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6年11月19日 星期六

記憶像是糊在了一起般無法分散

好想寫點什麼
好想把心中殘留的所有思緒一次呈現
但須追溯的時間太遠
茫茫然然過了一段青春
還要走的路很長
我已無法述清一絲風聲與一地落花

其實對自己並不怎麼有信心
最近走入人群中連頭都抬不起
接觸了大學看見更廣大的世界
連從前不曾思考過的
鍊字問題
都開始為之煩惱

畢竟基礎並不踏實
總覺得自己搖搖欲墜

嘆息嗎?
難過嗎?

後來的後來思考的部分不多了
人比較快樂了
改變大了
大得我無法回顧從前
那些身為自己一部分的文字了

總有一天
我會繼續行雲流水、侃侃而敘的吧?

要這樣相信

也只能這樣相信

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啊哈

啊哈
啊哈哈
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意識

沈重的眼皮想闔上
可是思緒紛亂不斷
各種語言混雜在一塊
暴風性地干擾著腦神經

腦袋裡的東西不一定是不好的
有動畫片段
有貓咪在滾動
有各地的風景
有我眷戀的人

只是
此時此刻才意識到什麼吧

意識到我也是一個憂鬱症患者
怎麼能夠置身事外呢?

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漫漫長路的一個抬頭

有些事情需要去學習,才能承擔得更多。

「老師會幫你祈禱的。」無神論的我看著生物老師斑白的疏髮垂落,臉上的笑容和藹得就像一個普通家裡的爺爺。

透過許多人我看到了好多,小小城鎮般的大學就像是一個小型的社會,完完整整地擺在眼前,任由你摸索、滲透,甚至被剝奪。

能夠得到的幫助其實很多,轉角陽光下就會有一個熟悉的面龐跟你微笑招呼,縱使許多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但是絆腳時被攙扶已經成了再自然不過的舉動。

然而正面的世界也會有負面的存在吧。沒有暗影,光如何顯現呢?

面臨被當的科目,壓抑著自己的沈重,從城市的角落蔓延出去,碰不到天涯,淪落在了鮮為人知的小小縮影。

「有事情說說都可以解決,如果現在耽誤了以後怎麼辦呢?你只是大一生。」

眉頭都蹙緊了,手心都掐痛了,怎麼著呢?眼前的人沒有惡意,只是不在一個平行線罷了。

輿論很多,設想也很多。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唧唧喳喳擴展出去的填滿所有能夠翻滾的思緒。風聲瀟瀟,蟲鳴鳥叫此起彼落,眼前的光暈都顯白了,看不清了,要怎麼走下去呢?

人生往往就是停在這裡,然後再也毫無動靜。

「一起走吧?」

其實也沒聽見什麼,但是手就是不自覺地動了起來,抓著另一隻大大的手臂,拖拉著自己,離開了空空蕩蕩的回憶。

需要學習的大概有很多吧,無論是發涼的心思如何處置,還有起伏不定的呼吸該如何安撫,眾多的思緒紛飛,都飄到了好久好久以後那個能夠用力燦笑的世界。

「沒問題的,藥量在減少,睡眠也充足多了。」

以淚洗面,冀望能夠負擔更多的自己,抬起來腳尖,踩在石面上繼續前行。

「謝謝老師,我會努力的。」眨眨眼睛,看著露出魚尾紋的老師,我回應了一個笑容,交上考卷後直接離開了。替自己祈禱嗎?雨過會天晴吧?呼出一口氣,抬起頭看看那片廣袤的天空,變幻無常的,就是一個人生呢。

那麼天空究竟是誰的人生呢?


2016年6月28日 星期二

枕頭

這是一張承載著我很多眼淚的枕頭
從小時候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就會一直在夜裡默默流著淚
濕濕的枕頭總是第二天就乾了

這次流淚
不同以往不知為何的悲傷
這次是因為我知道有一個人
他很愛我
很愛很愛我
可是我不在他身邊
沒辦法兌現他毫無保留的愛

我很難過

2016年6月27日 星期一

2016年5月29日 星期日

藍天終在



隱隱約約的腳步聲與交談聲此起彼落,我抖了抖身子,緊貼胸口的手吃力地將棉被往頭頂拉,嘗試隔絕所有攪動著我神經的聲音,直到聽到護士宏亮的聲線、突破重重聲響地呼喊我的名字,我才一陣顫慄,瞬間清醒。

 「每次探病時間都會有人來探望你,真羨慕。」離我不遠處的阿姨看了我一眼後喃喃說道。之前得知她兒子留學後就沒再回來了,丈夫不久前也去世了。住院原因,好像是精神分裂症吧。

