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3年11月7日 星期四

于两个世界间立足

我是文化爱好者
喜欢收藏书籍、并且尊重书籍
嗜好乐器
于音符间跳跃自己的本性
对于历史文化地理有一定的坚持
熟记重要的历史根源为我的基础概论
极度认真

我也是死宅一个
徘徊于二次元世界作为偶尔逃避现实
因为喜欢这个乱世环境所以停滞不走
也身为一介腐女
清水生肉通吃
节操神马的早就为他办一场丧礼了

在现实世界的我
很认真
很令人讨厌
身上的气质令人难以接近

在动漫世界的我
很随和
无节操的口味
结交了许多二次元的朋友



因为现实是我的本性我改不掉
所以偶尔会进入二次元逃避那令人讨厌的自己
在欢乐的谈吐间我看开一切
各种表情符号熟练运用于网络世界
搞笑的气息和朋友们放声大笑

比起单一世界的人
我看得比他们更清楚
我了解现实世界对二次元的鄙视
也了解二次元对现实世界的不服

因为现实世界真的认真得令人作呕

我拼命想抹去那悲伤的自己
可是书籍文化我弃不得
因为真心喜欢所以曾经想彻底步入研究世界
但是现实世界的反弹让我重伤不已
尽管握着利刃红血流淌
我也会蹒跚向前
因为如果原地踏步
我只会陷入人生的黑暗与绝望

所以我才会倾向于二次元

二次元除了欢乐还是欢乐
看了各种故事吸取许多教训
个性越来越随和越来越放得开
对于悲伤与泪水的事情实在觉得过于不好意思
所以除了笑、还是笑

但是我还是迷惘
还是无法选择任何一个世界
所以只好在两个世界间立足
同时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性格



老师
你说我需要好好沉思
我知道我的文章手法退步了
我知道我已经没办法写出完好的新诗了
我知道我已经不太属于文学坛了

老师
你知道吗
我以前之所以可以写得好
是因为过去的自己过于悲伤
我只不过是把一切描述出来而已
所以才会显得细腻
但是我讨厌那种题材
难道你没发现我以前的文章虽然很精致
但是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一种绝望吗?
我现在都不太喜欢直视我以前的文章了
想回避看不开的视野

我知道现实世界的我可以写出好文章
我知道二次元的我完全不肯拿笔
现在立足于两个世界的我
每次都是只能写出几段字句、却组不了完整的段子
我知道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感觉像是拼布被

但是我别无选择


与其让我再度陷入现实的恐慌
老师
不如请允许我不再动笔

2013年10月10日 星期四

腐乃王道!

这年我堕落了w
嘛、不过堕落得很开心
成为一介腐女
站在安全距离看着两个男生在一起的画面多么美好
我连玩game都为了撮合两个男生在拼命努力呢w
看着这些画面都好幸福
全世界的男生都给我搞基去算了!(不

嘛...虽然话是这么说
但是一般上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我是腐女啊
因为三次元世界的人
思想都太保守了
而且一点也不风趣
不理解我们的二次元世界
所以说了腐女这档事
没反应倒是好事
最怕他们会反感了
所以在路上看到某两男站得很靠近
我都不能光明正大偷笑啊QAQQQQ
必须躲起来偷笑TwT (别


不过...
偶尔玩弄非腐的男生
真的好好玩/////


以我这种腹黑抖S的个性
有时候看着两个男同性恋者在一起其实会稍微乏味
与其看着两人心甘情愿
以我的个性和口味
我会比较喜欢看着两个男生
自己不觉得自己是同性恋
死都不承认自己对其他男生心动了
不过内心偶尔激动澎湃

怎么回事?该不会真的喜欢上了吧?开什么玩笑?!”

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是最爽的了哦哦噢噢噢噢
rfrfrfrfrfrfrfrf
//////////////////////////////


但是果然还是因为三次元那堆世俗的眼光
BL这条路不好走啊
也看了很多因为世俗眼光而分手的情侣的故事
各种虐心无法形容TmT
最讨厌那些歧视同性恋的人了


人家在一起多么幸福你们搞毛啊?
逼迫幸福的俩人分手很开心吗?!哼


然后其实..
BL的爱情故事有时候会比正常男女向的还感人
因为必须背负着不被他人理解的痛苦
很多东西失去了也不能随便对人倾诉
例如今天在FB看到的短文



“哥,隔壁那个帅哥今天又拒绝了一个美女,他很爱他老婆喔。”

“喔?是吗?”

“你看他的婚戒是那款世界唯一的“永恒”耶!哥,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永恒”呢?”

“小丫头瞎想什么啊..”

“你是医生,你不懂啦..”

“世界上有没有永恒我不知道,另一只戒指我倒是见过,在七年前抢救失败的一个男孩的手指上...”



果然同样各种虐心无法形容...TAT



好了
在blog里叙述了一下也比较轻松了
因为最近FB不小心add了些现实生活里的人 例如老师..
不能随便留言的说...
会被发现的..Orz
老师肯定不能理解我们的二次元世界
所以我都不能好好发言来发泄发泄QAQ

早知道不要accept...
haizzzz....










2013年9月21日 星期六

溺于失去

当她问我的时候
我已经尽量压抑住了
尽量以不怎么样的口气去回答
都过了那么多年了
我还以为自己已经没事了
可是没想到
我当时还是挺激动的
我并不想要说得那么悲伤
可是声音还是很微弱
因为哪怕再用力一点
我就会控制不了我自己

就算她回去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家
我也不允许自己擅自哀伤
但种种的堕落感涌向我
无法自制
只能坐在地上良久不发一语

我承认我现在的生活还不错
拥有一些朋友
很常搞一堆活动
例如今晚的中秋晚会很热闹
吵闹的气氛一如往常
我的家境也不会太差
与家人虽然稍微缺少交流但至少没有四分五裂
但是满足于现状其实不是我的风格
我拼命想要忘记的未来始终不肯让我就这样遗忘

当一个人失去了规划
之前累积的努力化为乌有
这种心酸无法形容
就像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拼命挽起的水从指缝间流下般
自己什么都不能做的心情

当一个人失去了目标
这种痛苦
就好像溺水了那样
只能随波逐流
找不到能上的岸
也无路可退
快溺毙了却又死不了的状态

就算我现在可以暂时安居乐业
但未来怎么办?
时间一点一滴地逝去
所以以后该来的还是会来
到时候我该怎么办?

在大海中溺水
从来没有人可以听见我的呼救




2013年8月31日 星期六

一点感叹

我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
周边的人都找我聊心事
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们独立起来不再找我

但是眼神还是骗不了人的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可是我无法帮助你们
人权为最
我不应牵涉你们的生活

因为也不是没有过那种恩将仇报的经验
所以说实在的我也是还不太信任你们...

毕竟我的悲伤无人能分担
独自一个人带着回忆走过了无数岁月
本性有多么不坚强也必须变得很坚强
所以不坦诚的自己有多么羡慕你们
因为我嘴上吹吹的与内心永远截然不同

但是当习惯当一名倾听者之后
罢工了也会不习惯

或者应该说自私的我
只是借由你们的诉苦
来填补空荡荡的虚无





拥有了再舍去
舍去了再夺取

有时候人生就是无限矛盾
但是也非矛盾不可

2013年8月18日 星期日

盲目

音乐、书籍、种种都会令我哀伤
因为认真得不到回报
于是开始每天浑浑噩噩地过生活
直到找到了开心的源头
接触动漫
看着不同的故事
不同的结局
感觉自己真像上苍
看着每个人不同的人生旅途
度过了自己不知道到底有多久的时间
开始看开
淡定。

---

三年前

“小说和动漫你最喜欢哪个?我喜欢动漫诶” 你自在地问

“小说吧~虽然也喜欢动漫、但还是喜欢书。” 我自然地回答

之后、来到了我人生最谷底
我发誓再也不认真看待文学
除了老师的逼迫、再也不参加任何文学比赛
中文试卷的分数开始跌落
不再像以往那样每天耗尽最多的时间看书

当时有好多动漫神作啊
你推荐着
我也一步一步深入
日文越来越强
历经几年的蹉跎
懂得享受动漫
接触了cosplay
了解日本历史和文化
懂得如何穿和服
明了日本的各地地理
然后每天乐哈哈地过生活
没有哀怨
没有悲伤
成天笑口常开

我却没有发现
一般喜欢日本喜欢动漫的人
会在乎日本历史吗?
会了解日本文化吗?
说了江户幕府时代
德川家康 丰臣秀吉
各种驰名历史案件
日本地理

多少动漫迷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归根就地还不就是以前的那个我?

