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回忆存在...

回忆遥不可及
偶尔的追忆
也流逝情怀

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樹蔭下

還沒聽到蟬鳴
烈陽就已經炙熱如火
在劇烈陽光的照射下
一動不動的自己
就像蟬一樣消耗生命

風吹
才想起那麼一點點清涼

窸窸窣窣
才想起時間還在流逝

多年以後
如果陽光還是這麼劇烈
我會不會連樹蔭下的遮蔽
都了無痕跡
就像被蒸發的水分一樣
就這樣成為犧牲品

我不了解人來人往看我的眼光
看到的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失魂落魄
我不了解孤獨的背影所展現出來的
還是不是如夏日花卉燦爛的笑容

如果水分可以被蒸發
那眼淚就可以成為犧牲品
但也只能在年復一年殘酷的太陽底下
才可以如願的忘卻所有
跟風一樣離開廣袤的藍天

但是我還在樹蔭下
看著搖擺的光影變化著心中空洞的感覺
往左 就往左
往右 便往右
直到重複上千上萬次以後
嘎然停止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突然開始懷疑起自己的生存價值

過了不久就會開始全盤否定剛剛的自己

不斷地否定

我到底有幾個我

記憶一直在消散

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課堂寫作:杜鵑

偶然瞥見校園的杜鵑正翩翩綻放,
顯明地指引一條通往春天的路。
而身處迷霧中的我還在迷惘,
正思考著;正感悟著,
至於思忖的結果是什麼,
現在仍是不知,
但至少提醒著我,該走了。

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

課堂隨筆

我站在過去的頂端
站在過去夢寐以求的風口
輕柔的風擁抱我的軀體
我卻一直回頭望
讓髮絲紛亂我的視角
讓風吹往我那遙遠的記憶

2017年1月29日 星期日

獅子座女孩

一直以來都是給人熱熱鬧鬧的印象
笑點低什麼的
裝傻什麼的
所以從來不與人談心
就算是相識多年的好友
也彼此習慣了如此的相處模式
常是嬉鬧
不見悲傷

大概就是這樣吧
沒什麼人可以傾訴
在家人面前也是倔強的形象
他們大概也意想不到我難過的樣子

其實也希望可以有個朋友傾訴
只聽我說
對方靜靜不說話
這樣的話
或許自己也比較沒壓力吧

如果是這樣
男友入院時也不會讓自己憔悴成那樣
想當時自己是默默在夜晚校園中的一角流淚
直到快門禁時
才擦乾眼淚挺起微笑步入宿舍的
室友問我男友怎麼了
我也只是說病發入院而已
不吐露心聲
笑著說因為醫院探病時間有限
自己之後會早點回宿舍

說起來我一生中
唯一有跟朋友談心到半夜
就是我那位如今置身北京的前室友了吧
她看得很深
就算我在微笑也看得出我內心的難過
不過那次也沒有聊太多
有鑑於課業
彼此還是留給彼此很多空間
但是如今
也沒什麼機會了吧

現在身邊只有男友
當彼此吵架時
我就沒有其他人可以傾訴了
還有各式各樣的壓力
也總不能全部一股腦兒地丟給他

我想當個快樂的自己
所以壓抑在心底的聲音從來不宣洩
說不定哪天就會開始承受不了了
但真的有那個時候 
也無濟於事了吧

如果能夠坦率一點就好了
跟朋友聊聊她們應該都會聽的
只是真的說不出口

所以獅子座有時候也是挺討厭的

真的獨處的時候
眼淚就會開始不爭氣

--

看樣子又是失眠的夜