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3年4月30日 星期二

他们不懂的时候、我会自己懂。放心。

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很没有感情
所以才写不出文章来
觉得会越写越没有感情

但实际上根本就是我太多情绪了
写着写着
一股脑儿地全涌上来
搞得我不知所措
握着笔的手停在半空中
不动。

然后想抒发下情绪?
就往部落里钻了
因为在部落写文章
不必担心开头与结尾
不比担心别人看不看得懂
想写什么就写
混淆了
也没关系
顶多让我以后在看回自己写的部落的时候
会一直疑惑和赞叹
到底是我文笔太好
用的形容词太奢侈
让以后的我看不懂
还是不断质疑
我到底都写了些什么
把多少心声搅和进去?

---

有时候望着回忆
觉得望尘莫及
但现在
竟然也让我觉得不真实

我在人群中有多么不自在?

抱歉一句
换来一眼扫视

沉默不语
换来低声接耳

他们也一样


我不像其他孩子一样
我嘴巴没有那么甜
况且我真的跟你们不熟啊
而且
我跟你们礼貌性微笑的时候
你们看都不看我!
然后你们说好了公平对待
可是当我成绩比他好的时候
你们给过我什么吗?
当他成绩比我好的时候
你们买了台手机给他
然后才问我成绩怎么样
是怎样?
搞得我都累了
礼物什么的我从小就失望了
我现在的手机还是自己自掏腰包的
我很想大喊我不稀罕你们的钱!!

所以我宁愿自己一个人

有个冰冷的家庭就算了
为什么连亲戚都那样?
有时候看着朋友们滔滔不绝说着自己和亲戚去旅行啊
看着他们上传自己与亲戚的合照啊
我真的有种说不出的羡慕

但是
有件事情是个事实
我唯一可以骄傲的事实

从很多事件看来

我确实比很多人坚强。

---



即将停学几个月的小提琴
握着不动已久的笔

我真希望有个时间再来给我反省一下

毕竟坚强不容易啊
总是需要好多净化
才可以让心灵保持光明
不让自己的精神受到干扰


总之万事我会自己来

你们不懂
没关系
我会自己懂

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我会尾随你的脚印追上你、所以别跑太快

以前
我迷了路
找不到方向
身陷深渊
然而
是你的经过
带给了我希望
虽然仅仅只是看到你的背影
也许你压根儿也没发现我
可是
就因为你路过
让我看见了这条道路还有人气
我还可以继续
于是我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尾随你的背影
追上你
望你能带领我走出迷宫

可是
随着时间流逝
我的体力不好
我的体力一直都很不好
于是
我渐渐被你抛在后头
为什么你能走得那么快?
我努力地跑
喘着气
甚至都能感觉到肺部燃烧了
都赶不上你

那一刻
我放弃了

我给自己的借口是:
我不一定要跟着你走出迷宫啊
这是我自己的人生
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找到出路
我没必要为了你而改变

所以我开始自己摸索
反正都寻不着你的背影了
而且因为短暂遇见你的背影
我现在也有勇气了
我能行的
我告诉我自己
真的行的

结果呢?
有没有两年了?
我怎么都在同一个地区徘徊呢?
每每以为看到希望
却都是死胡同
耐心快被磨烂了
勇气快消失殆尽了
我开始变得像从前一样了
黑暗蔓延

我绝望了

我又走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原点
我静静坐着的时候
恐惧弥漫的时候
这时
我看见了你的脚印
你从前稳稳扎下的脚印

可恶
你可以比我走得那么快
而你的脚印为什么又那么地深呢?
你的功夫真了得
我想你也没有想过要给我留下后尘吧?
对啊
我想你也没有注意过我
怎么会想要给我留点踪迹呢?

我笑着擦掉了眼角溢出的泪
一边喃喃自语
一边又骂又赞赏着你
然后站了起来
跟着你的脚印离开了我徘徊了两年的那个地区


都经过多少载了
计算一下你的体力
我想你已经跑很远很远很远了吧?
但是没关系
我不着急
只要可以走出迷宫
要我走多少年也没关系
而我不一定要看着你的背影
真的
但是如果哪年我真的可以再次遇见你
我会挺着我骄傲的笑容
在你背后大喊“谢谢”

让我想想
你会不会用疑惑的神情转过头看我呢?
然后问我是谁、为什么要谢你?
就算我到时候初次看见你真正的面容
听到你真正的声音
我也不会显得多么疯狂
因为等到我真的追上你了
我就从我人生迷宫中毕业了
而机智了

