他们玩?”、“他们竟然那么大胆直接要求我们对换衣服”或者其他诸如此类的稚气想法,那么我肯定是在说谎了。但是,就如我说的,独处的时候如果可以看看四周让自己的思想显得沉重一点,想法会比较成熟,更会发觉独处时的宁静和谐。

   即使周围的喧嚷声并未消失,但我确信,我内心世界里的空气开始静谧了。

   风在吹,树叶为之摆动;周围喧哗声起,我为之添重自己的思绪,为之独享着寂静的美丽。

   我不在意什么,或者说,我不再在意什么,因此,看着他们香汗淋漓地结束不知道第几回合的球赛,上来食堂这儿休息休息时,我对她笑了一笑,也对自己笑了一笑。

   有什么关系呢?我在这独处的时间里所体会到的人生,我因此展露的大方,是金钱也换不到的。

   如果可以与独处时的孤寂打好关系,彼此平衡,就算显得孤单一点又如何?比起其他随便情绪化的人们好太多太多了。

   一个人的存在并不是不好的,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让自己存在显得更重要一些,让自己更成熟独立一些,不是吗?

   再说,今天的天空,真的很蓝。


于 2012年10月29日 搁笔

荧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