---

今年放假前

“生日礼物你要书还是动漫周边” 你随口问道

我垂眼沉思了一会儿
扣心自问
然后盲目地让心思飘散

“我果然还是喜欢书” 我无意识 、轻轻地说了

喜欢的东西无论怎么伤害我
我都喜欢
伤痕累累了还朝剑锋握去
把自己伤得更深
纵使望着我的藏书会让我感伤
我还是继续收藏下去
就算悲伤
我也会掩饰着继续喜欢下去

如此盲目的自己、
真麻烦。

2013年8月6日 星期二

那一刻的欣慰

还想不出今年要送什么礼物给自己
小提琴的钱也还没有存够
我估计要买一把两千元以上的新琴吧?
于是只好努力积蓄着

今年送给自己的礼物、姑且搁着吧

不过落在假期里的生日
这一天过得估计比往年还呆滞
至少平时在学校里
就可以花掉大半的时间了
而且今年还是在星期五
自己一个人应该没有交通出门
因为许久没有吃蛋糕了
原本还想自己去星巴克点一盘久违的蛋糕呢

嘛、今年果然还是算了吧

然后虽然假期才过几天而已
但是该看的动漫都看完了
书本也不想看太快
每天的活力就是电视台五点半到七点所播放的银魂吧
然后上网漫无目的地转动滑鼠
欣赏他们CF mini的照片
那些假期还可以和朋友出去玩的家伙们真好啊
至少可以出门
就算没有朋友陪我逛街
如果有交通出门的话
我一个人走走也是不错嘛
可以活动一下筋骨
好过一个人在家
在静谧的空气下发霉
(父母? 不、晚上十点之前是不会回家的)

嘛嘛
想着这些的时候
突然听见隐隐约约的喵呜声
好奇之下推开玻璃门
再遵循声音往右边望过去
诶?橘色的毛球?
是一只橘色小猫诶!!
萎缩在角落的
看样子应该是母猫出去觅食了
然后暂时把小猫搁在我家

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小猫发现我后警惕地看着我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想
如果我去抚摸它
它应该会反击吧?
而且一般上母猫都不喜欢自己孩子身上有人类的味道
于是我只好安静地坐在它旁边
久而久之
我发现它开始放松了
不再喵呜地叫了
而是闭上眼睛
躺下
我也跟着放松靠着墙壁
一样闭上眼睛

就这样过了很久

我发现我哭了

2013年7月14日 星期日

旁观者

有时候总是需要说点什么
但是面对面的还是词穷了
因为不一样
思考不一样
我无法扮演其他人
我只能遵从自己一直以来的角色
静默
然而你不一样
你一直拥有自己的主见
所以当我很自然地静默时
可以感觉到你周遭传来的纠结
而我也丝毫不在意

你知道吗
有纠结的人是好事

就好像肥皂剧之类的
主角内心总是有许多纠结
所以他才是主角
其他的旁观者都只是隔岸观火
没有属于自己的想法

所以我们不同

我的思考一直都很奇怪
自从我下定了决心
我整个人就变样了
不再为自己感到悲伤
不再创造属于自己的故事
而只是一味地坐在角落
看你们
看世界

所以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选择顺其自然
不再勇往直前

看着人间残酷
笔下句句真实

因为与其拘束在自己主角般小小的思维世界里
我宁愿当一个不起眼的路人
一个可以窥视他人与世界的路人
一个视野与心胸宽阔的路人
就算被任何人拂过视线
也不会有人记得我

所以请不要靠近我
看过我也好,请遗忘我
不要让我刻意为自己思考
不要让我看着你
觉得要想办法说点什么
让我懊恼




因为我不是主角
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2013年6月20日 星期四

背叛自己

我做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跟我说的不一样
一直以为的
一直都那样认为的
其实是错的
带着错误的领悟
自以为的高尚领悟
徘徊在人世间
骗了我自己

我背道而驰

丝毫不悲伤
一点都不

结果现在的自己还不是如此淡定?

我不知道
我一点都感觉不到
记忆不可靠
丧失的部分
我永远也找不到



我只知道我背叛了我自己。

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人生 · 图鉴

自己的生活
自己规划
但是很少人会完完全全地、实行图鉴上的一切
直到过了不知道多少年
某天在书房里翻找着其他东西
结果发现了当年那个图鉴时
才发现
泛黄的纸上所画得
其实根本就是比现在的好上很多倍

我们总是在无意间篡改了很多东西
让复杂的工程变得轻松
却不小心忘了
当初画那么复杂的图鉴
究竟原理何在?

---

“人” 字
看起来像是两个人在互相扶持
但实际上
当我们写“人”的时候
难道不是一撇一纳的吗?
根本就没有所谓互相扶持
根本就是一个人在支撑着另一个人
然后

一个人成长、
一个人牺牲。

以上的原理是看某动漫所学到的
虽然好久以前就体验过这种原理
但都不曾发现原来、
汉字、
真伟大。

---

于是乎、通过好多感受
我才豁然想起当初的那个自己
发现我原来早就忘了自己的初衷了
因为以前就亲自体验过那种痛苦

相较于现在
我感觉以前的我更成熟

也许现在的我在不同的领域感受到了错误的感觉
才会造成这样
然后幸好警铃声大作
才让我惊醒
从睡了两三年的梦里豁然惊醒
霎时不知所措
于是在我过渡期时接触我的各位
我腼腆地说句抱歉了
然后再严厉地呐句再见

---

曾几何时我也如此潇洒
但经历得越多
我真的越沧桑

所以

说是忘了我的初衷
但现在的我也无能为力
我回不去
只能往新的方向前进
如果可以结合两个时期的文明
我应该可以得到进步


但这份新的图鉴
为了我自己生活所精心规划的图鉴
我真的可以丝毫不减
如愿以偿地完成它吗?




2013年6月5日 星期三

危险的彩色世界

过着这样的生活多久了
活在一个不真实的世界里
不真实的感情泛滥
不真实的情感摧残

不想回去

在这样的世界里很幸福
尽管一切不太真实
流的眼泪
展开的笑颜
对外人来说
过于虚伪
他们不会相信
所以开始认为我疯了
披头散发的
彻底疯了

我知道

莫名其妙的欣慰
还有感动
弥漫在你们所看不见的这个世界里
弥补了真实世界所欠缺的感情
让我可以回归自我
在不存在的世界里找到自我

我真的知道

你们所看不见的世界
我在这里所找到的归属感
既不切实际
危险 很危险

但已经踏入深渊的我
已经看不见所谓的危险了

如同你们看不见
我那色彩缤纷的世界一样

2013年5月27日 星期一

我不是俯视大地的狮子

如人心杂乱
动物也一样
有着不同的理想
或者不同的定义
看待任何事情
做任何事情
处理任何事情

例如冷眼旁观

或者这应用在狮子上不太适应?

这恰恰好十分适合
别把所有的狮子看得如此狂热
别忘了
我们还是属于猫科动物的

---

干涉一件事情
是除非我十分在意

---

狮子是群居动物
偶尔会为王座争斗
但平时都是很安静过生活的
不需要的斗争不会进行
处事态度偶尔会认真
但还是可以开玩笑
捕猎也都是为生活而已
没有别的意思
所以如果遭到他人猎杀
除了无奈 狮子也不会抱怨什么
因为为了自己的生活捕猎是自己的本能
可是既然做了也会承担
嘛、有些动物都以为狮子是特意猎杀他们的
解释也无法嘛
所以多数时候都保持沉默

因为知道生气了
只会让自己后悔

在意的事情被别人误会了
应该也会沉默

或许我也只是说不出口

---

我不是俯视大地的狮子
首要也不会承认自己是一只落魄的小猫

我真的只会 安静地 仰望天空。仅此。而已。

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散落了一地的花瓣

无常的人生
难以言喻
情不自禁的因果
循环在飘渺的过去

---

很遗憾的想给自己的教训被纤灭了
让自己如此自豪
但也很感谢想给自己的理想成真了
让自己如此感慨

不过世事真的有许多说不清的万一
在身边徘徊
随时朝你扑过去

感觉真像给自己赏了一巴掌



心里是乱得争扎着纠结着
明明花开了
却见凌乱的花瓣散落一地
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伤心

情绪果然难以捉摸
不过最常感觉到的
可以形容的
就跟花一样

开在风尘中
也落在风尘中

的那种 无奈

果然还是自己庆祝一下自己的小提琴考试考得不错好了~.~

2013年5月22日 星期三

一眼恍不过昨天

最近对于死亡二字感想很深

其实从小开始就面对许多死亡的我也许早已不在意
但是内心深处难免泛起一阵涟漪
仿佛初尝的解释
说不清

也许听到那个消息会稍微震撼
也是因为我太久没有去那边了吧
所以我印象中的他还停留在那个健壮的年代
不至于如此
悄声无息地就离开了

生命总是有许多说不透:
随时来、也随地离开。

如果一个灵魂可以看见自己的躯体
意识会否清晰
就好像当时的我一样
清晰之后的恐惧蔓延
停滞。

然而他真的还会待在那边吗?
被发现了之后
想要伸手触碰其他人
却一穿而过
再度陷入恐慌

但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此事我不再可以看得清什么
感觉已经慢慢消失
对于死亡二字只留下空洞的回忆