“谢谢你就对了”
我会扬着嘴角这样说
回应你一个灿烂的笑容后就安静地离开

因此呢
我不知道你现在在何处
不过
别跑太快
真的
因为我会努力尾随你的脚印追上你
期盼我所设想的
会重新遇见你的那天

等我。

2013年4月17日 星期三

在娴静的外表下沸腾着狂欢

今天学校有很多活动
包括kelab的团体歌唱比赛
而我呢
一直都在练习kelab的歌唱比赛
团体歌唱?
我们拘束了一点
还有conductor在前面
不过那位conductor比我们还容易出错就是了...

这样的拘束应该也算是一种风格吧?
跟今天那个不懂什么kelab的“印度军团”比起来
我们好很多了→_→
他们确实是很动感啦
不过麦克风给错人唱了.....
而且很可恶啊
没有看到SPBT的人唱歌
错过了
我们呆在后台太久了Orz
不过他们貌似只得第四名
而我们华文学会的呢?
第五名 哼哼
是说没有最后一名已经很好了 (y)

另一方面
Emy带领我们玩的ayer keroh版本running man
我原本是volunteer的
但是就是因为歌唱比赛的原因
我没有去帮到忙
也没有看到他们玩
可恶!!
不过明天还有
明天应该会取消华文补课吧
诶嘿嘿嘿ww
我要好好地玩一下!
volunteer又怎样?
可以欣赏到参赛者们的各种姿态特别高兴啊!ww
我实在应该去当camera woman 去捕捉各种姿态的!

突然觉得最近好像hari koku?
好多活动呢~
所以我越来越期待真正的hari koku了
去年的flying fox真怀念啊///w///

---

很多人都觉得人只有一面
该娴静就娴静
该热情就热情
单纯地述说着人性
简单而纯粹

“哇,你竟然会这样笑!”

“嗯?你怎么突然想参加那么多活动?”

“你这次真的是第一次那么没形象!”

“我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粗鲁!”

“你不是很安静的吗?”

“突然那么热情、你最近受到什么刺激哦?”


如果所有人都懂得探索
世界上就没有谜题了
如果阴阳不平衡
就不会构成任何事物了

人心与人性都一样

只有两面合撞
才能造就平衡
而这也是一种奥妙
属于人类心理世界的奥妙

例如我在娴静的外表下沸腾着狂欢。

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几度夕阳红

有很多感动
都很白话
很多情绪
都来自不复杂的情节

所以
好吧
该怎么说呢?


她转校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样一句话而已
貌似带不出我什么感觉?
算了
我有时候真的会很词穷

就这么说好了

呃......
好像少了一个很吵的人

少了一个每次跟我借剪刀
然后用20分钟去剪一张纸的人

少了一个每次走来我和小青的座位
吵着要坐中间的人

少了一个每次讲要减肥要省钱
下课时候却还是第一个冲去买鸡肉饭的人

少了一个每次叫我们aunty的人

少了一个人每次讲GD是她男朋友的人

少了一个很常讲废话的人

少了一个跟我同班了四年的人


其实一开始她要转校
也是为了她的未来吧
她想继续读phy可是要drop bio拿acc
不过我们学校没有drop bio的science stream
所以也只好转校了

她从去年讲要转校到现在
我们都不在意的
因为我们、包括她自己也知道她个性三心两意的
我们form 2 的时候她也讲要转校去培风
当时她很坚定地说
如果她转不到就请我们两锅最大锅的冰淇淋火锅
然后到最后理所当然地没有转啦
于是她欠我们冰淇淋火锅两年了还没有还==+

可是现在终于转了
我发现其实她也有点后悔了
当时她本来交信了
之后却告诉我们
突然不想转了
想陪我们
所以希望校方会很奇迹地不让她转

她:又不想转了、我陪你们啊
小青:你是不是怕得不到批准所以假假讲要陪我们?
我:这样就可以保留你的面子了
她:诶?你们怎么知道??

可是竟然还是转了
哈哈
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感觉
因为又不是生死别离啦
我们平时还是可以见面
我们讲好要去她家做炸雪糕都还没有去
不过
感觉还是怪怪的就是了...

