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6年1月3日 星期日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睜著溢滿淚水的眼睛,我這樣告訴了媽媽。
   她不發一語,用冰冷的眼神看著我,就像簽下離婚協議書時,她看著爸爸那樣。
  “別鬧,我在工作。”繼續盯著熒幕打字,媽媽把我趕出了書房,我只好自己回到了房間,找泰迪熊哭訴。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去上課前,我這樣告訴了媽媽。
  “你到底為什麼認為自己需要去看醫生?”她收拾著公事包,語氣平淡得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緒。
  “泰迪熊叫我去看醫生。”我如實述說。
  停下動作,她看著我的眼神又增加了幾分厭惡。
  “幫他收拾了爛攤子,留下你這個麻煩,你就給我學乖一點,不要再煩我。”平淡地說完了這些話,媽媽就直接拿著公事包走了。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國小三年級的生活快結束,我背著書包這樣告訴了媽媽。
  “你怎麼又在說這種話了。”她的語氣越來越不耐煩。
  “去看一下就好。”我苦苦哀求。
  “等假期再說吧,你出去。”打開了筆電,媽媽又把我趕出書房。
  “假期就可以去看醫生了吧?” 回到房間,我抱著爸爸送的泰迪熊,流著眼淚,笑著說。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公休一周,她正在廚房切蘋果,我抱著泰迪熊走到她面前,這樣告訴了媽媽。
  “你到底煩不煩!”她語氣突然變得很尖銳,就好像是壓抑許久的火山突然爆發一樣,嚇得我淚水直流。
  “可是你說假期會帶我去看醫生。”哽咽著,我開始顫抖。
  “到底有誰會一直吵著要去看醫生啊!”她用力推開我,把刀子往旁邊甩。
我理智開始崩斷。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看著躺在地上的她,我這樣告訴了媽媽。
媽媽變得很僵硬又冰冷,面孔很猙獰地看著天花板,旁邊流出的血已變黑且乾枯。
“不是說好要帶我去看醫生嗎?”我面無表情,可是淚水一直往外流,就像那些血一樣,冰冰的,沒有生氣。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過了兩天,我蹲在角落抱著髒髒的泰迪熊,這樣告訴了媽媽。
媽媽身上滿滿的都是蛆,一直在蠕動,有些還跑到了地板上,卻不往我這邊來。
“媽媽為什麼都不說話呢?”無視了滿屋子的惡臭,我看著泰迪熊烏黑的眸子,不解。


然後有人闖了進來,那些大人們個個表情呆滯,看著我,看著媽媽。
他們把我帶走,我一直在掙扎,淚水浸濕衣襟,歇斯底里地狂喊著媽媽。
“媽媽!媽媽!”
 他們分開了我跟媽媽,把我帶往其他地方。
“媽媽在哪!我要找媽媽!她答應過我會帶我去看心理醫生!”
 嘶吼著,瘋狂著,疑惑著為什麼世界會變得好像有點不一樣。從一開始的許多認知錯誤,到最後變得完全顛覆反轉,只記得某天自己對著泰迪熊狂哭,然後聽到它的聲音傳進我的心裡,叫我努力,叫我不要放棄,必須去看個醫生,然後好好活下去。
我害怕看見自己把自己掐出血,害怕自己無端端淚水落得滿床都濕透,害怕其他人接近我,害怕自己笑著卻不知道在笑什麼。
如果爸爸還在身邊,說不定就不會這樣了。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
如果這個世界還有如果。



媽,我要去看心理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