所以会稍微感触一点
只不过是我一眼恍不过昨天吧

我是如此说服我自己的。

---

但是不管怎么说
小时候受了你的照顾很多

谢谢你

很抱歉的只有这么一句

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民心已死。

原本很期待
原本可以胜任
塔罗也说了
很激烈
将会是一场决定性的选举
虽然当时还是属于不确定性的
不过塔罗确实那样说了
他说:其实是有机会的

对啊
原本是有机会的
但是天真的我没有更进一步询问
我没有再抽多一张牌
我没有问结果
于是
结果呢?
被翻盘的地区
好无奈
今日新闻
阿里竟然还说“华人不懂得感恩”
请问
你的对手是华人吗?
他不也是马来人?
投给他就是华人不懂得感恩

如果可以在黑暗中凭空出现你的把戏
那么在那一瞬间
我的心也魔术化了

顿时被黑暗淹没的心

人民的心声

魔术化地被摧毁

---

望国民主制度
盼国干净如澈
待此绝非妄想
念此绝对实现

因 · 为国土 · 人民满怀斗志
但 · 为国土 · 人民有限的行动被黑暗封锁

被黑暗淹没的心
是马来西亚人民的痛楚
看着一场史上最肮脏最龌龊的选举
国阵赢得不光荣
人民也输得不明不白

民心已死
民主制度在本土已不复存在

2013年4月30日 星期二

他们不懂的时候、我会自己懂。放心。

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很没有感情
所以才写不出文章来
觉得会越写越没有感情

但实际上根本就是我太多情绪了
写着写着
一股脑儿地全涌上来
搞得我不知所措
握着笔的手停在半空中
不动。

然后想抒发下情绪?
就往部落里钻了
因为在部落写文章
不必担心开头与结尾
不比担心别人看不看得懂
想写什么就写
混淆了
也没关系
顶多让我以后在看回自己写的部落的时候
会一直疑惑和赞叹
到底是我文笔太好
用的形容词太奢侈
让以后的我看不懂
还是不断质疑
我到底都写了些什么
把多少心声搅和进去?

---

有时候望着回忆
觉得望尘莫及
但现在
竟然也让我觉得不真实

我在人群中有多么不自在?

抱歉一句
换来一眼扫视

沉默不语
换来低声接耳

他们也一样


我不像其他孩子一样
我嘴巴没有那么甜
况且我真的跟你们不熟啊
而且
我跟你们礼貌性微笑的时候
你们看都不看我!
然后你们说好了公平对待
可是当我成绩比他好的时候
你们给过我什么吗?
当他成绩比我好的时候
你们买了台手机给他
然后才问我成绩怎么样
是怎样?
搞得我都累了
礼物什么的我从小就失望了
我现在的手机还是自己自掏腰包的
我很想大喊我不稀罕你们的钱!!

所以我宁愿自己一个人

有个冰冷的家庭就算了
为什么连亲戚都那样?
有时候看着朋友们滔滔不绝说着自己和亲戚去旅行啊
看着他们上传自己与亲戚的合照啊
我真的有种说不出的羡慕

但是
有件事情是个事实
我唯一可以骄傲的事实

从很多事件看来

我确实比很多人坚强。

---



即将停学几个月的小提琴
握着不动已久的笔

我真希望有个时间再来给我反省一下

毕竟坚强不容易啊
总是需要好多净化
才可以让心灵保持光明
不让自己的精神受到干扰


总之万事我会自己来

你们不懂
没关系
我会自己懂

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我会尾随你的脚印追上你、所以别跑太快

以前
我迷了路
找不到方向
身陷深渊
然而
是你的经过
带给了我希望
虽然仅仅只是看到你的背影
也许你压根儿也没发现我
可是
就因为你路过
让我看见了这条道路还有人气
我还可以继续
于是我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尾随你的背影
追上你
望你能带领我走出迷宫

可是
随着时间流逝
我的体力不好
我的体力一直都很不好
于是
我渐渐被你抛在后头
为什么你能走得那么快?
我努力地跑
喘着气
甚至都能感觉到肺部燃烧了
都赶不上你

那一刻
我放弃了

我给自己的借口是:
我不一定要跟着你走出迷宫啊
这是我自己的人生
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找到出路
我没必要为了你而改变

所以我开始自己摸索
反正都寻不着你的背影了
而且因为短暂遇见你的背影
我现在也有勇气了
我能行的
我告诉我自己
真的行的

结果呢?
有没有两年了?
我怎么都在同一个地区徘徊呢?
每每以为看到希望
却都是死胡同
耐心快被磨烂了
勇气快消失殆尽了
我开始变得像从前一样了
黑暗蔓延

我绝望了

我又走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原点
我静静坐着的时候
恐惧弥漫的时候
这时
我看见了你的脚印
你从前稳稳扎下的脚印

可恶
你可以比我走得那么快
而你的脚印为什么又那么地深呢?
你的功夫真了得
我想你也没有想过要给我留下后尘吧?
对啊
我想你也没有注意过我
怎么会想要给我留点踪迹呢?

我笑着擦掉了眼角溢出的泪
一边喃喃自语
一边又骂又赞赏着你
然后站了起来
跟着你的脚印离开了我徘徊了两年的那个地区


都经过多少载了
计算一下你的体力
我想你已经跑很远很远很远了吧?
但是没关系
我不着急
只要可以走出迷宫
要我走多少年也没关系
而我不一定要看着你的背影
真的
但是如果哪年我真的可以再次遇见你
我会挺着我骄傲的笑容
在你背后大喊“谢谢”

让我想想
你会不会用疑惑的神情转过头看我呢?
然后问我是谁、为什么要谢你?
就算我到时候初次看见你真正的面容
听到你真正的声音
我也不会显得多么疯狂
因为等到我真的追上你了
我就从我人生迷宫中毕业了
而机智了

“谢谢你就对了”
我会扬着嘴角这样说
回应你一个灿烂的笑容后就安静地离开

因此呢
我不知道你现在在何处
不过
别跑太快
真的
因为我会努力尾随你的脚印追上你
期盼我所设想的
会重新遇见你的那天

等我。

2013年4月17日 星期三

在娴静的外表下沸腾着狂欢

今天学校有很多活动
包括kelab的团体歌唱比赛
而我呢
一直都在练习kelab的歌唱比赛
团体歌唱?
我们拘束了一点
还有conductor在前面
不过那位conductor比我们还容易出错就是了...

这样的拘束应该也算是一种风格吧?
跟今天那个不懂什么kelab的“印度军团”比起来
我们好很多了→_→
他们确实是很动感啦
不过麦克风给错人唱了.....
而且很可恶啊
没有看到SPBT的人唱歌
错过了
我们呆在后台太久了Orz
不过他们貌似只得第四名
而我们华文学会的呢?
第五名 哼哼
是说没有最后一名已经很好了 (y)

另一方面
Emy带领我们玩的ayer keroh版本running man
我原本是volunteer的
但是就是因为歌唱比赛的原因
我没有去帮到忙
也没有看到他们玩
可恶!!
不过明天还有
明天应该会取消华文补课吧
诶嘿嘿嘿ww
我要好好地玩一下!
volunteer又怎样?
可以欣赏到参赛者们的各种姿态特别高兴啊!ww
我实在应该去当camera woman 去捕捉各种姿态的!

突然觉得最近好像hari koku?
好多活动呢~
所以我越来越期待真正的hari koku了
去年的flying fox真怀念啊///w///

---

很多人都觉得人只有一面
该娴静就娴静
该热情就热情
单纯地述说着人性
简单而纯粹

“哇,你竟然会这样笑!”

“嗯?你怎么突然想参加那么多活动?”

“你这次真的是第一次那么没形象!”

“我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粗鲁!”

“你不是很安静的吗?”

“突然那么热情、你最近受到什么刺激哦?”


如果所有人都懂得探索
世界上就没有谜题了
如果阴阳不平衡
就不会构成任何事物了

人心与人性都一样

只有两面合撞
才能造就平衡
而这也是一种奥妙
属于人类心理世界的奥妙

例如我在娴静的外表下沸腾着狂欢。

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几度夕阳红

有很多感动
都很白话
很多情绪
都来自不复杂的情节

所以
好吧
该怎么说呢?


