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3年3月30日 星期六

梦境

在梦里
我终于与你们会合
来到了你们邀我来的舞会庭
可是我被挡在门外
因为舞会还没有开始
所以我不得入场
表示我跟你们不一样
我们并不平等
就算我到来的时候有跟你打了招呼
可是你也只是普通地回应
然后就继续忙你自己的了
没有开门

你们举办的这场舞会是属于你们的
我只是一个宾客
跟你们这群主办单位完全不同等级
但即使心伤
我也依然挂着笑容
就跟普通在舞会庭外穿着礼服的女孩一样
我们一起等在门外
我当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一点都不知道......

---

有人说
梦境总是与现实相反
但我这次却首次觉得梦境明明就是现实的反射
它形容得很贴切
或者应该说
就跟现实会发生的事情一样
很真实
只是没那么模糊
心也没那么困难被动摇

还有
其实在你背后的那个人
到底是谁呢....
因为好像只有他
会注意到我

那是很熟悉的眼神....
很熟悉....

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不被遗忘的感动

收到信息的时候很意外
还以为是小青
有点小感动
结果竟然是允阳啊
更感动了
即使只是很简单地询问我要不要买LV钱包
因为有折扣
【俺真心觉得黑灰色格子很漂亮OwO】
不过这种东西
可不是说买就买的啊
我还不属于你们这些高阶层的社群
虽然有四折真的很让人心动...
【思颖的母上到底是怎样拿到LV的超级max VIP的...#¥%&×*%】
而且俺妈前天才买了一个LV包
好像叫什么totally来着
不过
我还是很感动
其实
我很久没有收到普通朋友的信息了
那种纯粹聊天的口气ww
而且
跟你也好久没联络的感觉了XD
你最近都不上面子书诶
你们都好忙XD
连小青都不常理我..QwQ
可恶 TwT

---

我一般上是不会承认自己的情绪的
不过在这里应该也没多少人看到...
好吧...
我其实蛮空虚的orz
管理员朋友都很少炸chatbox了...
阿丝她们现在在UM (不是上大学=3=
小青跟允阳他们形影不离啊啊...(还是跟寒汐?LOL
所以这种时候还可以收到信息好感动啊啊啊
这种不被遗忘的感动
最感人!!!(抹泪
呜啊啊啊啊!!!!>A<




【还是无视俺吧...Orz】


看不见与听得见

以前都觉得想要让自己神隐一点
就尽量尽好自己的本分
别人就不会注意到自己
可是这根本不对
要不要让对方注意到自己
重点只在于多方是不是一个细腻的人
跟自己应尽的本分毫无关联

---

好久以前就注意到身边人的情绪了
可是我总是比他人细腻
可以感觉到别人
别人却感觉不到自己
有时候我很以此为傲
但想想
也根本没什么好骄傲的
因为这样只可以显示出我很孤独
倘若让另一个同样细腻的人察觉
他绝对会觉得我很可悲
不过、他会不会也同样觉得自己可悲呢?
还是比我更可悲的
完全察觉不到自己的孤独呢?
但这真的不好说
因为人心千百种
心知口不说
乃是众所周知之为
而有潜识无心明
其实也亦是家常便饭了

我不想当一个太细腻的人
会扰乱自己的思绪
过度专注于某人的事宜
也会让自己精神过度疲惫
况且当个这么空虚的人
得不到什么好处
于是我开始装傻
开始察觉不见身边的存在
即使身边人的情绪已经明显得每个人都知道了
我依然装傻
我不知道。
短短一句话
可以让我抛弃所有身边的重担
偶尔让身边的人替我承担
有何不可?
我都已经累了那么多年了
是时候让我退休了
我不想再当别人的心理辅导师了
况且
他们也根本不把我的解说当一回事
但是江山易改 本性难移
而后来我知道了
当我心再度沉淀的时候
我了解了
即使假装看不见那棵树的花落
我依然听得见所有风声
不对吗?

---

不再专注于一颗闪烁的星星
而更乐于观察整片星空
即使偶尔会看不见身边的存在
我的心
还是可以听得见身边的寒风呼啸


2013年3月26日 星期二

听不见滴答声

凌晨十二点。

开学以来没什么休息到
星期六就直接和朋友一起出去看电影了
因为之前看ah boys to men 1 的时候
觉得很不爽
很讨厌故事看到一半
于是就肯定得跑去看第二集的了
部分情节笑得有一点点失态
坐隔壁的、别介意啊
然后她忘了帮我说chatime 奶茶不要糖
有点浪费了整杯茶
更出于口渴
还有心痒
就跑去久违的星巴克了
又是一杯喝不腻的dark mocha
都忘了之前一直想喝jawa chip了

然后星期日很理所当然地和父母出去
有点懒惰要去问钢笔的事情
在popular兜了一圈后
只添购了些文具
因为很失望地不见夜之屋最新一集
虽然有看到新的系列作品
什么历史守护者的
但是没买就是了
接下来的生活也没什么时间看书了

星期一
应该说今天吗?
原本说要和朋友一起去‘小歇咖啡厅’讨论会服设计
怎知画到一半手提电脑电源剩20
真是服了她忘了充电
但反正我们也无所谓的
在那里也不过当自个儿家
因为楼上也没什么人的
咱们就越失态了
还有、我喝了杯珍珠抹茶
明明都说了零糖分还是甜
真是的
最后
咱们一起到对面去唱歌
唱一个小时free一个小时
于是咱们就这样唱了四个小时的
我母亲才肯过来载我