呃...
淡然吗?
我不晓得

因为在学校里
跟我走得最近的除了小青外
就是她了

以后没有她那可爱的书包给我捏了TwT

总之
有时候感觉就是很奇怪
当感觉一奇怪
就会有点词穷
想不出什么我可以创作的词句
可以深切地表达的词句
然后脑袋里偏偏就是会飘出一句不是我创作的词句
仿佛在嘲笑我的无能呢
觉得他人所写的词句
比起我的
可以更能深切地表达出任何感受

而在这个时候
飘出来的词句竟然是几度夕阳红呢....

所以...嗯...是啊
淡然
果然还是淡然呢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2013年4月12日 星期五

细数星星一二三

一个人若过度注重细节
一生会过得很坎坷
因为太在意任何感受了
所以会喘不过气
特别是现在的社会如此冷漠
 
" 你觉得这很感动吗?还是你只是在演戏?"
"为什么你这么说?"
"因为只是没想到你会那么敏感。"
 
有时候会疲惫
因为只有自己看得见
别人却视而不见
 
"你注意到了?"
"对啊。"
"哇 不理人的你竟然可以注意到。"
 
我可以看得见背后的艰辛
注重任何一首歌的歌词
然后别人不在意
管那首歌是谁写的
只管那首歌是谁唱的
 
"为什么你那么喜欢他?他又不出名。"
"他不是专业歌手嘛,他是音乐制作人。"
"音乐制作人?"
"对,他写过很多首歌现在都很出名啊。"
"可是歌曲和歌手出名而已啊,作为写歌人的他不出名。"
 
别人也会不认同自己的方式
他们不了解细腻这种东西
觉得不应该存在
所以开口
 
"为什么你要想那么多?明明是很简单的东西。"
"就思考啊,所有细节都值得思考。"
"干嘛那么麻烦啊,你想复杂了啦。"
 
然后社会将会再继续冷漠下去
忘了从前的人们是如何的
忘了原本属于他们的细腻
只管嘴巴不停
 
"没想到你可以做出这种手艺品。"
"我以前很常做的啊。"
"是吗?真的假的?"
 
---
 
偶尔
我会抠心自问
我是否变了
让他人忘了自己的曾经

也许自从我不再写作后
我真的丧失了什么真情流露?
或者自从我接触塔罗后
需要更深的冰冷
才能解除更深的迷惘
然后从此不自觉地显得阴冷?

我曾经是一个爱创造的人
我应该不难承认现在也是
我依然很喜欢DIY东西
还是很喜欢折纸星星
会不自觉去添购更特别的星星纸
虽然每次折着的时候会不自觉放空
思绪也许比以往沉重一点点而已
 
在更偶尔的时候
我会疑惑
我是否有必要为此操心?
我曾经说过不想再理别人的事情了
让他们就接受他们印象中这样的我
可是绕来绕去的
我不就等同接受了自己不再注重细节的事实?
我是曾经觉得思考很累
因为细腻才会想得如此复杂
就像他们说的一样
我真的把事情复杂化了

可是
我又习惯性钻牛角尖了
又再重复思考了
结果
我发现这样其实也可以得到好处的
就像我曾经写的那篇《一个人的存在》一样
就是因为独自的时候可以思考很多
才能获得很重要的咨询

好比我现在
原本不断地思考都只是重复同样的结论而已
可是就是因为我不断想
推翻那个负面的结论
才可以又找出另一个更准确的正面结论
不是吗?
 
就像在夜里细数星星的时候一样
别在意他人是否叫你看那边的流星
你,只管自己眼前的那些星星就好了

一二三
一二三
一二三
嗯?我重复了

一二三
四五六
七八九
你看
星星真的变多了
 
 

2013年4月10日 星期三

干Orz

气死了
yk他们一直说我才不是单身
一直说我和徐立的事情就算了
现在连塔罗牌也跟我作对吗?!
我明明因为手头有点紧
就去占卜一下日月塔罗关于我的经济状况
然后因为我还欠着徐立的钱
所以就有稍微想着这件事
结果他竟然给我出一些不关事的牌
我假假生气那样说你到底在暗示什么
结果他就直接给我出一张托特牌里代表love的two of cups
干!!!!
我把他放回去的时候抽最后一张牌
他才给我我所占卜的正确答案
总之
现在连塔罗牌也欺负我了吗??
话说
我都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会被说和徐立有一腿
咱俩都没有什么接触
徐立那种高等级的人物不是我高攀得起的
而且这个莫名绯闻都讲了那么久了
你们不闲我都闲啊啊啊
干!