她转校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样一句话而已
貌似带不出我什么感觉?
算了
我有时候真的会很词穷

就这么说好了

呃......
好像少了一个很吵的人

少了一个每次跟我借剪刀
然后用20分钟去剪一张纸的人

少了一个每次走来我和小青的座位
吵着要坐中间的人

少了一个每次讲要减肥要省钱
下课时候却还是第一个冲去买鸡肉饭的人

少了一个每次叫我们aunty的人

少了一个人每次讲GD是她男朋友的人

少了一个很常讲废话的人

少了一个跟我同班了四年的人


其实一开始她要转校
也是为了她的未来吧
她想继续读phy可是要drop bio拿acc
不过我们学校没有drop bio的science stream
所以也只好转校了

她从去年讲要转校到现在
我们都不在意的
因为我们、包括她自己也知道她个性三心两意的
我们form 2 的时候她也讲要转校去培风
当时她很坚定地说
如果她转不到就请我们两锅最大锅的冰淇淋火锅
然后到最后理所当然地没有转啦
于是她欠我们冰淇淋火锅两年了还没有还==+

可是现在终于转了
我发现其实她也有点后悔了
当时她本来交信了
之后却告诉我们
突然不想转了
想陪我们
所以希望校方会很奇迹地不让她转

她:又不想转了、我陪你们啊
小青:你是不是怕得不到批准所以假假讲要陪我们?
我:这样就可以保留你的面子了
她:诶?你们怎么知道??

可是竟然还是转了
哈哈
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感觉
因为又不是生死别离啦
我们平时还是可以见面
我们讲好要去她家做炸雪糕都还没有去
不过
感觉还是怪怪的就是了...

呃...
淡然吗?
我不晓得

因为在学校里
跟我走得最近的除了小青外
就是她了

以后没有她那可爱的书包给我捏了TwT

总之
有时候感觉就是很奇怪
当感觉一奇怪
就会有点词穷
想不出什么我可以创作的词句
可以深切地表达的词句
然后脑袋里偏偏就是会飘出一句不是我创作的词句
仿佛在嘲笑我的无能呢
觉得他人所写的词句
比起我的
可以更能深切地表达出任何感受

而在这个时候
飘出来的词句竟然是几度夕阳红呢....

所以...嗯...是啊
淡然
果然还是淡然呢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2013年4月12日 星期五

细数星星一二三

一个人若过度注重细节
一生会过得很坎坷
因为太在意任何感受了
所以会喘不过气
特别是现在的社会如此冷漠
 
" 你觉得这很感动吗?还是你只是在演戏?"
"为什么你这么说?"
"因为只是没想到你会那么敏感。"
 
有时候会疲惫
因为只有自己看得见
别人却视而不见
 
"你注意到了?"
"对啊。"
"哇 不理人的你竟然可以注意到。"
 
我可以看得见背后的艰辛
注重任何一首歌的歌词
然后别人不在意
管那首歌是谁写的
只管那首歌是谁唱的
 
"为什么你那么喜欢他?他又不出名。"
"他不是专业歌手嘛,他是音乐制作人。"
"音乐制作人?"
"对,他写过很多首歌现在都很出名啊。"
"可是歌曲和歌手出名而已啊,作为写歌人的他不出名。"
 
别人也会不认同自己的方式
他们不了解细腻这种东西
觉得不应该存在
所以开口
 
"为什么你要想那么多?明明是很简单的东西。"
"就思考啊,所有细节都值得思考。"
"干嘛那么麻烦啊,你想复杂了啦。"
 
然后社会将会再继续冷漠下去
忘了从前的人们是如何的
忘了原本属于他们的细腻
只管嘴巴不停
 
"没想到你可以做出这种手艺品。"
"我以前很常做的啊。"
"是吗?真的假的?"
 
---
 
偶尔
我会抠心自问
我是否变了
让他人忘了自己的曾经

也许自从我不再写作后
我真的丧失了什么真情流露?
或者自从我接触塔罗后
需要更深的冰冷
才能解除更深的迷惘
然后从此不自觉地显得阴冷?

我曾经是一个爱创造的人
我应该不难承认现在也是
我依然很喜欢DIY东西
还是很喜欢折纸星星
会不自觉去添购更特别的星星纸
虽然每次折着的时候会不自觉放空
思绪也许比以往沉重一点点而已
 
在更偶尔的时候
我会疑惑
我是否有必要为此操心?
我曾经说过不想再理别人的事情了
让他们就接受他们印象中这样的我
可是绕来绕去的
我不就等同接受了自己不再注重细节的事实?
我是曾经觉得思考很累
因为细腻才会想得如此复杂
就像他们说的一样
我真的把事情复杂化了

可是
我又习惯性钻牛角尖了
又再重复思考了
结果
我发现这样其实也可以得到好处的
就像我曾经写的那篇《一个人的存在》一样
就是因为独自的时候可以思考很多
才能获得很重要的咨询

好比我现在
原本不断地思考都只是重复同样的结论而已
可是就是因为我不断想
推翻那个负面的结论
才可以又找出另一个更准确的正面结论
不是吗?
 
就像在夜里细数星星的时候一样
别在意他人是否叫你看那边的流星
你,只管自己眼前的那些星星就好了

一二三
一二三
一二三
嗯?我重复了

一二三
四五六
七八九
你看
星星真的变多了
 
 

2013年4月10日 星期三

干Orz

气死了
yk他们一直说我才不是单身
一直说我和徐立的事情就算了
现在连塔罗牌也跟我作对吗?!
我明明因为手头有点紧
就去占卜一下日月塔罗关于我的经济状况
然后因为我还欠着徐立的钱
所以就有稍微想着这件事
结果他竟然给我出一些不关事的牌
我假假生气那样说你到底在暗示什么
结果他就直接给我出一张托特牌里代表love的two of cups
干!!!!
我把他放回去的时候抽最后一张牌
他才给我我所占卜的正确答案
总之
现在连塔罗牌也欺负我了吗??
话说
我都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会被说和徐立有一腿
咱俩都没有什么接触
徐立那种高等级的人物不是我高攀得起的
而且这个莫名绯闻都讲了那么久了
你们不闲我都闲啊啊啊
干!

2013年4月7日 星期日

不诚实的自己无法怪罪任何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学会了伪装
更不知道到底是基于什么原因
我时时刻刻在伪装
不开心的笑
不真心的话
我可以很轻易做出
然后越来越地
没有人可以知道我真正的心理

在人面前假装太好
真的是会被人欺负

因为他们都习惯了我不会生气
所以哪天我摆个真正的脸色给他们看
他们也会以为我在搞笑

我明显赌气的样子
他们也看不到
以为我是小丑
纯粹演戏给他们娱乐

其实我在想
他们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我一直以来都不曾表现的一面
突然地表现了
他们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我
也真的只是他们的玩笑吗?
我骨子里有个真正坚毅的自己
我伪装的外表无法扼杀我的灵魂
所以到最后我只能漫无目的地发牢骚
无法期盼他们能真正了解

但总归的
我也没有资格怪他们
因为一切的源头都只是因为我不诚实
倘若我一开始就摆个真正的脸色给他们看
或许他们就不会以为我是烂好人了
倘若我一开始就用自己的真心去面对
或许我现在面对真心一词就不会发自内心感到惭愧

不诚实的自己根本就无法怪罪任何人





2013年4月6日 星期六

从此查无音讯

今天看了她分享的影片
标题是关于家宠
蛮好奇的
就点开了

曾经与主人很好的猫咪
在主人离开家里留学去的时候
感到寂寞
害怕主人已经抛弃它了
毕竟它小时候是被母猫抛弃的
被丢弃在垃圾箱里
于是开始把寂寞转为愤怒
在这三年间
不断嘶吼
不肯让人碰它
喂食的时候也只能让主人的母亲帮忙
最后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
彼此恢复了信任
睽违三年而流下的眼泪

那个影片很感人
看的人几乎都流泪了
就算没有流泪眼眶也会湿湿的
但是对我来说
还有另一种感情在我体内搅浑
因为我也有养过宠物
属于我的宠物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应该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吧

我父母都不喜欢宠物
我当时会养应该是母亲的三分钟热度吧
我很喜欢它
还记得它刚来我家的时候整个就很害怕
经过了两天它才适应我家
开始跟我玩
每天都会让它从笼子里出来
在我家里四处乱窜
因为我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啊
每天都只有我一个人
所以我都整个依赖它了
在学校遇到不顺的事情都会跟它倾诉
它也真的会听
瞧它竖起耳朵的样子
还可以在我怀里打呼噜
很可爱
不过这种日子不长就对了啦
三分钟热度一冷却
我母亲就开始感到厌恶了
半年后?还是一年后?
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父母就把它送给我亲戚了
可是我又能怎样?
我不能顶撞

我亲戚家里经济没有那么好
所以几个月后
在我父母出国期间
我跑去我亲戚家探望它
结果
很令我心痛的一幕
它削瘦了好多
它平常都会吃很多饲料和蔬菜
可是我亲戚竟然一天只给它喂食两餐
而且我亲戚竟然把它的笼子放在家外面
嘛....怎么说呢....
我跟我宠物之间是真的有感情
想当时我去探望它的时候
它看见我的时候....
嗯....我亲戚不常放它出笼子
因为它不要他们抱
可是我去的时候
它还认得我
我抱它的时候它好安静
我亲戚都吓到了
....
说着说着怎么哭了....
明明都好久的事情了...