  疲憊地打了個哈欠,露出棉被的上半身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三月份了,台北依舊冷颼颼,隔著鐵柵的窗雖看不太見外頭天空,但感覺甚灰,一點希望都沒有。

  要說唯一的希望,大概就是在門外被護士搜身後,拿著探訪水果一臉喜滋滋地進來的她吧。她的名字叫慧熒,從馬來西亞遠道來台灣留學,穿得一身厚重外套,每天一個人從學校搭捷運來醫院精神病房探望。

  依稀記得上禮拜,我在學校文學院大樓裡失控,歇斯底里地嘶吼著:「讓我走!」青筋暴起、面目猙獰得令人懼怕。三個朋友把我壓制在地,是她自己聯絡了學校輔導中心、教官處,還叫來了救護車。做到了很多的她,認為自己什麼都做不到,眼淚一滴滴在我面前滑落,可我當時無法對她說些什麼。精神性重鬱症發作的自己,我很討厭。

  剛入院時,每天步履蹣跚,漫無目的地看著醫院裡形形色色的病友,有的罹患妄想症,有的是人格分裂。他們常說些令人難以理解的話,做出詭異的舉動,讓人覺得是否自己也是如此不正常。病房裡隔絕所有尖銳物品、繩索、電子物品等,連浴室蓮蓬頭都是鎖死在牆上,諸如此類讓人求死不能的安全防護措施其實只是在加深人的絕望。

  我萬念俱灰,我無法走出心中團團圍繞的陰霾,總是會想要結束自己,想要永遠的安寧。可是每當情緒障礙發生,都會有人守候在旁,握著我的手,讓我相信走過佈滿荊棘的道路後就能看見一片廣袤的藍天。

   「今天你媽也來了。」從她身後走出來的人,熟悉得讓人模糊了視線。每天不辭勞苦準時趕到醫院探訪的她,還會常帶著自己熟識的人來給予自己更多的鼓勵。那個一臉擔心的母親,踩著高跟鞋走過來摸了摸我的頭,努力地擠出一點笑容,看得見牙齒有點泛黃。

   精神疾病來自於心理,我也深知自己小時候在父母離婚後便破了一個大洞。我從不想要去縫補,行屍走肉地過了十幾個春夏秋冬。惡化的心理衛生啃噬著我的歲月,直到遇見了來自馬來西亞的她,我才開始後悔,開始著急,為何不要早點看醫生,那樣病情也不會加重到如此地步。

   「不要去後悔已經做不到了的事,要著眼於現在,做到現在能做到的事。」十八歲的她說著成熟的話,眼裡的堅毅,讓我重新審視自己,盡力做到自己所能及之事。

   「藍天一直都在,只要突破那片烏雲,就能看見蔚藍的世界。」每天定時吃藥,洗澡洗得乾乾淨淨,跟護士聊聊天,認識其他病友,讓生活變得比較有品質,然後展開笑容去迎接每天在探病時間來探病的她、他、他、她⋯⋯,每一位關心我的人,就像這個她

  「睡那麼久了還沒睡醒喔?」捏了捏我的臉頰,她把包裝水果放在桌上開始拆。拉回飄散的思緒,眨眨眼睛,失焦的視線重新凝聚。

   「醒了啦,只是這裡很好睡,讓人想睡整天而已。」勾起嘴角,說著一如既往不著邊際的話,招來了她清脆爽朗的笑聲。

   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人,不論是我在學校病發時壓制我、聯絡系主任和助教、陪同我上救護車、看守被打了強效鎮靜劑的我、專程搭計程車來醫院找我的人等。有你們在,我才能活下來,繼續在時光苒荏中陪著她還有所有人,一起綻放出絢麗的花,一簇簇地熠熠生輝。

   維持好自己的病情,才能出院與她相攜,看見那片憧憬已久的浩瀚藍天,讓感動延續。



   僅以此文獻給所有憂鬱症患者,藍天終在。

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

陪伴

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你很重要的人

希望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

只要告訴我

你需要我

就行了

---

陪伴

你我

填補缺失的安全感

成為彼此的藥

---

不再一個人

---

要記得找到我

一定要找到我

手機通知

「滋滋——」

每次手機震動,都會瞳孔放大以為你來信息了。

「官方line信息麼⋯⋯」

不知道在期待什麼,理所當然的失落,一抹苦笑點綴著,又繼續陷入沈默。

窗外鳥叫聲不斷,一絲一絲的涼風徐徐吹入房內,揚不起一片小紙,也帶不走我的思緒。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世界亮眼得仿若褪色,陷入一整片的光暈中,讓人看不清所有。努力眯起雙眼去尋覓道路,但時間像是停止一般,不為所動,所以也開拓不了什麼。

