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咖啡因作用看到的世界

冷冷的天
還飄著濛濛細雨
坐在這校園的一隅
咖啡燙得無法入口
眼光淡得無法看清

我自認自己沒什麼故事
拋掉了所有寧願當個自由自在的人
笑著看那絲絲陽光從雨中滲透
幸福地說著這是自欺欺人得到的最好成果

---

曾經想在他們眼中當個耀眼的存在
但或許星星的光芒不抬頭就不會看得見
閃著閃著總會白天
然後累了我選擇從此隱退其中不再出現

應得的?
昔日傲慢的自己總會這麼說
而時間果真會磨鈍人的利刃
滄海桑田了
沒那個精力了

後來是真的站上了舞台
替我領獎的母親看似沾沾自喜
雖然看不見電話裡頭她欠我多年的表情
但是夠了真的已經不想去追究了

---

越來越冷了
不知不覺搓著自己呼出一口熱氣
咖啡放著溫度逐漸降低
遠看有個熟人彎身摸摸大白的毛髮
笑著啜了口咖啡悠然得意

---

昨日情緒波動太大
躺在床上聽著心跳聲在耳邊迴響
癱軟得連拿起手機都沒辦法
一夜忽夢忽醒無法去鎮壓

果然
一如既往

對我造成的傷害有多大
我就會有多麼堅韌不拔

---

我還在這裡喝著咖啡
這個對我造成負擔的飲料
是唯一能平撫我心靈的辦法

風越強勁
我愈是紋風不動

泛著淚光也好
我依舊活在自己製造出來的陽光下
笑著
淡然
寧靜恬逸
毫無波蘭

一如既往
也只能一如既往

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自我吶喊自我的自私

儘量避免情緒外露
因為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但是會委屈
會覺得不可理喻
就算自己只是站著不動
也會有人特意去碰自己
世界上就是有很多太閒的人
而我要做的依舊不為所動

只是啊
還是會想發洩一下就是

私底下小小發洩也好

我不管國家
我不管世界
我只是個還沒有投票權的孩子
我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有理想固然是好事
只是我並沒有那麼偉大
我只是個自私的人
一直游離於世界之外
做著我自己的事
過著我自己的生活

我喜歡中文文字
喜歡駕馭文字
很遺憾我的生活環境沒辦法讓我這樣玩
我知道華教盡力了
他沒辦法伸根到我這裡來
我不曾沐浴在華教的陽光下
華教屬於獨中
國中的中文教育不隸屬華教
但是我還是想投身其中
只因我想挽救跟我同樣淪陷的人

我們不支撐華教
那麼誰來支撐他?

而我這麼做的目的很簡單
不為他人
只為自己
我不去想國家
我不去想世界
我只想我自己

我喜歡中文
僅此

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小小女孩

一直都是喜歡到處跑的人
所以只要有計畫出遊
父母都會算我的份
只要我人在他們身邊

現在看他們在河內的照片
吃著我喜歡的生蠔
在那個曾經答應過我會帶我去的地方
過著平安夜
說不寂寞是假的
說不羨慕是假的
我喜歡旅遊啊
喜歡體驗不同的人情啊
喜歡那種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的場景啊
我只是趨向溫馨而已

雖然已經儘量在改掉自己這種小小女孩的個性了
可是她還是存在
一直是個沒法成長的小小女孩

平安夜
就這樣過去了
現在是聖誕節
一個自己一年中最喜歡的節日
沒有大雪
沒有啤酒
沒有烤肉
沒有唱詩班的糖果
沒有互送的禮物

回到宿舍看到聖誕卡片
大概就是最大的確幸了
謝謝室友們
聽她們說她們去吃平安夜
好像吃了三百多塊吧
有很多甜點的說
如果可以外帶就好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不求可以到外地去邊旅遊變過節
只是如果可以有更多人一起過節就好了
吃個飯 
聊個天
過個簡簡單單的
有氣氛的節



「平安夜快樂。」

「聖誕節快樂。」

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

從過去中殘存下來的一首曲

這個世界上
只有一樣東西可以讓我瞬間陷入沈默
那就是canon in d

這是一首
在我的世界尚純淨
還沒受到任何影響之前
就深入我心的曲子

旋律很激昂
感覺很悲傷
於世界之外
又處世界中央



唯一一首曲子。

2015年12月20日 星期日

找到家的貓

喜歡依偎
會覺得很安心
喜歡玩你手掌
會覺得很窩心
喜歡靠你肩膀
會覺得很暖心
喜歡跟你的一舉一動
會覺得幸福滲入我的內心

雖然害羞不敢在別人面前親密
但是會喜歡親密的動作 
在夜空下是自然的反應
因為一直都缺乏安全感
一直都獨立行動
堅強了很久很久
所以想休息
窩在懷裡
當時是真的舒服得想沈沈睡去