好吧
总之
我住我亲戚家的时候
我每次都会趁他们不注意给它加饲料
当然这种行为,纸是包不住火的
我亲戚发现后其实他们也不忍心骂我吧
他们知道他们亏待了我最挚爱的宠物
当时
我哭了
那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在人的面前哭
懂事以来、貌似连我母亲都没有看过我哭吧
后来亲戚因此把它送给了他们朋友
说他们朋友比较有能力养它吧
可是因为我不认识他们朋友
我从此以后再也看不到它
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的
真的查无音讯了

嘛、从那次事情后
我再也不养宠物了
因为我父母不喜欢宠物
就算一时肯养
到最后肯定又会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送人
我不想要再承受这种感觉
也不想伤害任何宠物
因为像它那样送给我亲戚
它真的过得很痛苦
若扭转话语
也可以说是我的错吧

....
....
....
真是的
这种几年前的往事我竟然拿来说
看个影片而已就让我回想到自己的经历
而且现在竟然还以泪洗面
我是白痴吗......
真是的...........

2013年3月30日 星期六

梦境

在梦里
我终于与你们会合
来到了你们邀我来的舞会庭
可是我被挡在门外
因为舞会还没有开始
所以我不得入场
表示我跟你们不一样
我们并不平等
就算我到来的时候有跟你打了招呼
可是你也只是普通地回应
然后就继续忙你自己的了
没有开门

你们举办的这场舞会是属于你们的
我只是一个宾客
跟你们这群主办单位完全不同等级
但即使心伤
我也依然挂着笑容
就跟普通在舞会庭外穿着礼服的女孩一样
我们一起等在门外
我当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一点都不知道......

---

有人说
梦境总是与现实相反
但我这次却首次觉得梦境明明就是现实的反射
它形容得很贴切
或者应该说
就跟现实会发生的事情一样
很真实
只是没那么模糊
心也没那么困难被动摇

还有
其实在你背后的那个人
到底是谁呢....
因为好像只有他
会注意到我

那是很熟悉的眼神....
很熟悉....

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不被遗忘的感动

收到信息的时候很意外
还以为是小青
有点小感动
结果竟然是允阳啊
更感动了
即使只是很简单地询问我要不要买LV钱包
因为有折扣
【俺真心觉得黑灰色格子很漂亮OwO】
不过这种东西
可不是说买就买的啊
我还不属于你们这些高阶层的社群
虽然有四折真的很让人心动...
【思颖的母上到底是怎样拿到LV的超级max VIP的...#¥%&×*%】
而且俺妈前天才买了一个LV包
好像叫什么totally来着
不过
我还是很感动
其实
我很久没有收到普通朋友的信息了
那种纯粹聊天的口气ww
而且
跟你也好久没联络的感觉了XD
你最近都不上面子书诶
你们都好忙XD
连小青都不常理我..QwQ
可恶 TwT

---

我一般上是不会承认自己的情绪的
不过在这里应该也没多少人看到...
好吧...
我其实蛮空虚的orz
管理员朋友都很少炸chatbox了...
阿丝她们现在在UM (不是上大学=3=
小青跟允阳他们形影不离啊啊...(还是跟寒汐?LOL
所以这种时候还可以收到信息好感动啊啊啊
这种不被遗忘的感动
最感人!!!(抹泪
呜啊啊啊啊!!!!>A<




【还是无视俺吧...Orz】


看不见与听得见

以前都觉得想要让自己神隐一点
就尽量尽好自己的本分
别人就不会注意到自己
可是这根本不对
要不要让对方注意到自己
重点只在于多方是不是一个细腻的人
跟自己应尽的本分毫无关联

---

好久以前就注意到身边人的情绪了
可是我总是比他人细腻
可以感觉到别人
别人却感觉不到自己
有时候我很以此为傲
但想想
也根本没什么好骄傲的
因为这样只可以显示出我很孤独
倘若让另一个同样细腻的人察觉
他绝对会觉得我很可悲
不过、他会不会也同样觉得自己可悲呢?
还是比我更可悲的
完全察觉不到自己的孤独呢?
但这真的不好说
因为人心千百种
心知口不说
乃是众所周知之为
而有潜识无心明
其实也亦是家常便饭了

我不想当一个太细腻的人
会扰乱自己的思绪
过度专注于某人的事宜
也会让自己精神过度疲惫
况且当个这么空虚的人
得不到什么好处
于是我开始装傻
开始察觉不见身边的存在
即使身边人的情绪已经明显得每个人都知道了
我依然装傻
我不知道。
短短一句话
可以让我抛弃所有身边的重担
偶尔让身边的人替我承担
有何不可?
我都已经累了那么多年了
是时候让我退休了
我不想再当别人的心理辅导师了
况且
他们也根本不把我的解说当一回事
但是江山易改 本性难移
而后来我知道了
当我心再度沉淀的时候
我了解了
即使假装看不见那棵树的花落
我依然听得见所有风声
不对吗?

---

不再专注于一颗闪烁的星星
而更乐于观察整片星空
即使偶尔会看不见身边的存在
我的心
还是可以听得见身边的寒风呼啸


2013年3月26日 星期二

听不见滴答声

凌晨十二点。

开学以来没什么休息到
星期六就直接和朋友一起出去看电影了
因为之前看ah boys to men 1 的时候
觉得很不爽
很讨厌故事看到一半
于是就肯定得跑去看第二集的了
部分情节笑得有一点点失态
坐隔壁的、别介意啊
然后她忘了帮我说chatime 奶茶不要糖
有点浪费了整杯茶
更出于口渴
还有心痒
就跑去久违的星巴克了
又是一杯喝不腻的dark mocha
都忘了之前一直想喝jawa chip了

然后星期日很理所当然地和父母出去
有点懒惰要去问钢笔的事情
在popular兜了一圈后
只添购了些文具
因为很失望地不见夜之屋最新一集
虽然有看到新的系列作品
什么历史守护者的
但是没买就是了
接下来的生活也没什么时间看书了

星期一
应该说今天吗?
原本说要和朋友一起去‘小歇咖啡厅’讨论会服设计
怎知画到一半手提电脑电源剩20
真是服了她忘了充电
但反正我们也无所谓的
在那里也不过当自个儿家
因为楼上也没什么人的
咱们就越失态了
还有、我喝了杯珍珠抹茶
明明都说了零糖分还是甜
真是的
最后
咱们一起到对面去唱歌
唱一个小时free一个小时
于是咱们就这样唱了四个小时的
我母亲才肯过来载我

今天?明天?
总之星期二还得和母亲及阿姨上吉隆坡
因为母亲顾着她那大LV包说
得购个小的
方便些
便有此计划了
估计会在the garden那边走走
因为买小的就好了
所以不必特地去pavilion

---

有时候时间滴答溜走的时候我们不经意
忘了什么是聆听
疲倦的双眼看不见光阴
于是我们就这样忙碌过去

可是估计即使可以再回去
我们还依然会重蹈覆辙
因为滴答声过于轻细
顾着不断重复的人生
我,始终听不见它的声音

2013年3月25日 星期一

同时存在的两个世界

那日阳光和煦
普照
彼此欢乐
并不百花争艳
而是共同各显其色
并顺着那杨柳风
我展开了笑颜

那夜银光洒脱
轻盈
望着午夜蓝的暗空
繁星点缀
却只剩下我一个人
带着流星给我许下的最后愿望
我闭上了眼睛

---

日与月
是彼此融合的阴与阳
我为此感到欣慰
也为此感到孤独

在忧郁的背后藏着朝阳的喜气
在微笑的背后锁着眼泪的秘密

这背后牵着两个世界
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存在在我心中
封起了我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竟然、是两个同时存在的世界。

2013年3月24日 星期日

丧失后、毫无动静

写了很多
但是都只是一半
看着看着
会因为某些内容而感动
即使只有一半
看电视也是
无意间转到一个台
诉说着某人的艰辛苦事
也会有种眼泪打转的感觉

怎么了吗?
最近情绪神经太敏感?

可是如果要由我自己诉说
我却一句也写不出来
越写会越偏离自己的真实情感
然后从此琢磨不透
丢失了一个珍稀灵感

---

我们学校每年都会出一本学校杂志
可是今年进步了
出CD了
那天半夜没事情做就开来看
发现我们学校真的蛮厉害的
在很多校外项目都有拿奖
而且很多都是来自我们去年3 ALPHA的
突然一阵感触
很怀念我们以前
跟他们马来人的感情其实也可以很好
虽然多数只是不言不语


 
直接把这张照片贴在我手机里了
 




















 
然后啊
我去年得奖的那篇诗歌也放在学校CD里面
看着看着好感动
那里写着我的名字还有我们班级 3 ALPHA
我真为我们以前的班感到骄傲
而且我以前可以写出这样的诗歌啊
我现在
估计
想写也不可以写了...
 
