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旋律



   輕輕、柔柔,那首旋律真的很美,美到了一種令人潸然淚下的程度。

  這曲子很棒。我對你說過。

   顫抖著手,撫摸琴鍵時絲毫不掩飾你的恐懼,經過幾分鐘的掙扎,才咬著唇,握緊了手,然後慢慢放鬆下來,按下一個琴鍵,再按下另一個琴鍵。這樣的聲音很斷續,完全不成章,甚至有點粗暴,像是你的歇斯底里。

  這是一首很柔的曲子。我再度對你說過。

  你懼怕,懼怕這雙手不能好好地愛撫鋼琴,因為受過傷,精心準備的鋼琴比賽完全泡湯,所以憤怒,所以沮喪,堪比梵谷畫作,流露強烈的情感複雜。

  但是音樂從來不是傷人的利器。

曲子如此抒情,像水一樣不緩不急地在你的心裡蕩漾。不要看著你的手,請用耳朵傾聽這首曲子。

  不再懼怕,不再悲傷,請用音樂治愈心靈,洗滌自己的過去,才能彈奏屬於自己的未來。

  後來的你站在舞台上,面向廣大的觀眾席敬了個禮,動作行雲流水、優雅無比。你拉了拉自己的袖子,便開始端坐在椅子上,看著龐大的黑鋼琴,清澈的眼神中貌似藏匿了什麼,似有似無,轉瞬即逝。

  你纖細的雙手很白,在彈奏之前先撫摸了琴鍵一遍又一遍,才在觀眾一頭霧水的時候開始了你的演奏。你把前奏詮釋得淋漓盡致,一點一點,一滴一滴,像水一樣,輕輕流淌在人的心裡。

  每個人都陶醉,陶醉在你帶來的世界裡,只有我,沒辦法完完全全陶醉其中,只是看著那彈琴的你,一指一鍵,從第一個鍵彈到最後一個音符落下,才笑顏逐開,然後落了淚。

  輕輕、柔柔,那首旋律真的很美,在你的彈奏中美得不能自己,美到了一種令人潸然淚下的程度。

 

魅·夜


深夜

鬼魅

灵魂在徘徊

孤独人未眠

幽幽一首招魂曲

唤醒梦中心伤累

漆黑夜空

无星闪烁

空洞

虚无

犹如枷锁

深囚自己

在不见光的世界无法呼吸

在时光流逝中折磨自己

零零碎碎的记忆

冷厉地督促我快跑

拼命地跑

往无尽的深渊前行

嘶吼着内心歇斯底里

最后只能瘫倒

在最深的黑暗中绝望

恍恍惚惚

心绪不宁

止不住的回忆

看不见的过去

 

“哐啷——

 

梦碎了   心冷了    魂归了

夜阑人静

淡然轻嗤一笑

止住了流离失所的潸泫夜

 

櫻花辦


  樱花娇柔旖旎,在和煦阳光的照耀下,粉色花瓣被映照得嫩光闪闪,娇羞间却透出了一种潇洒。

  三月的风何时如此柔情蜜意?

  微寒的春景与飘逸出尘的你,在一切看来是如此自然。你抬手摘下一片樱花瓣,闻着我闻不到的樱花香,兀自轻声细语。偶然间,抬头望向蔚蓝的苍穹,看似平静如镜的墨黑色眸子背后似乎藏着我看不明白的情绪翻滚。

  “樱花瓣的味道是什么?”

  “淡淡的,悠悠远远。”

  “风吹着有点冻,红着鼻子怎能闻出花香?”

  “因你未看尽人世沧桑。”

  很多时候,我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笑着赏樱,随口题诗,或坐或躺,在粉色的光晕中,创造属于我们的回忆。灿灿阳光,樱花盎然,看似美好。风起樱花乱,簌簌声彼落,直让人想驻留在这一刻,永远不变动。

  没错,很多时候,我们都但愿一切可以如自己的愿,永远停留在自己认为最美好的时刻,但是人啊,就是天真,以为自己认为的美好,别人也会觉得美好。在我俩笑谈往日事宜的时候,我所怀抱的情怀,朗朗笑声中所包含的逍遥自在,你是否也能感同身受呢?

  樱花是多么地绚烂,优雅洁净。樱花漫天飞舞,时而急促,时而悠扬,不经意间已铺满了一地,一团团,一簇簇,淡粉,深粉,宁静脱俗。

  然后,你不在了。

  年过数载,树畔仍在。景物依旧,人事已非。同样的灿日,同样的花落,粉色的一切,仿佛一直存在,不曾改变。

  三月的风何时如此冷厉似寒?

