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5年1月22日 星期四

殘存的記憶存留在了刪不去的手機號

點開手機聯繫人
想找某朋友的微信號時
突然看見你的名字
那個被我記錄在聯係人很多年了卻沒碰過的名字
就這樣坦蕩蕩地展露在我眼前
那一刻
我好像可以聽見心臟撲通地慢了一拍似的
但也就只是那一下子而已
我依舊面無表情

那個手機號碼
還有那個微信號
大概已經不是你的了
都多少年了
你一直不在國內
手機號碼早就已經被回收了吧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我沒有刪去那個號碼
不管換了手機與否
我都沒有刪過
連聯係人的名字也沒有去改
就只是放著你的名字而已
彷彿你依舊存在
而我不明白為什麼我需要你存在

曾經因為你
我努力求上進
我好不容易追尋到這樣的目標
只是你渾然不知
不知我賣命蹣跚地追尋你的身影
盼著你驀然回首
盼著你直視我的雙眸
盼著你停下腳步
稍稍給我一個笑容

就這樣盼著
盼著
直到你消失
直到我再也沒有你的消息

我從來不覺得這是愛情
只是覺得自己太懦弱
你太強悍
所以才會不知不覺地想靠近你
依附你
希望自己可以像你一樣強大
遊走在夢想的最高端
徘徊在自己建構的小小世界裏
與外面大大遼闊的世界聯係

自由、

然後自由。

你走出我的世界很久了
現在的我也是比較可以獨當一面了
因為你的關係
我也堅定了自己往後有點飄渺的人生
雖然發生了一點事情
導致我沉淪了好久
但是往後的夢想我不會捨棄
即使道路上充滿荊棘
我也會像你一樣勇敢走下去

為了專心
我也決定過要遺忘你了
而我也以為自己遺忘了你
直到翻開聯繫人看見那串號碼和名字
我才驚覺
我根本沒有放下過
一直都只是深埋在心底而已
只是都過了那麽多年了
一瞬間泛起漣漪的心
才會一下子就恢復了平靜

人在很多時候
回憶起已經觸碰不了的過去時
都會狠狠垂心一把
狠狠鼻酸一下

記憶刪不去
即使追尋不了也依舊刪不去
就好像你曾經的號碼
我刪不去
即使不是你了也依舊刪不去

看著那串號碼
我不明白自己為何那麽情感複雜
瞬間的發愣
更讓我疑惑自己
但是我相信我堅強
我相信我比較強大了
跟以前比起來
應該比較可以和你站在一起了
所以我索性關掉
雖然刪不去
但是我關得瀟灑
就像你當年一走了之那樣瀟灑、

而我相信我依舊面無表情。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在內心的泥濘沉淪自己的不堪

有时候
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坐着某个地方
仰着头
却不是在欣赏蓝天有多么广袤无垠
就只是放空而已
看着别人看不见的跑马灯
就纯粹只是放空而已

其实我知道自己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
彪悍也好 高冷也罢
但是一直在塑造的形象早已形成
所以我只会对自己要求太高
疑惑自己为什么做不到
质疑自己的选择为什么那么匪夷所思
然后沮丧
不停地沮丧
也会悲伤
不停地悲伤

在时间的冲刷下
我早已昏头转向
在时间的磨蹭下
我早已失去方向

我曾几何时怀疑过自己
我又曾几何时看好过自己

我从来没有认真看待过自己的生命
虽然不至于去寻死
但是这份淡漠超出任何情绪
就是忽然意外死了
我也没有任何遗憾
因为已经失去意义了
所以一直潜着
潜着
就像是退出了这个世界一样
一句话都不说
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但是人生路还有很长
总不能一直这样逃避
所以才会这样僵持下去
塑造
撑起了自己灰暗的内心
然后在自己内心里熠熠生辉地活下去
默默地看着我外在春夏秋冬不停交替转变
但是与内在的辉煌貌似没有任何一点关系
就像两条平行线
就像楚河汉界

这样的自己
何尝不是一种混乱?

所以我搞不清楚的时候时常会质疑自己
所以我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思绪
而我也只能自我求助
希望自己的外界能陨落一颗星
让世界回归平静

我想要去追寻
想要去奔波
在以为不食人间烟火的自己身上
铺天盖地地拆开了鲜血淋漓的层层真相

我想在我內心的最深最深處沉淪
就像在沼澤泥濘中一樣
不堪
不雅
然後永遠沉淪。

2015年1月6日 星期二

阳光灿烂的世界

有时候会觉得洒落在自己身上的阳光太沉重
就像是要让自己蒸发一样
太强烈
热热地灼昏我的脑袋
光亮挡在我眼前
然后我看不见世界

我不喜欢阴冷
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曝晒在阳光下
看着经过的人群
一个一个躲在树荫下乘凉
有人期望雨天的到来
有人想在雨中漫步抒发情绪
有人说黑夜可以让人尽情哭泣
有人喜欢看着夜空中的星星束缚自己
然后我听不懂
看着他们个个摇头叹气的
依旧听不懂
只能目送他们远去
继续笑笑地留在阳光下享受自己

这个世界太大
一直蔓延到自己看不见的尽头
但是阳光无处不在
随时给人们浇灌
让人们在悲伤中成长
让人们从回忆里苏醒
然后重新看世界

我曾被阳光救赎
走出自己的世界
在视线清晰中望见天空
湛蓝澄清
就像人的灵魂之窗一样
震撼而美丽
阳光付予我的视觉
更让我看见了更多更多美好的事物
从世界的这一个角落
直至世界的另一个角落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阳光愈加强烈
自己的心越来越坚强
如同阳光般一直直线上升
我看见人们一直轻叹
哭泣着自己看不见的回忆
太清晰的世界会反转
直到再也看不见世界

但是我仍在
仍在阳光中微笑
像木偶一样凝滞
笑着我已摸不着的情绪
继续笑看世界
继续沉沦在阳光灿烂的世界

我没有回忆
更没有感情
从来不想低头哭泣
从来只想望见天明

所以就算阳光灼热
像是要让自己蒸发一样狠毒
我也会木然久留
仿佛世界依旧阳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