 
嗯...
那天稿费寄来了
二月份的稿费
只有RM10
因为那是我去年年尾寄出去的最后一篇稿了
RM10而已
就这样给我用掉了
有点干脆
毫无感情
心里毫无动静
 
如果我以前的情绪起伏有现在那么大
以前应该可以写出更多的好文章的
辜负了自己啊
竟然现在
在这种时期
才给了我那么多灵感
已经不管用了
完全不管用了啊...
 
---
 
最近很喜欢这首歌
是林志炫翻唱的版本啦
很有感觉
尤其歌词
 
想問天你在那裡
我想問問我自己
一開始我聰明 結束我聰明
聰明的幾乎的毀掉了我自己

想問天問大地
或著是迷信問問宿命
放棄所有 拋下所有
讓我飄流在安靜的夜夜空裡

你也不必牽強再說愛我
反正我的靈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湊 慢慢的拼湊
拼湊成一個完全不屬於真正的我
 
 
---
 
丧失后还毫无动静
我服了我自己。
 


2013年3月17日 星期日

2013年3月16日 星期六

昏迷

沉重、模糊。
那一瞬间、
我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地倒下了

当时有个念头深深地烙在我脑海里:
我会不会就这样死去?

---

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
当时特别感到无助
希望有个人可以追上我
然后看见我倒在地上
救我。

我倒下的刹那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只有强烈以为自己即将面对死亡
但我不怕
回想起来
我觉得很坦然
死亡没什么好怕的
当时的感觉比活着还要快活
但是
昏迷了几分钟
然后本应当直接昏死过去的时候
我靠我自己的意志
拼命地站了起来
往厕所冲去
然后整个人很颤抖
很模糊
恍恍惚惚地被孤立着
为什么呢?
因为我躺在梦园里
很喜悦地沐浴春风时
突然的一巴掌让我醒过来
让我看到梦园其实是地狱
春风只是一种诱骗而已
而我又已经找不到我感觉到的那个梦园了
然后
他们过来找我了
他们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纯粹以为我只是不舒服所以一直待在厕所
既然他们询问我情况的态度那么敷衍
那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他们实情?
tak sihat
恍神的我弱弱地回应
他们就不再过问了

他们也没看到我因为倒下时不小心撞到的瘀青
还有脱皮流血的膝盖

---

其实
我为什么要爬起来?
这种沉默的人生
到底有什么值得我留恋
竟让我从鬼门关回来?
竟让我变得那么强悍?

是谁说人在死前都会回想自己的人生?
我当时什么都没有想到
然后死前都会想到某个人或者某件未完成的事情?
不、我没什么事情可以想
我谁也想不到
想不到任何人
在我快阖上眼睛的时候
我只是在遵循我那坚强过头的意志
盲目地爬了起来而已







我过去一直因为伤痛而磨练出来的强悍
其实根本没有我以为的那样不够坚强
我坚强死了
已经达到可以抵抗死亡这种境界了
让我维持着这样虚弱的体质
努力、孤独地活下来了

2013年2月24日 星期日

世上无知己 唯花解我心

他们说 我想得复杂了
从以前开始
就一直说我想得很复杂
听到都腻了

其实
我一直都很努力
扩展自己人际关系
可是害怕 惊慌
到最后都无力继续
人的心理渗透进我的脑子里
我就会开始思考了
越来越复杂
嗯...
其实我一直都明白的
没有人会一直喜欢着某个人
就算是自己的朋友
常年内
就算只有一瞬间
都会因为嫉妒 不服 看不过 而对那个人产生厌恶
大多数人也非常情绪化
这一秒钟感觉厌恶 下一秒钟感觉佩服
但是我就是害怕那一秒钟
仅仅那一秒钟
“那个人不喜欢我”
这个想法会瞬间霸占我的内心
一段友情因而失措、失败、失望


是我想得复杂了
可是没有这种思考能力还有我的直觉
我真的很难活下去
我已经习惯了
习惯感觉每个人的心情了
只是不在乎而已...
不想在乎
不想说出来
被读心、任何人都会不喜欢
所以我不会把那个人刚刚对我的评估老老实实说出来
就算被讨厌了
我也都会无所谓的表情
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装傻
可是
我的心会慢慢沉重
渐渐让那段友情分离
是啊...
说到这样
才让我觉醒
也许就是我的问题吧
所以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
不愿意拥有无谓的朋友
不想凑数
而是一心寻找真正的知己
说我想得复杂?
不、只是你们想得太简单了
我不需要只会大声嚷嚷的好朋友


如果有像塔罗牌那样的知己就好了
沉静、美丽
而且可以让我思考得复杂一点

....
....
真是的
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
明明想要很诚实地倾诉一番
可是越来越难以下手打字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想得复杂啊!
怎么可能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这些事情啊!
想问为什么是大庭广众?
嗯...
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天...
为什么会有这么坦荡荡的人.........................




最近开始欣赏百人一首的含义了
还有特别在意的
就如百人一首当中的诗句一样:
世上无知己
唯花解我心

2013年2月22日 星期五

榴梿洞葛·大团拜

呀~~好久没有在blog用“白话文”写自己的日常了XD
偶尔这种大剌剌的感觉也不错
够清爽XD

---

erm...正如题目所说
今天咱们DT福建会馆有团拜活动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团拜是不是庆祝元宵节的
因为元宵节这个礼拜嘛
提早两天庆祝咯O.O
所以应该是元宵节的活动来的
应该是OwO

一如既往
我和萍还有昀妮都会去
其实也算是很久没有看到她们了
因为我们今年新年没有一起去环家拜年
貌似是时间上安排不到
亏环还特地找我说想念我的TwT

小学的时候
我和萍两个人的身高差距就像现在我和小青的一样
当时理所当然是我高过萍咯=w=
不过现在咧....
我的身高停留在永远的162/163cm
萍已经168了OAO
不过萍报告说汶的身高还是156/157
啊哈哈哈哈哈(踹
不过我蛮惊讶的
萍和汶真的自己转下去acc班了
我总觉得她们都是SC班的料才对啊=3=
然后昀妮~~(妮妮
跟粦同班
啊啊啊啊啊啊
好久没有看到粦了TAT
咳咳...回归一下
昀妮上次原来有去kem哦!
就是熙慧跟lax去的那个
昀妮还有跟熙慧谈一下话
有讲到我和紫诗咧///w///(piakk
不过突然疑惑一下
为什么熙慧没有跟我和紫诗讲咧?O.O

好吧
咱们仨人每一年都会参加这个团拜的
因为我和萍的妈妈都是会馆的成员
然后昀妮住跟我们靠近罢了就把她拖过来了XD
基本上我们都没有在玩游戏
感觉团拜一年比一年落寞=A=
总之、幸运抽奖
都说了我和萍的妈妈是会馆成员
所以我们是VIP 的~special的~XD
我们可以拿到比别人还要多的幸运抽奖的票
虽然昀妮的家人不是会馆的成员
不过她跟我们一起嘛
所以她是半个VIP啦
虽然拿的票没有我们多、不过至少也比一般人多XDD
然后我抽到了两个奖品
昀妮抽到一个
萍没有抽到
呃...感觉跟去年一样
去年我也是抽到两个、昀妮一个、萍没有
不过去年我抽到的其中一个还是冰糖燕窝咧~~
今年咧~~~哼!(踹
嘛、就大概这样啦
整个团拜过程咱们仨人几乎都在讲话O3O

现在呢
老实说
我身为一个DT人
跑去AK念书
在AK那边一开始可是人生地不熟啊TAT
虽然现在跟她们都比较好了
不过果然还是我的problem
我的交际关系一如既往糟糕无比
认识的也就那几个orz
呃...其实人家已经很努力了!QAQ
我最近都有在尽量跟别人说话哦!!!
近期一个应该是贝珊那一班的那个女生跟我说话
我很开心呐!!!
记到现在咧!(小青表示:明明就是人家主动的 而且你还有点沉默!
呃、嘛、所以
有时候回到DT
会感觉好怀念
就好象一个去外地念书的人
突然回到家乡跟家乡的朋友团聚
那种feel TAT
是说
下次一定要找机会一起聚一聚啦
就我、萍、昀妮、汶、粦、盈、环

越说越怀念小学了QmQ

阿拉
不说了
我最近在看一部动漫叫《花牌情缘》
小青介绍的
日本歌牌好好玩!!!(偏题惹啊喂!!

我继续去追了ww
janna~~~(在跟谁说话啊?

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

心灵花园

百花争艳的花园
很漂亮
令人赏心悦目

万紫千红
扣人心弦
令人暗自放宽心情

---

那一年
一阵风吹来
看似微微春风
实际心狠手辣
其实也只不过因为我没注意到后院着火了
所以才会这样
不小心让风席卷了我多年精心布置的花园
让风带走了花儿的种子
让种子四散各地
让花园从此死气沉沉

---

自从风带走了一切后
曾经的豪情万丈
最后落下情感
恍然间
我不再为此聚愁
只管看着我那毫无生气的花园
不语
或者望着灰蓝色的天空
不听

然后
我动笔
尝试了三个月
却次次写到一半
就再也写不下去了
因为没人会喜欢被冰雪覆盖的文章
连我自己也不喜欢
想讨人欢心的文章必须更恸人
或者更激情
但我做不到了
因为蒲公英已赴远
玫瑰也悄然消逝
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望着我那空荡荡的花园
我连哭一下
都做不到......