2013年4月7日 星期日

不诚实的自己无法怪罪任何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学会了伪装
更不知道到底是基于什么原因
我时时刻刻在伪装
不开心的笑
不真心的话
我可以很轻易做出
然后越来越地
没有人可以知道我真正的心理

在人面前假装太好
真的是会被人欺负

因为他们都习惯了我不会生气
所以哪天我摆个真正的脸色给他们看
他们也会以为我在搞笑

我明显赌气的样子
他们也看不到
以为我是小丑
纯粹演戏给他们娱乐

其实我在想
他们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我一直以来都不曾表现的一面
突然地表现了
他们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我
也真的只是他们的玩笑吗?
我骨子里有个真正坚毅的自己
我伪装的外表无法扼杀我的灵魂
所以到最后我只能漫无目的地发牢骚
无法期盼他们能真正了解

但总归的
我也没有资格怪他们
因为一切的源头都只是因为我不诚实
倘若我一开始就摆个真正的脸色给他们看
或许他们就不会以为我是烂好人了
倘若我一开始就用自己的真心去面对
或许我现在面对真心一词就不会发自内心感到惭愧

不诚实的自己根本就无法怪罪任何人





2013年4月6日 星期六

从此查无音讯

今天看了她分享的影片
标题是关于家宠
蛮好奇的
就点开了

曾经与主人很好的猫咪
在主人离开家里留学去的时候
感到寂寞
害怕主人已经抛弃它了
毕竟它小时候是被母猫抛弃的
被丢弃在垃圾箱里
于是开始把寂寞转为愤怒
在这三年间
不断嘶吼
不肯让人碰它
喂食的时候也只能让主人的母亲帮忙
最后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
彼此恢复了信任
睽违三年而流下的眼泪

那个影片很感人
看的人几乎都流泪了
就算没有流泪眼眶也会湿湿的
但是对我来说
还有另一种感情在我体内搅浑
因为我也有养过宠物
属于我的宠物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应该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吧

我父母都不喜欢宠物
我当时会养应该是母亲的三分钟热度吧
我很喜欢它
还记得它刚来我家的时候整个就很害怕
经过了两天它才适应我家
开始跟我玩
每天都会让它从笼子里出来
在我家里四处乱窜
因为我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啊
每天都只有我一个人
所以我都整个依赖它了
在学校遇到不顺的事情都会跟它倾诉
它也真的会听
瞧它竖起耳朵的样子
还可以在我怀里打呼噜
很可爱
不过这种日子不长就对了啦
三分钟热度一冷却
我母亲就开始感到厌恶了
半年后?还是一年后?
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父母就把它送给我亲戚了
可是我又能怎样?
我不能顶撞

我亲戚家里经济没有那么好
所以几个月后
在我父母出国期间
我跑去我亲戚家探望它
结果
很令我心痛的一幕
它削瘦了好多
它平常都会吃很多饲料和蔬菜
可是我亲戚竟然一天只给它喂食两餐
而且我亲戚竟然把它的笼子放在家外面
嘛....怎么说呢....
我跟我宠物之间是真的有感情
想当时我去探望它的时候
它看见我的时候....
嗯....我亲戚不常放它出笼子
因为它不要他们抱
可是我去的时候
它还认得我
我抱它的时候它好安静
我亲戚都吓到了
....
说着说着怎么哭了....
明明都好久的事情了...

好吧
总之
我住我亲戚家的时候
我每次都会趁他们不注意给它加饲料
当然这种行为,纸是包不住火的
我亲戚发现后其实他们也不忍心骂我吧
他们知道他们亏待了我最挚爱的宠物
当时
我哭了
那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在人的面前哭
懂事以来、貌似连我母亲都没有看过我哭吧
后来亲戚因此把它送给了他们朋友
说他们朋友比较有能力养它吧
可是因为我不认识他们朋友
我从此以后再也看不到它
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的
真的查无音讯了

嘛、从那次事情后
我再也不养宠物了
因为我父母不喜欢宠物
就算一时肯养
到最后肯定又会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送人
我不想要再承受这种感觉
也不想伤害任何宠物
因为像它那样送给我亲戚
它真的过得很痛苦
若扭转话语
也可以说是我的错吧

....
....
....
真是的
这种几年前的往事我竟然拿来说
看个影片而已就让我回想到自己的经历
而且现在竟然还以泪洗面
我是白痴吗......
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