時針在滴答,可是耳朵遲鈍了聽不見迴響,置身在時鐘內擋著其中一片齒輪,連聲音都發不出還怎能期望水流從自己眼前流淌。

「滋滋——」

思緒又被打斷,期待理所當然落空,然後又重新凝結。



日復一日。

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歲月寧靜

忙著刪你部落格
想起自己部落格說不定也滋生了什麼
回來看看
原來以前的自己情緒也是如此不穩定

跟現在比較
我真的變了
變得更好了
變成自己想要的溫柔了

---

經歷過這次後
又變得更成熟了
習慣一個人來來往往
並不是因為失去什麼而必須堅強
而是要守護所以什麼必須堅強

想要守護我們的平靜
想要堅強地排除所有擾亂我們的東西
所以在努力
你也要一起努力

---

讓自己的生理心理都健康起來
接下來的時間
都是屬於我們的寧靜

---

願使歲月靜好
現世安穩

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

3/25 凌晨三點 fb po文

很多人都說我很堅強
可是我如果真的堅強就不會在那種場面下
除了掉眼淚 什麼都做不到
對救護車有恐懼的我
甚至沒辦法好好地看著他
只能閉上眼睛讓救護車的聲音從我腦袋裡消除
到醫院後
也沒能完全切除自己當年送急診的記憶
因此沒能打起精神看護他
更不會在病房最後獨處的時候
剩下十分鐘 剩下五分鍾
看著被打了鎮定劑昏睡的他
時間流逝
卻一句話都沒能好好說

堅不堅強我有自知之明
其實也不太需要安慰就是
畢竟我跟他的事自有承諾
真的會加速養好自己本該休養的身體
才不會在他需要我的時候倒下

從很久以前就在說了
我冀望的是簡簡單單的一生
細水長流 淡淡然然
只是上天挺會玩弄人的就是

如果各位現在的生活很平靜
就不需要再抱怨任何事了
平靜真的是一種幸福

我很常跟他說:
「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他知道
所以他在盡量

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你的味道

捲縮在床上
一直覺得自己聞到了你的味道

一陣一陣的
傳入自己鼻子

想要好好、
實際的聞一聞

想抱你

2016年3月6日 星期日

夢境·我想活著

早上七點
莫名其妙醒來
然後眼淚一直飆

生命不長
可能想做的事還沒完成
就突然變得虛弱
然後沒辦法做了

如果知道壽命還剩下多少
我會怎麼利用剩下的時間呢?

想要笑著面對
到最後才發現
自己根本捨不得離開
捨不得離開這個有他的世界

---

眼淚一直飆
一直在狂飆
停不下來

2016年3月5日 星期六

週六

失焦地對著窗外發愣許久
連眼淚掉了自己也察覺不到

如果持續抓不住生活的重心
我便連起床吃飯的動力都找不到

想家。

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最初

思想逐漸現實化後
希望他可以負擔我一生
可以對我負責任
所以多了些要求
希望他能與我同步

越來越過分的自己
忘了最初愛上的他是什麼樣子

牽起手後就跳過了浪漫
只著急著未來
因為清楚知道家人所謂的「再看看」
知道再不做什麼一切會被摧殘

自己又重蹈覆轍了
只顧著自己往前走
忘了顧慮旁人感受

腳步太快的自己
忽略了路上一幕一幕過去的風景
拉著人往前奔
對方摔跤了自己也渾然不知

總是要等到太陽落下了
才知道這個世界有多暗
總是要等到寒流來了
才知道原來冬天還在

最初的樣子
最初的起點
我忘了最初的感動
換來自己滿淚流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針線

  他們都去世後,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每晚守在空蕩蕩的房子裡,聽雨滴,看漣漪。

  「你還好嗎?」

  「還好啊,怎麼了?再不趕快送貨,會被老闆罵喔!」笑著拍拍同夥的肩膀,我拎起幾盒綁在一起的披薩,騎上摩托車準備送貨。

  一路上逆著風,看天邊繽紛絢麗,幾顆老樹落了葉顯得荒涼,熟悉的景色一幕一幕在腦海中綻放。

  「您訂的披薩到咯!」收了顧客的零錢,帶著一個敬業的笑容準備折返,繼續著同樣的動作,去爭取自己吃飯的權力。

  「年輕人你袖子破了,回去給家人修一修吧。」臨走前沒料到和藹可親的顧客會提點了我幾句,我笑著道謝後就騎車走了。

  家裡已經沒有可以給我修補衣服的家人了吧。

  下了班,回家洗澡,看著自己休學後掙的幾分錢,連好好吃一頓飯的錢都沒有。他們沒給我留多少錢,下葬後其實也花得差不多了。熱了跟老闆拿的、店裡剩餘的披薩,啃著啃著,又下雨了。

