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您微笑了嗎?

  蟬鳴悠久,樹葉窸窣,六月的清風在烈日炎炎下吹拂,綻放出了一股透心涼。我隻身漫步在林口區文化路上,一步一步都是滿滿的眷戀。走走停停中,我仰著頭,看見的夏日天空還是一如既往的清澈,在綿厚的白雲的襯托下顯得淡藍悠悠,偶爾會有幾隻鳥兒展翅飛翔,點綴其中。

  然後,轉過一個街角,熟悉的咖啡坊便進入了我的眼簾,美麗而古典地矗立著,悠悠哉哉,怡然自得,就像當年一樣。

  我曾經是在臺師大林口校區就讀的一個馬來西亞僑生,在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下努力地像蓮花一樣突破淤泥,冉冉開花。但是我終究不是蓮花,在突破淤泥的過程中我摔得滿身都是傷,泥漬沾染了我潔白的衣袖,摧毀我的信心,踉踉蹌蹌,狼狽不堪。
 
  我沒辦法像其他學生一樣那麽拼命,考取優越的成績,讓自己的努力得到回饋。這裡的競爭力那麽強,就像老師也一直在督促我們要選擇對自己有用的科系一樣,那些科系都是很熱門的,所在的大學也是很遙不可及的,當然每個人也都想分發到那些很好的大學、很好的科系,但卻不是每個人都天資聰穎、擁有很好的讀書天賦,而我相信我便是其中之一。

   如果只是選擇自己所喜歡的,不行嗎?不管是國立大學還是私立大學,只要自己覺得開心就好,能夠順利畢業就好,不能嗎?

  鬱悶的我就這樣在校區附近遊蕩,沒心思去觀賞夏日的天空有多麼壯麗,絲毫聽不見鳥兒吱吱叫得多麼悅耳動聽,就只是想起老師嚴肅的臉龐,說我有能力去到很好的大學,所以一定要拼命搶到那些大學科系的名額,還一臉唾棄地看著我志願表上填寫的私立學校。委屈中,我漫無目的的逛著,最終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方,然後轉過街角,看見了一家有著巴洛克式建築風格的咖啡坊,恬靜地落在廣袤藍天之下,悠悠然然,安閑隨意。

  我其實不太喜歡喝咖啡,總覺得咖啡太苦澀,難以嚥下,但是當時我真的只是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讓我沉澱情緒,於是我蹙了蹙眉,步上了咖啡坊大門前的小道,推開了玻璃門,聽見門上鈴鈴作響的風鈴聲,然後一屋子的咖啡香氣便撲鼻而來,就像店員們看見我便露出了微笑一樣,讓人為之發愣。

  我隨意找了個不起眼的位置坐下,看菜單看了許久許久,沒有茶飲,一堆看不懂的咖啡名字,拖了一時半刻後才讓店員給我點餐,最後便是一杯有著笑臉拉花的卡布奇諾送上了我的小小桌子。看著泡沫上的微笑,我又是愣了很久很久。白色的牛奶在咖啡泡沫上畫的笑臉其實沒有很好看,但是就跟店員一樣雖然客客氣氣的對每個顧客都保持微笑,卻依舊溫暖人心,猶如炎炎夏日裡吹來的一襲涼風。

  ‘多久,沒有微笑了呢?’ 咖啡杯旁的粉色小紙上如是寫道。

  我在學校裡壓抑著,每個人都嚴肅著臉打拼著,連老師都不顯露一絲笑容,只會讓我們努力努力再努力,以免考不上自己理想中、有用的大學而貽誤了自己的一生。但是,用這種心態去為自己的人生爭取點什麼,真的是正確的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也應該有自知之明,覺得自己沒有能力與他人競爭,所以才會自我放棄、煩悶不已。而這種時候,人最需要的應該是來自他人的鼓勵,不是批判與督促,這樣才能重捨信心、毫無阻攔地開創自己的小道,勇敢地走下去。有時候,一點點微笑,一點點鼓舞,可以讓人從最谷底爬上巔峰,可以救了一個人的生命。或許店員們只是義務地寫了每個紙條給每個客人,但是其中的效果,對某些人來說,就是救贖。

  我端起了那杯卡布奇諾,一點一點地喝著,尋找咖啡苦澀中隱藏的一點甘甜,尋找人生黯然坎坷道路上的一點陽光。於是,我轉換了心態去認真學習;於是,我愛上了咖啡。

  後來,我分發到了一所雖然沒有很頂級,但是也不差的、位於台北的大學,拿到了我所喜愛的科系。我在大學學習過程中感到了一種真實感,就像笨重的大象一步一步踩在土地上一樣,留下了穩實的腳印,即使下了雨也不容易沖刷清洗。今天,我還因為學習態度十分認真熱忱,教授給了我一個小小的筆記本當做獎勵我的小小禮物。筆記本是純白色的,封面很有質感地印上了一個鉛色笑臉,讓我的記憶不由自主地往裡飄,飄到了好幾年前,同樣鼓舞我的一個微笑。於是我才決定了今天下課後要搭車前往自己離開了好幾年的林口,想要再度重回這個地方,想要漫步在文化路上,想要回到那家溫馨的咖啡坊。

  聞著熟悉而撲鼻的咖啡香,同樣的地方,是不是換了個店員我不知道,但是店員的微笑依舊,對著每個不同的人,綻放著自己所能給予的溫暖,去影響他人,去感化他人,去鼓舞他人,就像富有韻律的詩一樣,平平仄仄平。

  “您點的藍山咖啡。” 束著馬尾的女店員微笑著端來了杯深沉的黑咖啡,濃厚香醇,並且毫不意外地附上了一張藍色的小紙條,落在褐色咖啡杯旁,不太起眼,卻淪肌浹髓、銘刻於人心。

  ‘今天,您微笑了。’
 

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可笑

我為我自己居然會覺得孤單而感到憤怒,我為我自己身體嬌弱的表現而感到羞辱,我為我自己奇怪的心境變化而感到疑惑,我為我自己那月那日歇斯底里地崩潰而感到悲憤,我為我自己逝去的理智人格感到悲傷...

我不是對我自己要求太高,而是我自己一直什麼都做不到。

花了多少年的時間讓自己從習慣依賴別人到變得自力更生不需要別人幫助,結果僅僅多少個星期的時間就讓我從不需要別人幫助變成想要去依賴別人需要人陪伴...這樣的自己真的太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