流浪
流浪
我終於找到了避風避雨的紙箱

流浪
流浪
我終於不用挨餓因有罐頭在我前方

想多待一秒
想多看一眼

從今以後你是我的主人
為我係上貓領結後
就不要輕易讓它鬆開
習慣了被飼養的溫暖
就承受不起外頭的冷熱了
住進你那後
就不准把我趕走或放養了

想做一隻會打呼嚕的貓咪
沒有任何防備
會安心在你旁邊翻滾的貓咪

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給予最溫暖的你

跌跌撞撞後
已經懂得坦然
雖然依舊會紅著臉
想找個地方鑽進去
但該深刻凝視的時候
仍會勇往直前
只因我懂得了珍惜
也知道有些話不說
有些行動不做
可能就會永遠錯過了

不知道在哪裡看到
好像是微博吧
說如果思念一個人
就應該告訴他
一句短短的「我想你」
足夠讓對方知道太多事

---

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刻
都像天上的星星一樣
一閃一閃
亮在我心裡

暖冬裡
你我相惜

---

仍然會害羞
很抱歉面對你的話語
我只會趴在桌上不發一語
因為腦袋是空白的
想說些矯情話
但是喉嚨很乾澀
想說
如果當時不是電話
而是當面
這種突如其來
我大概真的會傻傻看著你十來分鐘吧
反應真的不夠迅速

雖然懂得彼此都很害羞
但是還是要吐槽你當面告白
為什麼還會有稿子啊啊啊啊www
而且還背不熟www
有點可愛啊www
到底www 

好啦
謝謝你出現在我身邊
撐起了我一片天空
在這個冬天裡
真真切切地成為了我最溫暖的存在

Namuh Biyaw
maola kako kisu

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冬天裡的承諾

電話接起時
一字一句飄散在空中
我們隔著一段距離
某些溫暖還是傳遞到了
所以才會突然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一手緊握著手機
一手握拳指甲陷入肉裡
會痛啊
真的很痛啊...

整個人都缩起來了
從來沒有那麼赤裸裸地展現自己的懦弱過

---

愛情是沉重的
分手後我痛恨著這虛假虛偽的感情
讓人如此不理智
用力往前奔
跌落深淵
永遠永遠在黑暗裡哀嚎

很抱歉當時沒辦法控制自己
對很多人動怒了

因為真的沒辦法接受別人的關心
請讓我自己墮落下去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
看見他同樣在痛苦中迴旋
泛起心裡某一部分的漣漪
可能跟過去某個時空中的自己很相似吧
所以忍不住想要幫他一把
幫著幫著
突然破曉了

最嚴重的時候
是跟其他人去博物館的時候
看完博物館沒料到其他人都要回家了
只剩下我和學長倆人吃飯再回去
一直都很不擅長跟別人獨處啊
又推拒不了熱情的學長介紹的餐廳
當下拿著手機
就發了一封信息回去
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是真的真的想回去
找他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才會那麼緊張
還被學長問了是不是有急事要回去
其實不然
只是身邊的人不一樣而已

---

在該懵懂的年齡裡看透了這個年齡不該看透的東西
所以才會在需要打拼的年齡裡選擇了不該選擇的安逸

---

怕了
不敢了
但是你拉起我了
往前走了

每次都在鼓勵人生命多美好
其實我才是最需要被鼓勵的那個

每次笑得多麼大咧咧
其實心裡一直都很淡很冷很沒感

每次看見星星在夜空中閃爍著希望感
其實我才是最不相信希望的那個

---

這次我們都承諾了
那就不要讓承諾跑走了

哭夠了
就應該站起來了

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

自己不誠實 強迫坦承後就會想哭

想哭。

溫暖得很想哭。

---

其實一直都不會把心裡話說出來
一直都是傾聽著他人
陪著他人
很多事情我都看做無所謂 
自己也真的想當做無所謂 
只是還是會因為別人一句話
一個動作
...

自欺欺人

---

「不要想太多。」

安靜的我
沈默了一生
其實我真的
想了很多很多
很多很多
很多很多。

---

淋浴時
眼淚會滑落

2015年12月2日 星期三

壓力

有點壓力
突然要做的報告有點多
還得去跟訪球隊
感覺很多事情都一起擠過來
身體又不知道怎麼搞的
一直都很疲憊
想睡
想睡很久很久

真的不知道怎麼了
一直在嘆氣
習慣性嘆氣

想說
音樂還是放棄吧
沒什麼精力去學習
雖然半途而廢不太好
可是很忙
或者說
不想面對吧
奇怪了
我的音樂觀
從什麼時候開始充斥著他了?
影響太大了吧
未免也太大了吧⋯⋯
有點壓力
有點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