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最初

思想逐漸現實化後
希望他可以負擔我一生
可以對我負責任
所以多了些要求
希望他能與我同步

越來越過分的自己
忘了最初愛上的他是什麼樣子

牽起手後就跳過了浪漫
只著急著未來
因為清楚知道家人所謂的「再看看」
知道再不做什麼一切會被摧殘

自己又重蹈覆轍了
只顧著自己往前走
忘了顧慮旁人感受

腳步太快的自己
忽略了路上一幕一幕過去的風景
拉著人往前奔
對方摔跤了自己也渾然不知

總是要等到太陽落下了
才知道這個世界有多暗
總是要等到寒流來了
才知道原來冬天還在

最初的樣子
最初的起點
我忘了最初的感動
換來自己滿淚流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針線

  他們都去世後,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每晚守在空蕩蕩的房子裡,聽雨滴,看漣漪。

  「你還好嗎?」

  「還好啊,怎麼了?再不趕快送貨,會被老闆罵喔!」笑著拍拍同夥的肩膀,我拎起幾盒綁在一起的披薩,騎上摩托車準備送貨。

  一路上逆著風,看天邊繽紛絢麗,幾顆老樹落了葉顯得荒涼,熟悉的景色一幕一幕在腦海中綻放。

  「您訂的披薩到咯!」收了顧客的零錢,帶著一個敬業的笑容準備折返,繼續著同樣的動作,去爭取自己吃飯的權力。

  「年輕人你袖子破了,回去給家人修一修吧。」臨走前沒料到和藹可親的顧客會提點了我幾句,我笑著道謝後就騎車走了。

  家裡已經沒有可以給我修補衣服的家人了吧。

  下了班,回家洗澡,看著自己休學後掙的幾分錢,連好好吃一頓飯的錢都沒有。他們沒給我留多少錢,下葬後其實也花得差不多了。熱了跟老闆拿的、店裡剩餘的披薩,啃著啃著,又下雨了。

  心裡空虛著,但不能跟別人說點什麼。人不該軟弱,軟弱是會習慣的。於是撐起笑容繼續堅強著,相信掙扎著活下去後,雨過是會天晴的。

   「衣服破了沒補,老闆說會嚇到客人,所以一包針線給你留著了,在你帶回的那袋子裡。」同夥一封簡訊給我發了過來。

  洗了手翻了翻袋子,裡頭確實有一小包針線,整齊地擺放著,明顯是新買的。

  看著同夥的簡訊,手機沒繳費不能給他回應,連笑著道謝都沒能力,也好在不用在這一刻面對他們,因為現在的自己呀,真的連笑一個都有點勉強。

  明天上班再道謝好了,現在就讓自己的心繼續酸著吧。

  淚水模糊,雨停了。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獨自委屈踏離家鄉的最後一晚

在小小的房裡來回踱步
看著自己熟悉的一切
明天將會覺得遙不可及

把自己收藏的東西拿出來看個夠
才發覺自己也是個有回憶的人

飛出這個國家之後
就必須好好堅強獨立
沒有家裡不怕餓死的糧食
還有那滿滿的書籍讓我調適心情
不能隨時約朋友一天內跑幾家cafe
沒有舒適的車子載我到任何地方

把小提琴收進袋子裡放在衣櫃上
一股失落感便席捲整個身軀
交代母親倘若海報掉了記得幫我貼上
然後便轉身沈默了一瞬

一次次打點東西
便會加深自己心裡的空虛
本就是一個習慣浪跡天涯的孩子
卻在此刻變得難分難離

硬要說
是一種委屈吧
離開安逸的家
然後承受現實的壓力

不能當個公主
想吃什麼想去哪裡只要說一下
就會有人幫自己實現

沒有人幫自己準備早午晚餐
每次必須自己放鬧鐘起床刷牙梳洗
沒有人囉嗦自己的穿著
就算穿得很隨便也沒有人搭理

沒有自己一個人的房間
可以吹著冷氣抱著just we在床上翻滾

沒有父母當靠山
逛街購物可以隨性想買就買不用顧慮經濟

出個門
去哪裡
都不用轉頭向誰說一聲

---

父母都睡去後
鎖上門
關上燈
這是這個月來第二次哭得如此無聲

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溫熱的愛

見到面的那一刻
甜笑便傾瀉而出

---

很開心能讓你來到我的地方
看我看的風景
吃我吃的食物
甚至睡我睡的家

平時沒有太繁複思索彼此間的距離
見到面的那瞬間才知道我有多麼想念你
牽著手搭著肩
照片咔嚓咔嚓
拍出了這段期間兩方積累的愛戀

雖然情人節過了
你挑卡片的品味也讓我各種無奈笑
但是看著那串醜陋字跡背後的真心
還是可以讓我回味良久

越來越期待回台灣的那刻
有你在身邊
不離不棄

我很愛
很愛你

2016年2月16日 星期二

留不住生命

過年前的健康模樣
一瞬間就煙消雲散
來不及說上幾句話
消息總是突如其然

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

說走就走。

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氣味

  那是一種氣味。

  天空呈現一種紫紅交織的顏色,會看見鴿子飛過,在這個熱帶國家之中。人熙來攘往,有的拖著行李,有的大聲交談。但聲音與視覺並不是我的重點,我記得的是我剛剛聞到一陣熟悉的氣味,令我在橋上突然駐足回眸,仿若被什麼絲線給牽動了。

  那是屬於他的氣味。

  在我還沒飛回南國前,於他國都市中與之相遇的人,是個外表和樂善言,實際非常靦腆敏感的大男孩。窩在他懷裡磨蹭時,除了發燙的耳垂,身上傳來若有若無的氣味也是一直在我腦海中飄忽的存在。氣味很複雜,參雜了淡淡菸草味,服飾上留存可能來自家裡的味道,還有他皮膚表面上、屬於他的氣味。

  彼此暫時分開半個月左右了,相隔了一片海,大概是三千多公里的距離。彼此聯繫不斷,常常是幾個小時的電話,樂此不疲地有一搭沒一搭。照片,可以拍;聲音,可以聽。他的味道呢?我在人海茫茫中不斷思索,剛剛突然聞到的熟悉氣味,是錯覺吧。

  眼前的友人催促著我趕快前進,我也只好暫時將這些拋諸腦後,踏著祖國都市繁忙街道的地板,與身旁路人插肩而過之間,一步一步走回我現在的生活。但是不同的是,我再也不是一個人。

  傍晚的天空很絢麗,就好像舞展快落幕之時,總會爆發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節奏。伊人現在在幹嘛呢?騎著車吧?是否戴著耳機,隨著音符哼唱,還是專心看著眼前駛過一輛一輛的車子,聆聽寒風呼嘯?那些刺冷的風啊,是不是把他身上的氣味吹來了呢?

  回想彼此纏綿時深刻烙印於心底的、他的氣味,交纏縈繞在身邊,宛若不久後即將到來的春天,緩緩綻放異彩,在這座城市裡,牽連到另一座城市,是一座被思念相互鋪蓋的橋樑,細長,而悠遠。

  啊,在這即將換上夜幕的蒼穹中錯覺般的聞到了那種氣味,令我不自覺地留下了記憶,還有對遠方淡淡的莞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