  心裡空虛著,但不能跟別人說點什麼。人不該軟弱,軟弱是會習慣的。於是撐起笑容繼續堅強著,相信掙扎著活下去後,雨過是會天晴的。

   「衣服破了沒補,老闆說會嚇到客人,所以一包針線給你留著了,在你帶回的那袋子裡。」同夥一封簡訊給我發了過來。

  洗了手翻了翻袋子,裡頭確實有一小包針線,整齊地擺放著,明顯是新買的。

  看著同夥的簡訊,手機沒繳費不能給他回應,連笑著道謝都沒能力,也好在不用在這一刻面對他們,因為現在的自己呀,真的連笑一個都有點勉強。

  明天上班再道謝好了,現在就讓自己的心繼續酸著吧。

  淚水模糊,雨停了。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獨自委屈踏離家鄉的最後一晚

在小小的房裡來回踱步
看著自己熟悉的一切
明天將會覺得遙不可及

把自己收藏的東西拿出來看個夠
才發覺自己也是個有回憶的人

飛出這個國家之後
就必須好好堅強獨立
沒有家裡不怕餓死的糧食
還有那滿滿的書籍讓我調適心情
不能隨時約朋友一天內跑幾家cafe
沒有舒適的車子載我到任何地方

把小提琴收進袋子裡放在衣櫃上
一股失落感便席捲整個身軀
交代母親倘若海報掉了記得幫我貼上
然後便轉身沈默了一瞬

一次次打點東西
便會加深自己心裡的空虛
本就是一個習慣浪跡天涯的孩子
卻在此刻變得難分難離

硬要說
是一種委屈吧
離開安逸的家
然後承受現實的壓力

不能當個公主
想吃什麼想去哪裡只要說一下
就會有人幫自己實現

沒有人幫自己準備早午晚餐
每次必須自己放鬧鐘起床刷牙梳洗
沒有人囉嗦自己的穿著
就算穿得很隨便也沒有人搭理

沒有自己一個人的房間
可以吹著冷氣抱著just we在床上翻滾

沒有父母當靠山
逛街購物可以隨性想買就買不用顧慮經濟

出個門
去哪裡
都不用轉頭向誰說一聲

---

父母都睡去後
鎖上門
關上燈
這是這個月來第二次哭得如此無聲

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溫熱的愛

見到面的那一刻
甜笑便傾瀉而出

---

很開心能讓你來到我的地方
看我看的風景
吃我吃的食物
甚至睡我睡的家

平時沒有太繁複思索彼此間的距離
見到面的那瞬間才知道我有多麼想念你
牽著手搭著肩
照片咔嚓咔嚓
拍出了這段期間兩方積累的愛戀

雖然情人節過了
你挑卡片的品味也讓我各種無奈笑
但是看著那串醜陋字跡背後的真心
還是可以讓我回味良久

越來越期待回台灣的那刻
有你在身邊
不離不棄

我很愛
很愛你

2016年2月16日 星期二

留不住生命

過年前的健康模樣
一瞬間就煙消雲散
來不及說上幾句話
消息總是突如其然

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

說走就走。

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氣味

  那是一種氣味。

  天空呈現一種紫紅交織的顏色,會看見鴿子飛過,在這個熱帶國家之中。人熙來攘往,有的拖著行李,有的大聲交談。但聲音與視覺並不是我的重點,我記得的是我剛剛聞到一陣熟悉的氣味,令我在橋上突然駐足回眸,仿若被什麼絲線給牽動了。

  那是屬於他的氣味。

  在我還沒飛回南國前,於他國都市中與之相遇的人,是個外表和樂善言,實際非常靦腆敏感的大男孩。窩在他懷裡磨蹭時,除了發燙的耳垂,身上傳來若有若無的氣味也是一直在我腦海中飄忽的存在。氣味很複雜,參雜了淡淡菸草味,服飾上留存可能來自家裡的味道,還有他皮膚表面上、屬於他的氣味。

  彼此暫時分開半個月左右了,相隔了一片海,大概是三千多公里的距離。彼此聯繫不斷,常常是幾個小時的電話,樂此不疲地有一搭沒一搭。照片,可以拍;聲音,可以聽。他的味道呢?我在人海茫茫中不斷思索,剛剛突然聞到的熟悉氣味,是錯覺吧。

  眼前的友人催促著我趕快前進,我也只好暫時將這些拋諸腦後,踏著祖國都市繁忙街道的地板,與身旁路人插肩而過之間,一步一步走回我現在的生活。但是不同的是,我再也不是一個人。

  傍晚的天空很絢麗,就好像舞展快落幕之時,總會爆發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節奏。伊人現在在幹嘛呢?騎著車吧?是否戴著耳機,隨著音符哼唱,還是專心看著眼前駛過一輛一輛的車子,聆聽寒風呼嘯?那些刺冷的風啊,是不是把他身上的氣味吹來了呢?