---

当风让一切悄然离去
我努力狂奔
都不及风儿的无情

当风让一切悄然离去
没人会知道我在说什么
因为当感情不再丰富
我阴森的灵魂
会啃噬他人的心灵

然而
再栽种?

肤浅的人们不明白
我宁为所爱之人持刀自尽
也不愿另嫁新欢

百合一旦被玷污、
再也不属于高贵。

2013年2月8日 星期五

她爱他、爱得撕心裂肺、

人的一生可以有多少次疯狂?

在很多路口
我们停顿
思考
去选择
也总有些时候
因为疯狂
去选错
或者因为选错
而疯狂
但到最后
剩下的是什么?
因为疯狂所以保留了珍贵的回忆
还是因为疯狂而痛苦不堪呢?
疯狂时候的感觉、又是如何?

我们
又是为了什么而疯狂呢?

---

当下
她恨他
为了什么
她只能付出
为了什么
她必须疯狂

她为爱疯狂
所以付出

她为爱疯狂
所以恨他

当她觉得自己错了的时候
已经无法挽回
那种疯狂
跟青春不一样
我们因为青春尽情疯狂
拼命往前跑
跌倒了还可以仰头大笑
可是她的疯狂不一样
她的疯狂让人歇斯底里
奉陪了一个生命
奉陪了她的神智
永远
直到永远


她爱他。
爱得撕心裂肺。

2013年2月7日 星期四

你永远也不知道塔罗有多么美丽

我的新牌
也是我的第二副塔罗牌
sun and moon tarot
也就是日月塔罗牌
是一副近韦特的塔罗牌
是一副既冰冷也宁静的塔罗牌

去年徐立帮我买了他之后
应该说帮我买了他和tarot of the dead两副牌之后
因为起价了
两副正版牌竟然要RM1000.....
明明原本只要RM500的.......
好吧、因为预算突然增加
所以我欠他债一段日子了....=血=
因为荷包一直漏洞的关系...[sebab: cos服]
我到现在才只赎回了sun and moon
我还没有见到我亲爱的tarot of the dead的说...QAQ
恩...没关系...可以慢慢来orz

总之、我很喜欢sun and moon
简单彩绘风格很舒适
小小的人儿没有面部表情
即使因为简单而看起来冰冷
却也因为简单而显得宁静和谐


























宇宙间的光明与阴柔
人世间的日与月
心灵的亮与暗

你永远都不知道
一副属于你的塔罗牌
其实有多么美丽




名称:Sun and Moon Tarot日与月塔罗牌
作者:Vanessa Decort
画家:Vanessa Decort
出版公司:usgames
出版年份:2010.6



 
 

2013年1月26日 星期六

我在溺水时大笑、嘲笑为此流泪的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小小的监牢
比监狱狭窄
其实却可以发挥出大海的辽阔
就看你怎么去看待
就看你怎么去发挥
怎么去
赢了自己

从来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比较的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
经历着不同的事情
而有时候就是那么不公平
因为出生自不一样的环境
但感受是一样的
坚强的他受了全世界最痛的打击
还是懦弱的他只是受了如蚁轧的痛楚
但痛就是痛
没分哪个严重
没分哪个根本就没有感受
岂不是吗?
坚强的他受到了懦弱的他认为最痛的打击
坚强的他却觉得根本不算什么
但对懦弱的他来说
确实痛了
跟坚强的他一样
已经痛到心扉了
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不应该呢?

何况
如果坚强的他连全世界最痛的打击都忍下来了
重新展露笑容了
为什么懦弱的他不可以呢?
为什么他要自怜自爱?
他凭什么说自己没有办法忍耐?
他凭什么在溺水时让自己的眼泪和海水掺杂?
其实
根本没有什么痛
是可以比得过自己内心的监牢的
如果不释放被自己囚禁的心和灵魂
还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自己开心的呢?
如果不释放
到时候溺毙的就是自己的心和灵魂了
而可以释放自己内在的人
除了自己
还会有谁呢?....

我们可以在受创的时候让自己崩溃几分钟
可是我们绝对不可以认真抱怨
说再多的话根本无济于事
但如果如此可以让你歇息的话
倒不怎么样
只要不要持续就行了
因为流太多泪
根本不会减轻你在海中的重量
所以
不要想为什么别人可以那么开朗
不要想为什么别人可以笑得如此开心
很多的笑容都拥有自己的来历
最美的笑容就是经历了任何沧桑后仍然如此屹立
而那是别人的事情
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那就是不要输给自己
如果我们非得转头看看别人
那么就等自己爬上岸后
再冷漠地看着那些无法自救的溺水者吧
如果我们非得关心别人的事情
那么就等到赢了自己后
再尽情嘲笑那些输给自己的人吧

然而
如果我们不释放
我们只能让别人嘲笑

如果我们不试着展露笑容
我们什么都做不到

2013年1月22日 星期二

心不动、则不痛

如果看似无所谓
那就算了
就算怒目相视
过了一会儿也会算了
所以别说我大好人的
我只不过不计较了
有些事情见识太多
时间长些
热粥会变冷
小猫也会累了不再喵喵叫了
所以
原来所谓时间会冲淡一切
还包括
人类引以为傲的情感呢

并不是所有情感
我承认我是个感情丰富的人
虽然偶尔心冷了会懊恼没有点子写作文
呵、估计我把感情错用地方了
不过
偶尔又偶尔
麻木了
算了
我不看了
不感觉了
五感官
很抱歉的
我不用了
因此塔罗牌有时候会算不准
有时候灵摆会乱动
很抱歉
你们的主人太难搞了
不过也有请你们体谅
你们的主人脾气本来就不好
不想惹事生非
生闷气又好似很对不起自己
所以我才会选择封闭
反正只是暂时的
你们安顿一会儿吧

心不动
则不痛
如果安静的时候可以体会美好
落在我手上的选择权
将会暂时性地把另一个选择给废除掉的

讽刺的是
懦弱的我
也只能选择暂时性

2013年1月18日 星期五

一时的情绪、可以换来永久的坚毅

坚强是不灭的
虽然有时候会疲惫
虽然有时候会崩溃
以为自己真的掉下了悬崖
想要抓住从悬崖边展开来的枝桠
却因为泪水模糊了自己的视线
拼了命的挥动双手
咬唇望着枝桠

模糊。
我抓不住。

可是
就如我说的
坚强是不灭的
抓不住枝桠又如何?
只要我生命力够强
我可以在下一秒努力滚跌到悬崖壁上的小突处
让自己歇息也好
歇斯底里地宣泄
花一点时间擦掉眼泪也好
至少我没有继续往下坠落了
然后我会竭尽自己的能力
爬上悬崖岸边
如此
如果下一次
上天再次将我推下悬崖
我也不会害怕了
因为有过一次经验
我知道就算自己临时因为情绪而瓦解
临时是临时
不会是永远
永远的是我本性里就已经存在了的坚强
把泪痕抹去后就会露出表明的坚强

就算事情变得再糟糕
我也会以笑容面对
万一中文班真的被迫取消
我也会贯彻自己的信念
不管怎样
SPM一定要拿中文
即使冒着平常没有教课而去考SPM的险
我也不在乎
因为我是华人
马来西亚华人
是来自中国的后裔
所以我不惜一切代价
守护我的根

我有说过吗?
通常我泪水汪汪地掉下悬崖
爬上悬崖岸后
我会报复性地将推我的人
报以同样的手段

我有暗示过吗?
晶莹剔透、到处是破绽的小水珠
聚集起凶怒后是波涛汹涌的海浪

只要我本性里的坚强依然稳固
上天
我会让你看到你的成果的
然后让女儿亲自接取看护人留下来的遗物

2013年1月16日 星期三

拥有后才懂得寂寞

我认识的人不多
真的不多
可以聊的没有几个
甚至没有
自从小学毕业后
我很提防人群
受过了。受够了。不要了。
因为她们的所作所为
我觉得朋友难以相信
轻易离开。远离所有。
我中一那年安静得可怕
跟学校的朋友也经过了很久的时间
才勉强融合
认识了小青她们
横跨了我不再信任的界限
我渐渐变成名副其实的狮子座女孩了