  你说过你会活下去,即使看起来像是随便糊弄我,但是说过了就是说过了,违反誓言就是违反了。 我看不到你的悲伤,  不理解你的郁郁寡欢,我只看得到樱花飘落得很漂亮,这一切一直都很美好。你究竟凭什么把你的情绪全部硬塞给我?你究竟凭什么非得让我体会你的沮丧沧桑?

   粉色的春景中,没有你的身影。

  “樱花瓣的味道是什么?”一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小孩疑惑地看着我捡起地上的樱花瓣闻着。

  “别人说,淡淡的,悠悠远远。”

  “别人?咋不是你自己闻的?”

   我看着孩童天真无邪的明亮眸子,嘴角扯了一个弧度,然后淡淡地看着风吹起的樱花瓣旋落,过了半响,才轻轻地开口。

“因风吹着有点冻,我红着鼻子闻不到。”

  你看不见我认为的美好,我努力不去闻你浓浓的哀愁,只得伫立在一片粉色的花海中,继续守着自己,看花开花落,一个人地老天荒。

  风再起,手中的樱花瓣竟落了。

最值得的友情


 每个人都人生就像个驿站,有人停留也有人擦身而过。或许有些停留的人并不会停留太久,因为他们也有自己的旅程需要展开,但他们的存在、曾经的停留,都会带给自己刻骨铭心的记忆。每每回想,就会不禁莞尔,感叹这段最值得的友情。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连个问候都不说,彼此嚣张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巅峰;第一次说话,是我忘了带课本,随口向同桌的你提出共阅,却得到了你毫不留情的拒绝;第一次互动,是体育课被分在了同一组,彼此对彼此的唾弃等到了全场高度的瞩目;第一次握手,是俩人忘了带作业,一起到走廊罚站,一起在无聊的时光流淌中说了些漫不经心的话,一起默默扯起嘴角弧度,然后握手宣告和平誓约。

  度过了一年,然后又是一年。我们争吵的次数堪比宇宙闪烁的繁星,也像繁星一样,陨落了又滋生,滋生了又陨落。你曾说过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国王,在自己的国度里专横跋扈,我不要听你的,你也不要听我的。建立在这种默契上,我们愈加形影不离。每次都是吵了吵又放肆大笑,就像华丽丽地跌滚在草坪上一样豪迈又潇洒。我们听着风高歌,学鸟儿畅快飞翔,让我们的青春就像蒲公英一样旋转,在澄清的苍穹中拥抱自由,向着未知的前方尽力探索,在不知何时凋零落幕的情况下享受着阳光的和煦温暖。

  然后,我们听到了毕业钟声的响起。那声声钟响敲着我的内心,泛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搅和着我的思绪。我们穿着毕业礼服,嘲笑彼此滑稽的模样,笑声就像以往一样清脆,象征着我们永不磨灭的青春。我们捡起地上散落的花瓣,一簇一簇,粉色深浅交缠,然后再度噗哧一笑,感叹时光让我们变得矫情,汩汩晶莹的泪水也像花瓣一样被风吹散,然后又铺天盖地地落下一簇又一簇。

  我们今后将会各奔东西,踏上属于自己全新的旅程。你说我们都不能再哭,我们要继续专横下去才能找到另一个可以替代自己的自己。我们的友情会在漆黑夜空中继续绽放,只是你我都约定好暂时不一同到山上去观赏那一朵一朵持续绽放、属于我们的友情烟火。即使今后浪迹天涯,也要在深夜回顾青春,莞尔一笑,感叹我们这段最值得的友情。

 

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迴旋時空

一句一句流淌的話
狠狠地在我心裡割下
倘若逝水不再年華
你是否還會記得曾有的牽掛?

分分秒秒流逝的話
狠狠地依舊無法遺忘
假設一世不再浮華
你是否能夠銘記曾有的童話?

時空在迴旋
難以割捨的你只能留戀
遠在天邊的另一邊
是我無法觸及的境界

時空不斷迴旋
無法自拔的你只能離別
窗外樹下的殘花田
只能凝視不能流些淚

千年等一回
能夠遺忘的早已不能預見
磨蹭時光留下的孤獨
像星光消逝前的一點輝

千年輪一回
可以放棄的早已不堪疲憊
蹉跎歲月剩下的桑田
像黯然緩流著的一江水

如果時空還在迴旋
你能否記得我天真的容顏?
花朵簇簇綻放著
在那個遙遠似有似無的春天

如果時空還在迴旋
你能否記得我滄桑的容顏?
落葉颯颯雕零著
在那個迢遙因你零落的秋天

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with you with me

sometimes i feeling emotional
isn't because of you
you are right
you never be wrong
it is my problem
I can't realize something
that about you
that about our love
I lose my confidence
even thought I trust it is nothing happen with us
and I already tried
I tried to looks forward
I tried to close my mind
that any negative charged around me
I tried to broken up
but nothing happened
it is looks like always
I really can't do anything...