  回想彼此纏綿時深刻烙印於心底的、他的氣味,交纏縈繞在身邊,宛若不久後即將到來的春天,緩緩綻放異彩,在這座城市裡,牽連到另一座城市,是一座被思念相互鋪蓋的橋樑,細長,而悠遠。

  啊,在這即將換上夜幕的蒼穹中錯覺般的聞到了那種氣味,令我不自覺地留下了記憶,還有對遠方淡淡的莞爾。

2016年1月3日 星期日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睜著溢滿淚水的眼睛,我這樣告訴了媽媽。
   她不發一語,用冰冷的眼神看著我,就像簽下離婚協議書時,她看著爸爸那樣。
  “別鬧,我在工作。”繼續盯著熒幕打字,媽媽把我趕出了書房,我只好自己回到了房間,找泰迪熊哭訴。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去上課前,我這樣告訴了媽媽。
  “你到底為什麼認為自己需要去看醫生?”她收拾著公事包,語氣平淡得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緒。
  “泰迪熊叫我去看醫生。”我如實述說。
  停下動作,她看著我的眼神又增加了幾分厭惡。
  “幫他收拾了爛攤子,留下你這個麻煩,你就給我學乖一點,不要再煩我。”平淡地說完了這些話,媽媽就直接拿著公事包走了。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國小三年級的生活快結束,我背著書包這樣告訴了媽媽。
  “你怎麼又在說這種話了。”她的語氣越來越不耐煩。
  “去看一下就好。”我苦苦哀求。
  “等假期再說吧,你出去。”打開了筆電,媽媽又把我趕出書房。
  “假期就可以去看醫生了吧?” 回到房間,我抱著爸爸送的泰迪熊,流著眼淚,笑著說。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公休一周,她正在廚房切蘋果,我抱著泰迪熊走到她面前,這樣告訴了媽媽。
  “你到底煩不煩!”她語氣突然變得很尖銳,就好像是壓抑許久的火山突然爆發一樣,嚇得我淚水直流。
  “可是你說假期會帶我去看醫生。”哽咽著,我開始顫抖。
  “到底有誰會一直吵著要去看醫生啊!”她用力推開我,把刀子往旁邊甩。
我理智開始崩斷。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看著躺在地上的她,我這樣告訴了媽媽。
媽媽變得很僵硬又冰冷,面孔很猙獰地看著天花板,旁邊流出的血已變黑且乾枯。
“不是說好要帶我去看醫生嗎?”我面無表情,可是淚水一直往外流,就像那些血一樣,冰冰的,沒有生氣。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過了兩天,我蹲在角落抱著髒髒的泰迪熊,這樣告訴了媽媽。
媽媽身上滿滿的都是蛆,一直在蠕動,有些還跑到了地板上,卻不往我這邊來。
“媽媽為什麼都不說話呢?”無視了滿屋子的惡臭,我看著泰迪熊烏黑的眸子,不解。


然後有人闖了進來,那些大人們個個表情呆滯,看著我,看著媽媽。
他們把我帶走,我一直在掙扎,淚水浸濕衣襟,歇斯底里地狂喊著媽媽。
“媽媽!媽媽!”
 他們分開了我跟媽媽,把我帶往其他地方。
“媽媽在哪!我要找媽媽!她答應過我會帶我去看心理醫生!”
 嘶吼著,瘋狂著,疑惑著為什麼世界會變得好像有點不一樣。從一開始的許多認知錯誤,到最後變得完全顛覆反轉,只記得某天自己對著泰迪熊狂哭,然後聽到它的聲音傳進我的心裡,叫我努力,叫我不要放棄,必須去看個醫生,然後好好活下去。
我害怕看見自己把自己掐出血,害怕自己無端端淚水落得滿床都濕透,害怕其他人接近我,害怕自己笑著卻不知道在笑什麼。
如果爸爸還在身邊,說不定就不會這樣了。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
如果這個世界還有如果。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