我是心软吗?
她们跟我说话
我应声
就这样
明明决定了不再需要
却还是交了朋友
一开始是很犹豫
之后就逐渐打开心房
虽然不至于吐露一切。
就在我以为一切安然无恙的同时
我却重蹈覆撤
我忽略了什么
我在意的什么
我真的以为她们跟我一样吗?
她们认识的人比我多
多太多
所以她们不懂得珍惜
不懂得理解
不明白友谊究竟该用什么建筑桥梁
就象遍布世界各地的石头一般
因众多而不起眼
而我却以为自己拥有几颗宝石
却殊不知宝石来自石头
宝石从来不自觉自己是宝石。
我从来不是她们第一个想到的好朋友。

而且很多时候
我不理解什么是共同话题
这我不是已经犯过了吗?
结果又傻傻踏入忘却的教训中
自从小青不再看翻译小说后
我就只能把兴奋写出来了
把想分享的咨询往肚里吞

从来不曾遇过拥有相同话题的人
她们从来不会听我说
看着管理员兴致勃勃地谈论cos plan
我也觉得自己不是和他们一个世界的
我爱收集cosplay服装
但是不参与cosplay
谁知是因为没有信心找到 cosplay伴侣
还是无法直视人群呢?
面对人群
我会头痛
我会无助
因为我尝过拥有朋友的滋味
所以我受不了难得打扮得如此隆重
却一句话也无法跟别人说
一个人在人群中穿梭
那种傻笑的自己

我确信
就算我在学校很尽情地跟她们说笑
在group chat尽量和管理员沟通
可是我终究还是一个人
因为我把心交付给他们
选购昂贵的生日礼物
提升人气跌落的专页
可是我得不到回报
我并不是要她们回报我昂贵礼物
也并不是要他们感谢我挽回专页人气
可是他们至少要注意到我的存在啊
他们连我是不是真心在笑都不知道
我何以继续依赖他们?
但可悲的是
我往往到最后才理解自己不属于他们
往往等到以为拥有朋友后
才惊觉他们并不这么认为
而有人可以理解吗?
原本就孤独的我
在以为拥有朋友。心思添满后。
突然了解现实
心思又被抽空的感受?
如果我从以前开始就不深入任何友情
我现在就不会那么空虚了

人总是在拥有 又失去之后才懂得空虚
人也总是在热闹 又陷入寂静后
才懂得寂寞。

要是我开始时就一无所有
我现在就不会那么懊恼了

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how can i believe?

逐渐了解他国
更逐渐了解
国家之间的话题
不太适用于异国朋友之间
虽然不明白
虽然很执着
也许我应该再婉转一点
也许他一点都不在意

这种话题我何能担当?

---

其实、我真的认真了吗?
我已经不记得我上一次认真是什么时候了

i have forgotten already about my dream
and i always believe i can be independent
maybe i really believe i am already to be independent
maybe i believe in myself
and the truth
how can i achieve my dream?
it just a day-dream
i just always build castle in the air
even though i never give up
but whether i strive?

---

很多时候
我无法集中
原因很简明
因为我只看得见渺茫
可是我却坚持自己看得到月光
却从来没有留意我看见的是池水里的月光
散发着诱人的银魅
却是虚假的倒影
没有真实
我等不到真实的月亮升起

假使我拥有意志
却没有能力
我很想告诉他我有勇无谋
我很想告诉自己枫叶飘落后
等待我的将是白皑皑的虚无

so...how can i believe?

2013年1月7日 星期一

volition

he tell me

when a person is at his lowest point, he's open to the greatest change.

and he said

if there's a will, there's a way

so
how can i do?
just listening
or pay attention in that way?
i may make a decision form my own opinion

in my life
i learn form a person that i never come across
and i have also thinking something
form a person who have been 8 years since i saw my long lost friend
they tell me about the important in a life
and dont be hopelessness
we must do well in our best
just do our best
ya
the important is volition

repeat
if there's a will, there's a way

we all are the same in that way

2013年1月3日 星期四

中四

才开学两天..
就差不多要挂了..
好吧..
我不是因为phy等等科目而挂掉..
而是因为老师..
我们今年 4 Delta 的老师超级可怕..
我真的觉得..
我们老师比那些科目还难搞...=A=

我们的英文老师kalah
就是我们去年因为PMR而临时教我们的老师
她...她...她...
她变得比去年还可怕!!
不知道是因为她今年变成了我们固定的英文老师
还是F4 的基础很重要...
去年还觉得她只是教课时比较凶一点
不过今年...直接觉得...她是个绝对可怕的存在orz
她的一个眼神可以射死我orz
上她的课...
班上总是一片死静...
我们连动都不太敢动orz

还有我们的班主任
roszelenda
听到她是我们班主任的时候..
我傻眼了..
那个远近驰名的女高音老师
那个传说中教bio的老师
如果功课没有做、后果不堪设想的可怕老师
竟然是我们班主任.....
今天上她的bio
老师没来之前、明明班上很吵的
结果突然之间一片死静
班长说老师在bio教室
那个教室在第二楼、我们班第四楼
奇怪!!明明老师在楼下
可是我们班就突然很安静很次序地排队下楼去........
明明老师没有在!她在楼下!!!!楼下!!

于是..我和小青把此现象称为玫瑰效应orz

然后、上完bio后上phy~
phy老师很幽默的
phy课明明可以上得很轻松~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一堂课bio老师的关系...
我们上phy也好安静....
 
我们老师杀气真重............
 
---
 
对了
忘记说了
我们从前的3 Alpha班
我、小青、紫诗、熙慧、阿丝、贝珊、minkee
咱们七人分散了
紫诗和熙慧被派去4 Alpha、science class
我和小青被派去 4 Delta、同样science class
然后阿丝和minkee本来在 4 Beta、account class 的
不过阿丝申请换班了之后
今天就转来我们 4 Delta了
 
[转来的时候刚好我们上Bio、她选错时间了..]
 
然后minkee继续 在Beta班
贝珊似乎也在申请去Beta班
不知道成功或否
 
 
就这样
我们的中四生活展开了...
 

2013年1月1日 星期二

疯掉了 囧

这股分离的感觉是怎样?
竟然开始期待下次见面
而且还会因为距离下次见面还很久而发愁?
或者说
不知道下次还会不会见面?
我是很感激你的邀约
但是...
很多东西要顾虑啦...
罢了
我也很困惑
虽然都认识那么久了
但明明很少见面
但在那几天里却好像过了好几年
谈了两个小时
就好象谈了两个月一样
对彼此的熟悉度增加
对彼此的友情更是迈入最深的一步
比我在学校里更自在
比面对其他朋友更踏实
是因为我们的过去神似吗?
不知道
我快烦死了
我不喜欢分离的感觉
非常不喜欢
尤其是你对我说了那些话=3=
还有
我昨天不小心透露的事情
忘记吧
如果可以
你就继续保留你觉得的那个我的形象吧
感觉一直show自己的固执倔强
倒是你帮我圆得很漂亮
更是感谢你舅母啦
把我说得那么好
或许你可以开玩笑逗一逗她
说会考虑考虑~XDDD

总之、就在我很不爽的时候
觉得看书是最好的
怎知!!
白虎之咒2 的尾声....
OMG
阿岚你怎么可以这样!!!
凯西伤心死了
我也跟着落泪了
心里很不甘
我的负面情绪更是增加
整个低落啦!!!
季山也是好可怜
明明自己很喜欢凯西
却还是要为了凯西
去帮她痛骂自己的哥哥阿岚一番
哎哟
怎么会这样
作者你是在虐待我们这些书迷吗??QAQ

就这样
分离的事情加上书里的剧情
我被赐予重重的一击
貌似良久倒地不起
整个是negatively charged 啊!!

心烦意乱
心烦气躁
心神不宁
.....................
还有....心旷神怡(这啥?


总之、yk一直弄我那个宝贝的事情!!!
“宝贝!!让开!!让我试试我们公司的新产品!!”
By 杀虫剂老板

我被那个宝贝的笑话弄到笑疯了
然后又因为分离和书里剧情的事情弄得很低落
一下笑死掉
一下又在那边emo
哎呀!!!
我被这些乱来的情绪弄到神经病了!!
脑子打结了!!!
我刚刚竟然还在想
真实认真的在想!!!
圣诞节快来临了!!!
干!!圣诞节明明过了、都已经2013了
我在搞什么啊?!
真是的
我快失心疯了!!!






噢!!等等!!我想起来了!!
明天开学了!!
OMG!!!

做朋友

你那样算是告白吗?
新加坡人的告白方式很不一样厚?XD

其实
这是真的
不像其他那些男生
我并不讨厌你
对我来说
我对你的感觉
比较像是朋友的喜欢吧
而且
马六甲和新加坡
距离并不会很近
况且
你要去很远的地方了
所以你明白的、对吧?

有时候
包含一点友谊
是对我们的宽待
我不确定现在的感情真的可以很长久
所以
我说如果
如果在一起了
然后后来因为很多事情而分手了
你觉得我们还会是朋友吗?
不、应该不会了

所以
很多时候
做朋友、是对我俩最永久的契约 :)



最后、happy new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