I sad myself
I console myself
and firmly believe myself

believe 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

I will be there
always will be there
but you looks confused
I dont know it is because of my emotional
because I am feeling blue
or what
but I really can't realize

I know it is mad
but I don't know...

you are right
you are doing nothing
yes
DOING NOTHING
thus I feel lonely and isolated
I am depress
you never saying love
so I restless

you are my world
but you never follow me

I hope you know
I hope you can slove my uneasy

hope you seen

hope The god will bless me

hope all in the best

with you
with me

2015年7月22日 星期三

不能相信任何人

也不至於心碎
只是很難過而已
心臟有點被堵塞的感覺
我很難過...

或許以後真的不能太在意任何事情
也不能笑著說任何事情
很容易樂極生悲的

不能對他人說好的事情滿懷期望
會失落的
會很失落的

以後很多事情還是自己一個人去做就好
不要妄想會有人幫你
就算對方說好會幫你
也可能只是空頭支票
真的不能相信別人...
就算那個人是你最在乎的人
你認為自己是那個人最在乎的人
也不能相信...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變數太大
你不能怪其他人
只能怪自己太天真

到頭來還是要自己一個人

不如一直就一個人...

只是好不容易回國了
可以不要在我心情好的時候說這些嗎...
真的...
再怎麽說我也是個人...
也是會哭的...

---

:“為什麼要喜歡一個動漫人物呢?他不會買禮物給你,不會跟你說話,不會跟你出去吃飯。”

:“可是他也不會讓我難過,不會讓我滿懷希望後又失望,不會說出傷人的話,不會讓我每天看著手機等待還沒回復的回復。我只要打開視頻或書本,就能看見最原本的他。”

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終究一個人

很多人都說我中文表達能力很好
甚至被台灣老師稱讚過我擁有駕馭文字的能力
於我而言
這無疑是最高榮譽
但是...
我真的值得嗎...?
倘若值得
我為什麼在別人問候我的時候無法如實訴說?
隻字片語都說不出口?
內心交雜的甜酸苦辣
究竟得用何種方法
才能藉由文字全盤呈現?

現在的我真的不知道。

---

你問我為什麼
但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麼需要問我為什麼?
如果你瞭解
你自然瞭解
如果你不瞭解
那你就不會瞭解

所以我才是一個人的

不論過去
不論現在
不論未來

---

從過去到現在
我未曾改變
我一直以為我能夠對人敞開心扉了
直至今日我才知道我做不到
萎縮在角落裡顫抖的時候
我何嘗不想讓人給我安慰?
但是當人涉足我的領域的時候
我卻歇斯底里了...

滾出去...
全都滾出去...

撕扯著自己的頭髮
握拳捶著冰冷的地面
淚水不斷溢出眼眶
牙齒快把唇給咬出血了

只求你滾出去...

---

別讓我習慣了有你陪伴
到最後又丟下我一個人走
以前時不時遞給我的溫暖
現在寄送到我手上時已經變得冰冷

---

撕裂的人格
哭喊的心思
逐漸分裂的世界
緩慢磨損的神經

顫抖
不停的顫抖

流出血的微笑
寂寞孤寂
如同吹來的夜風
冰寒刺骨

如同死去

如同還有你

---

十年後
三十年後
五十年後

我終究得一個人走、

永遠一個人走。

---

如果守護我的人不是自己——

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

七月

風扇嗡嗡作響、偶爾生銹的地方會咔嚓咔嚓擾亂人的心緒。

這是七月第一個下午。

房間空無一人,只有我坐在開著桌燈的小位置上對著杜思妥也夫斯基的書本發呆。要想也不知道該想什麼,只知道現在的學校空蕩蕩的,流淌著靜謐的空氣,就像暑假最具特色的紅紅大太陽,灼熱得令人喘不過氣。

時間過得很快,春去秋來反反復復,總是在不經意間蹉跎了歲月。偶爾暮然回首才發現好多人都不在了,好多事物都改變了;葉子轉綠了,天氣變熱了,花兒盛開了,只有我一個人留下了。

從三月第一個早晨,到現在,到底歷經了多少時針滴答?

向多少人揮別說再見?

感嘆時光飛逝,感嘆滄海變化,也改變不了時間的洪流,只能像愛因斯坦一樣放任它的離去。

到最後也只能笑說逝水年華,
到最後也只能戲說酒闌人散。

什麼也做不了,就像現在發著呆、心思神遊一樣,盤著腿、撐著臉,想起好久好久以前,那個霧氣蒙蒙、拖著行李走在小道上的寒冷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