今天?明天?
总之星期二还得和母亲及阿姨上吉隆坡
因为母亲顾着她那大LV包说
得购个小的
方便些
便有此计划了
估计会在the garden那边走走
因为买小的就好了
所以不必特地去pavilion

---

有时候时间滴答溜走的时候我们不经意
忘了什么是聆听
疲倦的双眼看不见光阴
于是我们就这样忙碌过去

可是估计即使可以再回去
我们还依然会重蹈覆辙
因为滴答声过于轻细
顾着不断重复的人生
我,始终听不见它的声音

2013年3月25日 星期一

同时存在的两个世界

那日阳光和煦
普照
彼此欢乐
并不百花争艳
而是共同各显其色
并顺着那杨柳风
我展开了笑颜

那夜银光洒脱
轻盈
望着午夜蓝的暗空
繁星点缀
却只剩下我一个人
带着流星给我许下的最后愿望
我闭上了眼睛

---

日与月
是彼此融合的阴与阳
我为此感到欣慰
也为此感到孤独

在忧郁的背后藏着朝阳的喜气
在微笑的背后锁着眼泪的秘密

这背后牵着两个世界
两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存在在我心中
封起了我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竟然、是两个同时存在的世界。

2013年3月24日 星期日

丧失后、毫无动静

写了很多
但是都只是一半
看着看着
会因为某些内容而感动
即使只有一半
看电视也是
无意间转到一个台
诉说着某人的艰辛苦事
也会有种眼泪打转的感觉

怎么了吗?
最近情绪神经太敏感?

可是如果要由我自己诉说
我却一句也写不出来
越写会越偏离自己的真实情感
然后从此琢磨不透
丢失了一个珍稀灵感

---

我们学校每年都会出一本学校杂志
可是今年进步了
出CD了
那天半夜没事情做就开来看
发现我们学校真的蛮厉害的
在很多校外项目都有拿奖
而且很多都是来自我们去年3 ALPHA的
突然一阵感触
很怀念我们以前
跟他们马来人的感情其实也可以很好
虽然多数只是不言不语


 
直接把这张照片贴在我手机里了
 




















 
然后啊
我去年得奖的那篇诗歌也放在学校CD里面
看着看着好感动
那里写着我的名字还有我们班级 3 ALPHA
我真为我们以前的班感到骄傲
而且我以前可以写出这样的诗歌啊
我现在
估计
想写也不可以写了...
 
 
嗯...
那天稿费寄来了
二月份的稿费
只有RM10
因为那是我去年年尾寄出去的最后一篇稿了
RM10而已
就这样给我用掉了
有点干脆
毫无感情
心里毫无动静
 
如果我以前的情绪起伏有现在那么大
以前应该可以写出更多的好文章的
辜负了自己啊
竟然现在
在这种时期
才给了我那么多灵感
已经不管用了
完全不管用了啊...
 
---
 
最近很喜欢这首歌
是林志炫翻唱的版本啦
很有感觉
尤其歌词
 
想問天你在那裡
我想問問我自己
一開始我聰明 結束我聰明
聰明的幾乎的毀掉了我自己

想問天問大地
或著是迷信問問宿命
放棄所有 拋下所有
讓我飄流在安靜的夜夜空裡

你也不必牽強再說愛我
反正我的靈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湊 慢慢的拼湊
拼湊成一個完全不屬於真正的我
 
 
---
 
丧失后还毫无动静
我服了我自己。
 


2013年3月17日 星期日

2013年3月16日 星期六

昏迷

沉重、模糊。
那一瞬间、
我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地倒下了

当时有个念头深深地烙在我脑海里:
我会不会就这样死去?

---

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
当时特别感到无助
希望有个人可以追上我
然后看见我倒在地上
救我。

我倒下的刹那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只有强烈以为自己即将面对死亡
但我不怕
回想起来
我觉得很坦然
死亡没什么好怕的
当时的感觉比活着还要快活
但是
昏迷了几分钟
然后本应当直接昏死过去的时候
我靠我自己的意志
拼命地站了起来
往厕所冲去
然后整个人很颤抖
很模糊
恍恍惚惚地被孤立着
为什么呢?
因为我躺在梦园里
很喜悦地沐浴春风时
突然的一巴掌让我醒过来
让我看到梦园其实是地狱
春风只是一种诱骗而已
而我又已经找不到我感觉到的那个梦园了
然后
他们过来找我了
他们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纯粹以为我只是不舒服所以一直待在厕所
既然他们询问我情况的态度那么敷衍
那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他们实情?
tak sihat
恍神的我弱弱地回应
他们就不再过问了

他们也没看到我因为倒下时不小心撞到的瘀青
还有脱皮流血的膝盖

---

其实
我为什么要爬起来?
这种沉默的人生
到底有什么值得我留恋
竟让我从鬼门关回来?
竟让我变得那么强悍?

是谁说人在死前都会回想自己的人生?
我当时什么都没有想到
然后死前都会想到某个人或者某件未完成的事情?
不、我没什么事情可以想
我谁也想不到
想不到任何人
在我快阖上眼睛的时候
我只是在遵循我那坚强过头的意志
盲目地爬了起来而已







我过去一直因为伤痛而磨练出来的强悍
其实根本没有我以为的那样不够坚强
我坚强死了
已经达到可以抵抗死亡这种境界了
让我维持着这样虚弱的体质
努力、孤独地活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